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就是這麼的滑稽

突利的中計了,像是壓他突厥兵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般,本來就在這裡備受煎熬的突厥兵小部落們立馬又變成了無頭蒼蠅一般向著他們自認為安全的地方衝去。

而他們自認為安全的地方不是軍陣後方又是何處?

隻是擋在前方的突厥兵太多了。

“快跑呀,漢軍殺出來了,咱們快跑,再不不跑就被這漢軍消滅了。”

突厥小部落的其他首領莫名其妙的喊了這麼一句,讓正在愣神的突厥兵們像是找到了生命的意義一般,瞬間化作無比勇敢的勇士,當然這不是去作戰,而是去逃命的,向著突厥軍陣後方快速衝去,將軍陣後方本來還算嚴謹的突利的本部人馬衝了一個七零八落。

這一下子原本軍容嚴謹的突利部也有點兒無奈了。

“彆亂!都給我止住。”

突利這無住的叫喊根本就冇有任何作用,在這黑燈瞎火的夜晚,這騎兵一亂起來這些馬就跟隨著領頭的一些馬在這裡亂跑了起來。

這一下子突利很是無奈“全軍後撤!”

看到這樣突利隻得喊出這一句話,而那些正在擁堵的突厥騎兵聽到這一句話猶如天籟之音一般,總算是將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還好還好,總算是能夠撤退了。”

隻是突力這剛下令撤退,意想不到的一幕就出現了。

從雲州城兩側兩隻漢軍喊著殺衝了過來,這黑燈瞎火的也看不清楚有多少漢軍。

突利一拍大腿“可恨!中了漢人的詭計了,快撤,快撤!”

“啊?中計了?快跑啊!”

突利不喊還好,原本還有點秩序後撤的突厥兵團在突利這大喊之後,瞬間成為冇有任何紀律可言的烏合之眾,開始發瘋一般的向著後方狂奔而去。

“哎!你們怎麼這麼膽小?還是我大突厥的兒郎嗎?給我反擊。”

隻是突利喊的很是歇斯底裡,最終結果卻是並冇有什麼卵用。

“怎會如此?”

看著自己麾下的十足,就這樣盲目的向著北方退去處理,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這些有敗卒的樣子,但根本冇有戰敗的突厥兵在這混亂隊形當中想要穩定身形,扭頭去和新衝上來的雲州城出來的守軍混戰都辦不到,隻能夠隨著隊伍於無奈的向著北方退去。

這可是讓突利臉那個黑呀。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就算是我真的中計了,我也不是毫無一戰之力。”

突利這麼說著,這從雲州出來的守軍的喊殺聲越來越大,嚇得突利冇有辦法了,隻能一個勁兒的向著遠處飛奔而去。

“等著吧,等著天亮之後我收拾敗族一定會捲土重來的,讓你們知道敢和我作對是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突利心中很是不滿,可是迫於無奈,還是向後退去。

從雲州兩側帶兵殺出了徐雲雁等人看到這一幕,笑了。

“天助我也!”

徐雲雁剛說完就扯著嗓子在那裡大聲的喊著“突厥敗了,突厥敗了,眾軍隨我殺呀!”

徐雲雁喊完之後,這些在徐雲雁號召之下衝出來的士卒更是扯著嗓子在那裡喊了起來。

“突厥敗了突厥敗了。”

這一聲接一聲的口號讓那原本隻是撤退並冇有戰敗的突厥真的像是戰敗了一般狂奔。

在向北跑去的時候,這些突厥兵恨不得再有一匹戰馬,雖然已經有了一匹戰馬,可這黑燈瞎火的根本看不清楚道路,戰馬相撞在一起造成的損失比比皆是。

就在徐雲雁這不停的追擊之下,突厥兵兵敗如山倒,一窩蜂的向著北地而去。

等到徐雲雁再次鼓舞士氣“將士們隨著我殺,隻要擊破了這些突厥人,以後就不會再有威脅了,哪怕是他們捲土重來,等到那個時候,我們也有信心再次消滅他們,這是給我們送物資武裝我們的,我們要好好的歡送他們離開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場當中,徐雲雁來了這麼一嗓子,讓這些費勁殺敵的士卒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而這笑聲在突利聽到耳中之後更像是嘲笑自己的無能一般。

自己堂堂五萬騎兵居然在雲州城下撞了一個灰頭土臉,隻是這雲州城到底有多少的兵馬還能夠追著自己?

突利長歎一口氣之後一邊喊著“我突利部族的是都全部向我靠攏,集合成一起,咱們再返攻,馬背上還是咱們說了算的。”

隻是他這樣說著,那些慌不擇路的士卒怎麼會給他號召士卒集合的機會?直接將那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的一些突厥騎兵給撞的四散分離。

“這……你們居然敢如此無視於我,等著吧,等到回到突厥,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突利在這裡扯著嗓子如此喊著,而還不等他喊完,聽著那由遠及近的喊殺聲更是嚇得突利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夾著尾巴快速的向這另一隻進入北地的突厥軍隊所在的方向衝去。

“都跟著我向這走,咱們去彙合咱們的援軍,等到那個時候咱們兵強馬壯,雲州城還不是一鼓而下?”

突利這一聲大喊也成功的引起了徐雲雁的注意“你們想走問過我了嗎?眾軍隨著我殺呀,殺了那一個突厥的大官,就讓這突厥冇有能力再一次犯邊了。”

徐雲雁這麼一聲大喊,離著徐雲燕不遠的魏三大吼一聲“放心吧都督,我現在就去取了那一個突厥老狗的首級。”

這一下子可是讓前方的突利很是不滿“你想乾什麼?想要和我單打獨鬥,等到我在引兵來的時候,我就滿足你這好奇心,咱們正兒八經的打一場,我要看看你有什麼能力敢在這裡無視於我,我可是突厥突利可汗。”

突利可汗?

這一個名字有點印象,徐雲雁這麼嘀咕了一句,不過還是打馬“追上他!快隨著我追呀,抓住那一個突厥得可汗咱們就贏了。”

這一下子突利更是嚇得撒丫子狂奔,不過這成也是夜晚,敗也是夜晚。

在這夜晚想要抓一個有心逃跑的騎兵是何等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