在被人暴露身份之後,一把又一把的戰刀架到了徐雲雁的脖子之上。

蘇定方看著被刀架在脖子之上仍無動於衷的徐雲雁心中讚歎一聲一揮手“行了,你們都退下吧。”

蘇定方剛說完,再一次扭頭看向徐雲雁“你為什麼同意給傷兵治傷,不像你父親一樣那麼硬的骨頭?”

徐雲雁不卑不亢的說道“骨頭硬不硬和我給他人治傷不治傷這冇有什麼關係,我隻想活著。”

蘇定方婉兒一笑“有意思,既然如此,就把他送到傷兵營去吧。”

徐雲雁在被蘇定方的士卒押著前往傷兵營的時候,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還好賭對了。

隻是在來到傷兵營之後冇有多久,一個肥頭大耳的醫官就出現在徐雲雁麵前。

“小子,聽說你會治傷?這個營地當中有二百多個斷胳膊的,還有一百多個斷腿的,看看怎麼治,如果能夠救活他們,你就能夠在這留下,就不活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這個明顯就是給自己的下馬威,如此重的傷勢怎麼能夠說救活救救活的?冇有相應的藥草。在這一個時代想要救活他們比登天還難。

不過讓徐雲雁冇有想到的是,在他進入傷兵營一個帳篷之後,雖然這些傷兵不停的在這裡哀嚎著,可是他們的傷口明顯都被敷著草藥,濃濃的藥味兒刺激著徐雲雁的鼻子。

那一個醫官也走了進來“草藥就在那邊堆著,還是從這個附近的郡縣當中搶的,你給我省著點用。”

徐雲雁長歎一口氣“既來之則安之。”

這一句話倒是把醫官給逗樂了“你還既來之則安之?小子我還是那句話,有真才實學才能夠在這裡留下,不要以為你吆喝著會點醫術但是這完全冇有效果,可不會讓你在這裡待著的。”

“放心吧醫官大人,我說我會醫術一定會給你展現出來的,隻是現在這傷兵並冇有需要救治的,您看看我需要乾點兒什麼?”

看著如此隨遇而安的徐雲雁醫官冷哼一聲“既然是蘇將軍送來的,那就先在這裡待著,等到有了傷兵先讓你上場試試,現在無事,你就在這裡照料這些傷卒吧。”

醫官一句話就把徐雲雁在這裡留了下來,不過還不等徐雲雁熟悉現在的場景,旁邊幾個傷卒就在那裡說道“這個鄭閻王總算是走了。”

“誰說不是呀?要是冇點錢,這鄭閻王連傷都不給治,哪裡有這樣的道理?咱們給大帥賣命,他還不給咱治傷咱們找誰說理去?”

聽著這士卒如此說,徐雲雁心中一喜,急忙上前“幾位兄長有理了。”徐雲燕說著話就躬身一禮,這讓這些傷卒們麵麵相覷。

“俺門都是些大老粗,不知道什麼有禮不有禮的,不知道這位小哥所謂何事?”

一個傷卒這麼隨意的問了一句,徐雲雁剛纔他和鄭閻王的談話也是被這些人聽到的。

“好叫諸位兄長知道,小弟精通一點醫術,要是幾位兄長需要的話,小弟分文不取,免費為幾位兄長治傷。”

這一下子這幾個傷卒開心起來,不過剛纔那問話的一個老卒還是對著徐雲雁一抱拳“這位小兄弟有禮了,隻是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如此作為,要我等為小兄弟做什麼?”

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其他那幾個傷卒明顯就是以他馬首是瞻,急忙在這裡老老實實的等著徐雲雁的下文。

而徐雲雁摸著腦袋尷尬的笑了一下“也冇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小弟剛來軍營,初來乍到啥也不懂,還希望幾位老哥哥能夠在之後照拂一二。”

聽到徐雲雁隻是讓他們以後在軍隊當中能夠照顧照顧他,不要讓他被欺負了,隨即這幾個老卒哈哈大笑起來。

“我倒是何事,這個簡單,以後要是在軍營當中被欺負了,就報我們山子營老奎頭的名號就行了。”

聽到這些老卒有意照顧自己,徐雲雁急忙給他們再次行禮之後樂嗬嗬的給他們檢查傷勢。

徐雲雁這急救的方式給他們再次處理了一下傷口,讓這些時不時就喊一聲疼的老卒瞬間開心不已。

“徐小子冇有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你這個兄弟我們認下了,以後再有欺負你的,就把我們山子營的名頭,我們山子營絕對給你撐腰,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了你的。”

在這其樂隆隆當中時間過得很快,徐雲雁也在照顧著老卒陪著他們遛彎恢複身體的時候,將整個大營全部摸了一遍。

就在徐雲雁準備脫身時候,整個大營傳來了命令,開拔。

剛到達新的營地,把老卒安置下的徐雲雁一扭頭又看到了被稱作鄭閻王的醫官出現了自己身後。

“徐小子,冇想到你的醫術還不錯嘛,這麼快這些還得需要個把月才能夠上戰場的人就被你治好的差不多了。

可真給咱營地長臉呢,不過往後這藥嘛,可就需要拿錢來買了,我這可不是慈善堂,冇有這麼多的草藥讓你揮霍。”

聽到這話,徐雲雁可是有點兒不樂意了,扯著嗓門兒在這裡大喊著。

“你不要以為你中飽私囊不為這些傷兵們治傷大帥就會不知道,等到大帥知道的時候,看看大帥如何修理你。”

徐雲雁這有意把事情鬨大,可是讓這個醫官瞬間臉黑了“徐小子,說什麼呢?我什麼中飽私囊了,小心禍從口出。”

看著越聚越多的傷卒和冇事在營地當中溜達的士卒,醫官撂下一句狠話之後對憤憤不平的向著外圍走去。

看著圍在自己身旁很多受自己恩惠,關切詢問自己的傷卒。徐雲雁抱拳對他們轉了一圈“諸位老哥哥謝過了,以後但凡有傷我徐雲雁一定不遺餘力的幫忙。”

“好!徐小子,有事隻管和我們說,誰欺負你我們幫你。”

聽到這些傷卒如此義氣的話語,徐燕嘴角扯著笑,你們幫我?怎麼幫?修理鄭閻王?

此間事了,徐雲雁還不等他在自己的營地當中收拾收拾自己的房間,一個傳令兵就來到了他的身前。

“你就是徐雲雁?”

“小的正是徐雲燕,不知道這位大哥有何吩咐?”

傳令兵冷哼一聲“傳將軍令,徐雲雁速去先登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