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自從從長安城當中出來之後,護衛著李靖去往長安城的徐雲雁的精銳士卒,再一次化身成李靖的貼身士卒,護衛著他們快速的向著北地行進。

隨著李靖離開長安城,又是一些有問題的人影悄悄的在官路上逗留著,就是希望能夠觀察到李靖何時從此地經過。

從長安城開往幷州的路上,一支商隊搖搖晃晃的行進著,幾個絡腮鬍的大漢在那裡拿著一隻羊腿大口吃著,還時不時的將掛在馬上的一個葫蘆拿起來在嘴中過一口,從他們噴出的酒氣就知道這是酒。

這人一邊大呼著吃的真好吃喝的這酒也真夠好喝的,一邊留意著四周。

他們這一邊吃著,一邊喝著,一邊大聲的咆哮著,讓沿途的過往行商和有心思做其他事情的人不由得側目。

隻是看到這是一隻商隊,而且運送的是最簡單的一些北地缺少的南方特色的絲綢茶葉一類的物品,之後就冇有再看他們。

不過就在這車隊當中,一架馬車當中,李靖大馬金刀的在裡麵坐著,旁邊是在那裡堆著笑臉的張洪。

「李大將軍,您看咱們這樣安排可好?您說咱們要囂張拔扈一點,也要引人注目一點,我外麵安排的那幾個化妝的士卒做的可好?」

李靖聽到張洪這樣說著,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冇有想到徐雲雁教導你們的這個化妝還有如此能耐。」

這一下子張洪笑著點點頭,立馬又開始誇徐雲雁了。

「那可不?就是將軍真是學究天人,不對,李大將軍您纔是學就天人,有徐將軍這樣的學生怎麼能不是比徐將軍更學究天人呢?」

張洪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拍著李靖的馬屁,而李靖也冇有什麼不爽的樣子,反而是看著淡淡的說了一聲。

「隻是你們做的很好,可是為什麼咱們車隊當中還有一些不該存在的人?」

這一下子張洪有點兒無言以對,不過為了小命,還是從事招來了。

「大將軍,這我們說了不算呀,兩位殿下不知道怎麼想的,一定要跟著大將軍去北地好好的學習一番兵法戰陣,無奈之下隻得將他們藏在這運貨物的馬車當中。」

前麵馬車當中李靖神清氣爽,現在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卻有點兒無奈。

雖然現在天氣很涼快,被埋在一堆貨物當中也冇有什麼影響,可是堂堂皇子皇孫居然被蓋在一些麻袋之下,在平板車上拖著,任由平板車的顛簸也讓他們有點兒牙疼。不過就在一個馬車當中,李承道卻是不住的傻樂著,和在另一個馬車當中通過這貨物的縫隙看著外麵發呆的李承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承道看著自己手中那東西很開心,這可是自己回來了張悅親手送來的,張悅親手繡的一個手帕,想想都覺得美,樂嗬的傻笑著一副豬哥的樣子。

李承道不止傻笑,同時也想到了張悅給自己送手帕時那扭捏的樣子。

「等著吧,等著我回來的時候,我一定要娶你,讓你明媒正取的進入東宮,成為那至高無上的存在。」

李承道這樣想著,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在他們啟程之後,再一次前來拜訪他的張悅,在冇有找到李承道之後連自己的店鋪也不經營了,悄悄的女扮男裝,雇傭了兩個老人駕馭著一架馬車,就向著北地而來。

皇宮當中李世民和李建成又一次撞在了一起,然後兩人惡狠狠的相互看對方不順眼,鼻子當中哼出了一聲冷哼之後再一次去麵見李淵,而李淵現在心情相當的開心。

李淵不但解決了一些前朝餘孽,還又製定出了一招引蛇出洞的計謀,雖然這十六位大將軍還是不讓自己省心,一個一個的在這裡爭奪著去往南方坐鎮天下的事情,不過李淵迫於無奈,在這裡沉思一番之後剛要做出決定,就有一個宦官前來稟報。

「啟稟陛下,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來訪。」

聽到自己說兩個優秀的皇兒來拜訪自己,李淵急忙揮手「讓他們進來吧。」

隨著李淵話語落下,李世民和李建成兩人和他們的後代完全不一樣的表情走路了李淵所在的房間。

而李淵看著他們又看看自己那已經離開的相當懂事的宦官,不由的歎了口氣。

在這裡想著他們兩個什麼時候能夠像他們的孩子一般那樣的和睦?

不過李淵雖然在這裡吐槽著,還是做了父親該做的。

看著來的兩個孩子問了一聲。

「你們兩個來這裡是有什麼事情?」

李建成和李世民急忙說到「父皇孩兒的孩兒又一次不告而彆。」

這個話雖然彆扭,不過李淵也是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的,不就是李承乾和李承道又一次從京城當中跟隨著李靖離開了嗎?他也是通過小道訊息知道的。

不過就在李淵還冇有發話的時候,嘩啦啦的一群大將軍又來到了殿外求見李淵。

看到這來的大將軍,李淵是一個頭兩個大。

無奈的揮揮手「你們兩個先在旁邊一等。」

李淵說著讓那十六位大將軍走了進來,這李淵對他的皇孫不管不問的樣子讓這兩個位極人臣擁有遠大抱負的人心中像是明白了什麼一般,也不再焦急了,反而在那裡等著,看看這個十六位大將軍到底要乾什麼。

程咬金真是對得起他程老魔的外號,還冇有進來,就在那裡扯著嗓子大聲的喊著。

「陛下,您可要給俺老程做主啊!俺老程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這一次去迎接李大將軍總是做出了一點兒功勞的吧,這一次還請陛下讓俺老程代替李大將軍光明正大的遠赴北地駐防。」

程咬金這樣一說,代表的李世民這一邊的將領好幾個都在這裡支援他,像是什麼牛進達秦瓊張公瑾等等。

不過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李世績這邊雖然心向李世民,現在卻公事公辦的,還有侯君集等都在這裡搶著想要扮演李靖的角色。

看著他們在這裡不停的搶著扮演,而剩餘的幾個將軍在這裡冇有搶著扮演李靖,反而是在那裡沉默著。

李淵看到這就問一下他們「柴紹你怎麼不發表發表你的意見?」

柴紹在李淵問話之後對著他說道「陛下,臣準備帶兵前往南方坐鎮天下,防止有宵小趁勢作亂。」

柴紹這一說,眾人才反應過來。

「對呀,除了扮演李靖沿途打擊一些宵小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坐鎮南方。不過這個事兒居然被柴紹給搶了先了。」

隨即眾人又在這裡爭搶著去南方,看到這一幕,李淵笑了。

「剛纔不是還在這裡搶著扮演李大將軍嗎?」

這朝堂當中混亂的一幕持續了冇有多久,就在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古怪的臉色當中,李淵安排了有李世民冒充李靖,打著李靖的旗號,帶著一些人馬外出吸引突厥安排過來的前朝餘孽的注意,而李建成居然是負責暗地裡埋伏救援李世民的。

這可是讓諸位大將軍都冇有想明白。

不過李淵確實在這裡心中得意,讓你們兩個好好的交流交流,也像你們的孩子一般和和睦睦多好。

已經安排了李靖替身的任務之後,又安排了其他的將軍幾個去南方坐鎮,這出馬的李建成的將軍有,李世民的也有,不過更多的還是衷心李淵的。

就在長安城當中,風雲徹底落下之後,徐雲雁在北地當中又是鹹魚一般的過了幾日,在那裡吐槽著我是不是該主動出擊,去突厥那一邊看一看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章計謀頻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