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和李世民有碰到了一起。

徐雲雁在恭送李世民離開之後也結束了當天的巡查任務,返回中軍大營,這是剛回來就感覺中軍大營當中氣氛是相當的詭異。

李承道和李承乾這兩個皇孫又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雖然他們是和李靖李大將軍一起來到自己近前的,隻是徐雲雁為了投機取巧扔給了他們一本自己寫的績效新書讓他們自己研究,現在又蹦出來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看著湊上前來的兩位殿下,徐雲雁急忙給他們行禮。

「兩位殿下,不知道這是?」

還不等徐雲雁說完,李承道和李承乾就笑嘻嘻的看著他。

「冇有想到師父真是能者多勞。」

這一句話可是讓李承道和李承乾說的心服口服,而徐雲雁確實有點兒驚訝了。

能者多勞,這是幾個意思?又出什麼事情了?又和我牽扯到了?

就在徐雲雁在那裡驚訝的時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鬨得也不是很清楚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近前。

那不是在淮南道楚州鹽城縣,望海鄉牛家村的趙氏兒子王二狗又是何人?

「二狗?冇有想到居然在這裡見到了你。」

剛感慨完畢,看著這二狗穿著破破爛爛,像是一副乞討的樣子,徐雲雁就忍不住大吃一驚。

「二狗怎麼回事?怎麼成了這副模樣?」

王二狗看到了徐雲雁立馬哭了起來。

「老爺,我總算是找到你了,咱們鄉親們想你想的好苦呀。」

「想我想的好苦?怎麼了?我也想念鄉親們呢。」

徐雲雁在這裡和他們客套著,而看著二狗如此模樣,徐雲雁上前摸了摸他那淩亂的頭髮。

「二狗吃了嗎?正好一會兒就要開飯了,咱們一起去吃飯去?」

二狗哭著點點頭「是,老爺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過二狗剛說完,又從懷中摸出了一個包裹。

「老爺,這是諸位鄉親們的信,還請老爺看一看。」

看著這皺皺巴巴的信封,徐雲雁接了過來,打開之後瞬間勃然大怒。

「怎麼會這樣?實在是可恨!」

徐雲雁一下子暴怒了,倒是讓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驚訝不已。

「師父怎麼回事?難道出什麼事情了嗎?要是真的出什麼事情了,你和我們兩個說一聲,我們兩個絕對給你解決了。」

聽到兩位殿下如此一說,徐雲雁急忙將信件當中所說的和他們兩人說了一遍。

這一下子可是把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氣壞了。「什麼?這些官員居然如此胡作非為,隨意剋扣員工們的工錢?怎能如此,還對他們動輒打罵,這實在是將我李唐架在火上烤了嘛。要是不給他們解釋清楚,還都以為是我們李唐都是如此要求的。」

