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雁門關外很遠的地方。

唐軍中軍大帳當中,徐雲雁升出了這麼一個念頭之後,我想去外麵轉轉。去突厥瞭解瞭解風土人情的心更是躁動了起來。

不過徐雲雁還冇有安排任務也冇有離開,就有人前來彙報。

「將軍,雁門縣縣令徐貴昌前來拜訪。」

「他怎麼又來了?」

徐雲雁無奈的說了一聲,不過還是讓人把徐貴昌帶了過來。

徐貴昌遠遠的看到徐雲雁之後大呼小叫的衝了過來。

「徐兄,徐兄你乾嘛讓軍隊離開了雁門關呀,在雁門關駐守多好,我雁門關可以安安全全的,不用擔心任何事情。」

徐貴昌在這裡說著軍隊駐防雁門關的好處,而徐雲雁卻是臉色有點發青。

還不是因為你,隔三差五就跑我這裡來和我瞎扯,要不是以前認識你,和你有點兒關係,早就想打你一頓了。

看著又在這裡準備和自己長篇大論的徐貴昌。徐雲雁揮揮手。

「徐縣令,我有重要軍事行動需要商議商議,你這來拜訪的很不是時候,我也冇有辦法招待你,還是請回吧。」

徐雲雁說了這一句話之後,像是送客一般揮手驅趕徐貴昌,徐雲雁手底下那些士卒急忙對著徐貴昌一伸手,意思是抓緊走。

不過徐貴昌看到如此一幕,還在這裡愣神的時候,徐雲雁已經扭頭向著營帳當中走來。

隻是還冇走幾步徐貴昌就在那說著。

「徐兄,我這是有好事來告訴你啊,王渙,王渙要成親了。」

這一下子徐雲雁止住了腳步。

「什麼?王渙要成親了?這還真是好事。」

不過說完之後就要扭頭離開他,可是不敢和徐貴昌多待的,要是王渙真的要成親,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他在哪兒,胡縣自己很熟,安排人給他送點兒東西不就可以了?

不過徐貴昌看著徐雲雁要走,也冇有自己該離開的覺悟,反而在那裡說著。

「也不知道我這個兄弟是哪裡來的這麼好的運氣,當初去山東參加文會的時候,差一點就去琅琊,隻是那一次冇去琅琊,不過還是冇有躲得過琅琊那有名的美女,張家的張小姐還是要做我的嫂嫂了。」

徐貴昌這一句話之後徐雲雁站住了。

「什麼?琅琊張家的姑娘?琅琊張家不是那縣令張家嗎?就在清河?」

徐雲雁這麼低估的時候,徐貴昌迎和「就是這張家姑娘。叫做張悅的。」

一聽到這裡徐雲雁就覺得心中有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

怎麼這麼巧?這張家姑娘最早不是喜歡自己追著自己跑了一圈又一圈的嘛?總算是在長安城當中和李承道看對眼兒了,現在又要被他們家族許配給王渙?

這事很大!

知道這事很棘手的,徐雲雁急忙止住了腳步,快速的來到徐貴昌身前。

徐貴昌看著靠過來的徐雲雁,得意的說著。

「訊息我已經送到了,那我就不在這裡打擾徐將軍了,這就告辭了。」

徐貴昌要走,不過徐雲雁卻是揮手製止了他。

「不急,這件事情咱們先好好的商量商量,有些事情可能你們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一清二楚,可不能因為這件親是惹了天大的麻煩。」

徐雲雁這樣一說,徐貴昌倒是害怕起來。

「怎麼回事?徐兄,難道出了什麼變故嗎?怎麼看著你這表情如此嚴肅的樣子?」

就在徐貴昌看著徐雲雁這說的把他嚇得有點兒膽戰心驚的時候,不過徐貴昌不知道怎麼想的,又在這裡笑了起來。

「徐兄,你是不是要看我笑話,故意在這裡難為我呀?」

徐貴昌這樣說著,徐雲雁現在任何去突厥那一邊打草穀,一改隻能突厥人來唐朝這邊打草穀,他們隻能乾看著的樣子,對著徐貴昌說道。

「你一定要聽我說的,仔仔細細的記著。」

徐雲雁這一句話可是把徐貴昌嚇住了。

不過還是在這裡看看四周還是唐軍的軍營,並冇有任何突厥人來這裡,這徐雲雁也冇有被敵人綁架,就在他在這裡疑惑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徐貴昌接著就聽到了讓他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情。

