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利有了投降的念頭之後,更害怕徐雲雁嘲笑自己,隨即更是在這裡快馬加鞭,對著身後的騎兵大喊。

「走,咱們快走,這地方咱們是待不下去了,就算是以後我們對東山再起之後再報仇也要遠離這一個傢夥。」

這是徹底的認慫了的話語,原本還在這裡衷心護衛著突利,防止徐雲雁對他斬儘殺絕的突厥兵聽到這裡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不過那貪生怕死的卻是開心不已。

「不用死了!」

和這貪生怕死的相對的是那忠心耿耿的士卒。

「大汗,這人傷我士卒殺我同胞,此仇不共戴天,現在咱們不是他的對手,等早晚有一天咱們要再打回來。」

突利看著自己這些士卒還在這裡想著打回來難為徐雲雁,不由得在這裡多看了他們幾眼。

「你們還想著和唐軍打?不知道這給我帶來了多少的麻煩嗎?我可是要想著投降唐軍的。

看來需要一個人饒道去長安找他們的當勸者好好談談了,我怎麼就這麼不開眼,又和這傢夥碰上了呢?還以為能夠一戰解決他的,現在居然都生出了投降的念頭。」

突利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越追越近的唐軍將士大喊著。

「將所有能夠丟棄的東西統統的丟棄。」

這是隻為了能夠減輕負重,快速的從這險地當中逃出去。

徐雲雁看著越逃越遠的突利,還有自己這一邊激戰一番正熱血沸騰的士卒無奈的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止住了這追擊的唐軍。

追擊的唐軍不解「將軍,咱們怎麼不追擊了?這可是突厥的二汗,我們要是把他給抓住了可是天大的功勞。」

徐雲雁搖了搖頭「我們切不能孤軍深入太遠,要是他還有伏兵,咱們這點人剛經曆了一場鏖戰,雖然士氣正高,可是體力不支,如之奈何?」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將領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忍不住在這裡拍著大腿。

「哎呀,這麼好的機會居然讓他跑了,要是再有機會一定把他抓起來,隻要抓住這個突厥的二汗,絕對能夠保北地長時間的安寧。」

徐雲雁無奈的對著他們說道「這事兒我們都是清清楚楚的,隻是我們想抓他,人家也不給咱機會呀,真的是突厥二汗怎麼會冇有幾萬兵馬,就這麼數千騎兵,雖然被咱們一戰而破,可是我懷疑他們還有相當多的伏兵,雖然咱們的人手冇有偵查到這些伏兵的蹤跡,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徐雲雁說完之後,這些將軍更是對徐雲雁信服「將軍說什麼就是什麼,將軍看這看的就是比我等看的詳細,我等又不是不知道將軍的能耐。

帶著千人敢突擊突厥軍陣,現在怎麼不敢了?肯定是為了我等擔憂,在這裡再次謝過將軍了,這一次這一個小小的摩擦獲得如此斬獲,還是托了將軍的福啊。」

就在這些將領如此說著的時候,徐雲雁他們打道回府,放過了拚命向著遠處跑去的突利。而隨著徐雲雁他們打道回府,城牆上的徐貴昌興奮的衝了下來,來到徐雲雁身前。

「徐兄怎麼樣?這部落被擊潰了嗎?咱們是不是乘勝追擊去他們的營地當中看看還有多少被他們掠去的本地居民?也好解救他們。」

隻是看著徐貴昌這熱情洋溢的樣子徐雲雁搖了搖頭。

「徐縣令啊並不是如咱們所想,他們也並冇有被咱們擊潰,來人可不是普通的突厥小部落,而是突厥二汗突利小兒,怎麼說也是兵強馬壯的部落,這一次前來偷襲打草穀是不假,可是咱們也不敢深入突厥營地去找他部落的麻煩啊!」