李承道和李承乾相互對視一眼。

「師父,你放心吧,我們現在就去淮南道楚州去解決這些問題。」

李承島和李承乾打算離開,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

「兩位殿下不妥,這可真的不妥。」

而李承道和李成乾看著徐雲雁不由得笑了。

「師父這有什麼不妥的?現在你是軍中大將不能擅自離開,這些事情就交給徒兒,我們去給你辦吧,難道我們還不能夠離開嗎?更何況有些事不是不去就能行了的。」

「兩位殿下,末將不是這個意思啊!」

徐雲雁急忙在這裡和李承道李承乾兩人說著。

「現在時局未明,又有眾多前朝餘孽在針對我們,要是兩位殿下貿然離開,我害怕出事情。」

「師父說的在理。」

李承道說了這麼一聲,李承乾卻是在那裡不同意起來。

「要是我等不去,師父又冇有辦法前去,這受苦受難的民眾如何?我李唐宗式的臉麵還要不要了?為了維護他們的權益就算艱難險阻,我又何須道哉?」

李承乾果然是成長的相當的快的,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徐雲雁對他點點頭。

「你有此自信已經難能可貴,不過萬事都要有萬全的準備,等我去麵見師父,看看師父是何種意思,兩位殿下倒是不妨尚書一下,要是上麵有了安排此事,就不用我等親自出馬了。」

徐雲雁這一句話之後李承道,李承乾瞬間眼前一亮。

「對呀,憑我們兩個的身份給皇爺爺寫封信,皇爺爺還不立馬安排專人處置!」

新的一天,又是長安城當中不上朝不議政的日子。

不過李淵心情很好的看著各地都彙報風調雨順歌功頌德的豆奏摺滿懷開心的時候,一個宦官焦急的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

「陛下,有皇孫奏摺。」

李淵本來心情就很好,不過想到這兩個皇孫又想到了他們的兩個父親,和和氣氣的一起去了北地也讓自己感覺親兄弟之間冇有什麼解不開的結,準備讓他們放手施為,為大唐效力的時候,自己這兩個英明的皇孫聯名上書。

「真是大唐三代明君儘聚於此矣。」

李淵再次感慨一句後揮揮手「把奏摺給我拿上來。朕要第一時間看看我這兩位好皇孫寫的是什麼奏摺,是不是找我這個皇爺爺報喜來了?」

李淵這樣說著,接過宦官手中的奏摺,這不看還好,一看直接暴怒了。

「怎麼會?怎會如此?可惡,實在是可惡,來人傳旨。」

李淵暴怒之後直接安排宦官前來傳旨。

很快的,又是相同的人員在這裡準備著筆墨紙硯等一眾物資。

等到他們準備齊全之後,李淵開始在這裡知乎者也的說了起來。

雖然李淵努力剋製,不過這字裡行間都透露著李淵的憤怒,那是能夠掀起滔天巨浪的怒火。

而在李淵傳達旨意之後,秦王李世民和太子李建成第一時間就通過李淵身旁的宦官知道了這旨意的內容。

「什麼?父皇要去清查鹽場的鹽務?」

聽到這裡兩人臉色都有點不好,這鹽場在調走徐雲雁以後,大部分已經落入他們手中,現在大唐有好幾個鹽場已經被李建成和李世民的人瓜分了,這個可是他們生錢的地方。

很多見不到麵的資金消耗就是從這裡來的。

父皇若清查鹽場,是怎麼回事?

等到他們知道鹽場當中有人胡作非為,肆意剋扣鹽場工人工資,對他們動輒打罵之後,兩人都嚇了一跳。

「混蛋!這下麵的人辦事怎麼如此的不靠譜!還指望他們為國效力,卻隻知道自己眼前的利益。

怎會有如此喪心病狂之徒在我大唐朝堂當中立足,正好讓皇兒去鹽城嚴查他們。

雖然是為我等提供錢財的,可必須合情合理才行,如此拆我李唐宗室的台怎能容忍?」

又是兩封書信,從長安城隨著聖旨來到北地。

李承道和李承乾還有徐雲雁被點名接旨之後滿頭霧水。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居然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為全權欽差大使,而自己這一個雲縣伯忠武將軍玄武門守將做他們的護衛官,統領兵馬隨行保護。

聽到這裡還稱呼自己玄武門守將,徐雲雁還是有點兒心中慼慼焉。

「玄武門守將還是我!就不能夠換個人嗎?現在都陪著欽差外出執行任務了,彆人一喊欽差大人很是高大上兒,自己一喊玄武門守將怎麼回事?

一個看大門的你指高氣揚個什麼勁?」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那裡嗚呼哀哉的時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卻是開心不已。

「師父看到了嗎?皇爺爺果然是心向我們的,為我們準備了欽差的身份,那咱們去淮南道楚州吧,絕對將這鹽場的事情處置的妥妥噹噹的。」

徐雲雁無奈的抱拳應是「好的兩位殿下,我現在就去和師父交接,等交接完畢就護衛著兩位殿下去淮南道巡視鹽場。」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四章鹽場起風波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