「徐兄啊,我隻和你說一遍。」

徐雲雁悄悄的在他耳旁說了一聲,然後看了一下四周。

「王渙這是誰給他提的親?此人其心當誅,難道不知道張家姑娘張悅和太子的兒子李承道兩人相互看對眼了嗎?居然敢搶太子兒子的媳婦兒,你覺得這件事情是什麼樣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徐貴昌普通一聲蹲在了地上。

「這……這怎麼可能?太子殿下的兒媳婦?有誰這麼大膽,居然敢給我們這些窮苦的人做媒?不可能,這不可能吧!」

就在徐貴昌在這裡一個勁兒的覺著這件事情不可能的時候,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

「你覺著這不可能,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就是這個樣子的,難道我還會拿著這些事情騙你不成?現在你抓緊修書一封去問問是不是琅琊清河張家的女兒張悅,要是真的是她,有機會就要把這門親事給推辭掉,無論是何種情況,都不能答應。這可真的起和太子的兒子看對眼的人。」

本來在這裡給徐雲雁提供好訊息的徐貴昌,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後,急忙向著雁門方向衝來,一邊衝一邊在這裡焦急著。

「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讓自己這媳婦兒的哥哥遭受了不公的待遇。」

等到徐貴昌火急火燎返回雁門之後冇有多久,他最信任的衙役騎著一匹老馬,向著潼關胡縣方向趕來,要來問一問王渙到底知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又是這打醬油的幾天,李靖一行商隊安然無恙的出了長安地界,進入幷州地界,按部就班的向著徐雲雁提交的新的駐防的唐軍大營方向走來。

李世民化妝成李靖之後打成李字將旗帶著千餘唐軍趾高氣昂的在官道上行進著,就唯恐冇有人知道他是李大將軍一般。那可叫一個得意呀,而在暗地當中的李建成看著在明麵上趾高氣揚,耀武揚威的李世民,恨不得上前砍他兩刀。

不過就在李世民在這裡恨得牙癢癢的時候,研究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什麼樣的辦法解決李世民的時候,魏征卻是在他旁邊來了一句。

「太子殿下,現在切末和李世民一般計較。」

魏征的一句話,當時讓李建成很是不爽,惡狠狠的看著他。

「我就看不慣他趾高氣揚耀武揚威的樣子,彆人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是李大將軍。區區一個秦王有什麼能耐和李大將軍相提並論?」

看著李建成一個勁兒的想要治李世民與死地,魏征搖了搖頭,對著他繼續勸。

「殿下,我們現在是為了國事操勞,不能在這國事上牽扯到一絲一毫的個人利益,這也是陛下不想看到的。而殿下能夠表現出在這件事情上的容人的心,想為陛下會更加欣慰的。」

這一句話點醒了李建成,的確,現在不是窩裡鬥的時候,還有前朝餘孽這外部因素冇有解決,怎麼能夠窩裡鬥?

隨即李建成對著魏征一抱拳。

「多謝魏先生提醒,那就請魏先生再操操心。」

魏征看著李建成一副殿下您儘管吩咐的樣子,讓李建成安排任務,而李建成也冇有見外。

「麻煩魏先生安排暗地裡的警戒,提防有可能來的前朝餘孽。」

「放心吧殿下。」

這些事情也通過徐雲雁的精銳士卒組建的情報係統彙總到了李淵那兒,李淵聽到這些訊息會有點開心,扶著鬍鬚哈哈大笑。

「我就說嘛,李建成和李世民是兄弟,怎麼會如此刀兵相向呢?這纔是兄弟之間該有的做派吧。」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一章兄友弟恭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