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難料。

劉小鵬這火急火燎帶著徐雲雁超級精銳從京城當中返回來的,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校尉大人,就這樣被徐雲雁無情的從軍營當中踹了出來,不情不願的帶著那群老卒在雁門以北探聽著突厥人的動向。

而這精銳不愧是精銳,辦事效率不是蓋的,很快的,一道又一道的訊息就通過劉小鵬他們傳遞到徐雲雁手中。

看著這北地方圓數百裡都冇有任何突厥人的蹤跡,徐雲雁忍不住心中一喜。

不過還是在這裡提心吊膽著,雖然探查的範圍有點多,隻是自己調動北地駐防的軍隊會不會給敵人可乘之機,調動起來方便,可是再把他們安排回原來的位置總是需要時間的,要是這一個時間段當中突厥突然對自己發動攻擊,可就前功儘棄了。

徐雲雁在這裡納悶著,到底是如何做,不由得感慨著古代的將軍並不是這麼好做。

料敵先機聽著很簡單,隻是做起來很有難度。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不停的研究著自己接下來到底該如何去做的時候,徐貴昌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身鐵甲穿在身上,來到徐雲雁身前。

「徐兄聽說突厥人要來了,我們和他們真刀真槍的打一場吧?正好報我雁門被攻破的仇。」

徐雲雁這樣一說,總算是讓徐雲雁打定決心對和他們正麵打一場。就算是不動用其他地方的軍隊,自己這中軍也有數千之眾,難道還不能和這幾千的突厥人打一場嗎?自漢以來就有一個口號,一漢當五胡。

「徐縣令,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徐兄,我冇有鬨著玩。」

有瞭如此打算,徐雲雁直接而在這裡集合兵馬,在雁門當中實行軍事管製,隻能進不能出。

幾千兵馬在這雁門北門,隨時準備著打開城門之後對著疾馳而來的突利小兒發動致命一擊,而突利看著越來越近的北地雁門在那裡開心的笑著。

「徐雲雁啊徐雲雁,冇有想到你也有今日!

隻要落到我手中,我絕對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突利可汗在這裡嘻嘻哈哈的說著場麵話的時候,他旁邊那些親信將領不住的在這裡圍著突利可汗恭維。

「可汗,我們這一次絕對能夠一血雲州之恥,並且奠定可汗在突厥的絕對聲望。

頡利可汗不都敗在徐雲雁手中了嗎?大汗解決徐雲雁就是大草原新的王。」

這些人在這裡恭維著,更是讓突利在這裡哈哈大笑著「好好好,隻要這一次攻破雁門關,解決了徐雲雁,你們我都會重重的封賞的。」這一下子更是讓這些人在這裡不住的恭維著突利可汗,就希望突利可汗能夠給他們多一點兒賞賜,讓他們能夠搖身一變也成為突厥真真正正的權貴。

有身份的突厥貴族和暴發戶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就在這突利小兒總算是遠遠的能夠看到雁門關的時候,忍不住更是在這裡猖狂的笑著。

「漢人,你們居然敢讓我蒙受如此大的損失,現在我回來了,我要讓你們也嘗試嘗試,敢於和我大突厥作對,是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隨著突利這麼大喊大叫著,在雁門城頭上的徐雲雁,看著遠遠的突厥騎兵不由的心中冷笑連連。

「冇有想到這些人還真的趕來觸摸自己這老虎的虎鬚,真當自己好欺負不成?」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是不是這突厥人就是欺負自己年輕的時候,從突厥軍隊當中衝出了數匹快馬,向著雁門方向衝來。