雁門關這一邊,徐雲雁戰事結束帶領自己的麾下返回營地,在那裡收拾了現場的士卒,看著徐雲雁回來了之後,急忙迎了上來。

「將軍,此戰消滅突厥騎兵三千,繳獲戰馬無數,不知如何處置?」

「收作軍馬統一調配使用,其他的打掃完戰場之後,讓諸位將軍分分戰功送到我這裡,然後統一上報朝廷,讓朝廷做最後的安排。」

徐雲雁這收繳戰馬之後讓很多將軍不爽,雖然徐雲雁戰功在這裡擺著,就算是他收繳了戰馬,也冇有任何人敢說什麼,不過他又將這戰功讓出來,誰分多少的事情留給了這些將軍,倒是讓這些將軍們開心不已,根本不在在這裡計較這戰馬被奪走的事情。

徐雲雁在北地又忙碌了一天,等到所有的戰功與此戰的前因後果全部被書寫清楚,徐雲雁寫了一封奏摺讓將領們全部觀看一遍,冇有任何問題之後,被徐雲雁安排人送往長安城。

隨著這奏摺從北地向著長安城行來,長安這邊臨近長安城的時候,李靖和李承道,李承乾兩位殿下看著視線儘頭的長安城,感覺此次有點兒不切實際。

「為什麼一直在暗地裡感覺有人盯著我們,卻是在這裡一點事情都冇有發生?」

李靖說的輕巧,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卻在這裡不住的吐槽著。

「李大將軍,咱們是冇有碰上意外的情況,可是沿途師父安排的精銳士卒,出手了好多次,解決了不少在暗地裡盯著我們的人。」

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如此一說,程咬金也在旁邊附和著「是啊,李大將軍,難道有人在俺老程出馬之後敢對咱不利不成?」

「不會,不會,我隻是感覺此次諸位有點勞師動眾了,要是諸位冇有這麼多人手聚集在一起的話,想必這些宵小還會多次對我等發動突然襲擊,在那個時候就能夠更有效的消滅他們,省的給咱們大唐帶來一些麻煩。」

李靖原來是這個意思,倒是讓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忍不住心中起了一個異樣的念頭。

隨即兩人來到李靖身旁「李大將軍,要不我兩人再一次離開隊伍,單獨向北行進一番,對外的口號就是去找我師父,這樣如何?」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如此一說,程咬金急忙在這裡拍著大腿「此計甚好,就由俺老城在暗地裡守著,隻要有人敢來找兩位殿下麻煩,一定第一時間把它給解決了。」

程咬金這樣一說,李靖瞬間臉色發寒。

「你說什麼?你到底想乾什麼?居然讓兩位殿下深陷險地,你是怎麼想的?」

李靖這喝罵可是讓程咬金覺得委屈無比。

「大將軍,這兩位殿下說的不是很好嗎?而且剛纔大將軍你說的不也是需要有人引出暗地裡那些針對我們的人嗎?」

看著程咬金還在這裡嘴硬著,李靖搖了搖頭。

「這都需要從長計議,哪能如此隨意,還是先回長安城,等回了長安城麵見陛下將前因後果全部說清楚之後再做定奪。

而且就算是前去吸引這些宵小,也不能讓兩位殿下深陷險地。」

李靖好說歹說,總算是壓住了這一群人,而在長安城當中李淵已經得到了李靖他們一行人來到長安附近的訊息,同時他們暗地裡解決了不少人的情況,也被他們師出同門的徐雲雁訓練的,被裴寂征用的精銳彙報到了李淵麵前。

李淵看著這些訊息不由的笑了起來。

「突厥啊突厥,你以為安排這些前朝餘孽回來就能給我添堵,冇有想到我朕有一支超級精銳的軍隊輕而易舉的就瓦解了你的計謀吧。」

就在李淵在這裡嘻嘻哈哈的,看著手中的資訊開心的無以複加的時候,裴寂又一次來到了李淵近前,隻是這一次裴寂的臉色有點難看。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零五章回來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