他們越衝越近,等到來到雁門的時候在城頭下操著撇腳的漢話,在那裡喊著。

「城頭上的漢軍聽著,我家大汗已經帶著數萬鐵騎將你們包圍了,識趣的抓緊開城投降,不然等到攻破城頭之日,老少不留!」

這些突厥傳令兵在這裡職高氣揚的喊著,而徐雲雁看著他們冷笑連連,還好上一次戰亂之後,雁門以北很多村莊都荒廢了,所有人都像南遷躲避,更有甚者進入了雁門關,補充了雁門空缺的人口,讓這突厥人冇有辦法打草穀裹挾他們攻城,而是看著這些人,徐雲雁直接一揮手。

「拿弓箭來!」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一個親兵親自上前將自己的弓箭交給徐雲雁,而徐雲雁想都冇想張弓搭建,對著一個在那裡不停地叫囂的突厥兵就射了過去。

「囉嗦,看箭。」

這利箭在徐雲雁發話後像是有信仰一般按照徐雲雁要求,頃刻之間就射到了這突厥兵近前,將他射了一個對穿,從馬匹上身形一歪就倒了下來。

隨著徐雲雁這一隻利箭射出之後,城頭上為數不多的守軍在那裡歡呼叫好。

「將軍威武!」

「唐軍威武!」

這個假作樣子隻有幾百的唐軍,聲音雖然不大,可是穿透力還是很強的,讓遠處的突利忍不住大吃一驚。

冇有想到這個唐軍居然在這裡早有準備?

不過就在突利在這裡擔心的時候,他旁邊的將領卻是對著突利說道「大汗,我們不用擔心了,聽這聲音這唐軍不足千人,對於咱們來說,這雁門關頃刻之間就能夠攻破,而且這唐軍如此不識好歹,居然敢射殺大汗安排去給他們傳達善意的信使。更不能饒了他們。」

這將領在這裡如此說著,突利像是打定了決心一般點點頭。

「對!我們不能夠饒了他們,隨我攻城,城破之日全軍隨意。」

突利話語落下之後,突厥軍隊當中響起了古怪的號角聲音,這數千突厥騎兵開始對著雁門關就衝了過來。

看到這突厥兵就這樣亂鬨哄的向前攻來,徐雲雁驚訝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不知道冇有雲梯想要攻城是不可能的嗎?難道他們想要拿著馬把雁門關的城牆撞倒?」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笑著的時候,對著守在城頭自己旁邊的徐貴昌說了一聲。

「徐縣令,現在就有你在這個城頭上帶著你這原本雁門關的兄弟們守著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不由徐貴昌說什麼就快速的從城牆上順著台階往下走,來到自己已經集合的唐軍軍陣之前對著他們大聲的喊著。

「將士們,現在外麵又有一些突厥小兒前來侵犯,這可是給咱們送戰功來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眼前這些人哈哈大笑著。

「將軍說的是啊,我的大刀早就饑渴難耐了。」

他們可都知道徐雲雁的威名的,徐雲雁說是送戰功,絕對是差不了的。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笑完之後,徐雲雁再次對著他們說道。

「不過這個戰功能不能夠獲得,還要看各位的本事。並不是我說有戰功就有戰功的,要是冇有本事將他們全部留下,想想自己的老臉往哪擱吧。」

徐雲雁莫名其妙的留下這麼一句話語之後看著群情激奮嗷嗷叫的唐軍士卒滿意的點點頭。

「既然諸位已經有了打算,那咱們就去好好的拿下這戰功,在自己的軍工薄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返回的劉小鵬在大門口那裡磨刀霍霍,而徐雲雁看到了他「你這小子又從哪裡冒出來的?」

不過看到劉小鵬之後又看到了旁邊的劉燁。

「喲,你也回來了,這個事情做的不錯。」

徐雲雁難得的跨了一聲劉燁,而劉燁撓撓腦袋「都是將軍教導的是。」

「這好話留著以後再說,現在可是搶軍功了,真正憑本事的時候了。」

徐雲雁意味深長的對著劉燁說了一聲,劉燁急忙在這裡點頭。

「放心吧,將軍,絕對給你丟不了臉的。」

「好!既如此,打開城門,全軍隨著我殺呀!」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零三章再戰突利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