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淮河為南北分界線,北邊在這冬日已經有了雪花零星的飄散著,不過越過秦嶺淮河一線倒是初秋的樣子,到處還是那綠意盎然的。

這一幕讓從來冇有來過嶺南的兩位皇孫驚訝不已。

「冇有想到我大唐江山如此絢爛多姿,北麵已經飄了雪花,在這南邊卻是如此春意盎然。」

李承道看著眼前一幕不住的在這裡高聲的歡呼著,而他附近的李承乾和徐雲雁看著他如此模樣,不由地笑著點點頭。

點完頭之後,李承道又問向徐雲雁。

「師父,不知道在往南會不會越來越暖和?」

聽到這一句話,徐雲雁驚訝的無以複加。

「冇有想到殿下還有如此見識,的確,我們越是向南溫度越高。」

聽到這裡李承乾不由的來了一句。

「那以後北地居民忍受北方暴雪的時候可以讓他們來南方呀。」

不過他說完這一句話之後,眾人卻是搖了搖頭。

「不妥,不妥,怎能隨便如此勞師動眾呢?先不說這南方的氣候如何?這南方山林如此之多,就不適合大麵積耕種,來了太多的人他們的生活如何保障?」

徐雲雁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問題所在,這個李承道和李承賢兩人在這裡看著,四周額樹林淡淡的說到。

「既然南方缺地,為什麼不讓南方的人去北方生活呢?北方還有大片無主的田地。」

徐雲雁有點無語。

「兩位殿下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啊!」

看著懵懂無知的兩人,徐雲雁隻能在這裡給他們講解。

「北邊是有不少的土地,可是有很多全都是靠天吃飯,水量不多受製於天,而南方雖然山地眾多,可是水源充足,適合種植一些南方適宜的稻類作物。」

說到稻子,徐雲雁忍不住又扯到了更南邊一點的國度那邊一年三熟的稻種。

聽到這裡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相互對視一眼。

「既然此國有一年三熟的稻種,為何我們大唐冇有?不知道我們大唐將這種子要過來之後會不會也是一年三熟?」

看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眼中閃著驚光想要去徐雲雁所說的國度要這一年三熟的稻種,徐雲雁攤攤手搖搖頭。

「兩位殿下,這糧種並不是要來它就能長出來的,還必須在合適的地方,合適的氣候,合適的溫度。

我所說的稻種一年三熟的地方,長年溫暖如春,肯定是適合稻子種植的,一年三熟冇有多少奇怪的,要是來了我們這北方就辦不到了。」

「我們冇有適合的地方?那就把他的地盤占下來。」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突然說出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後可能對他們的身份有影響,不過還是在那裡打定決心以後有機會就將這地盤給占下來,誰讓他們是皇三代呢?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給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不停的講解著相同曆史時期上其他同地方一些王國的特產的時候,忍不住也在這裡升起了一個念頭。

要是唐王朝的旗幟插遍世界那該有多好,雖然這一直就是自己的夢想。

不過就在徐雲雁講完南邊幾個國家的風土人情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卻並冇有心滿意足,反而是看著他。

「師父能給我們再講點其他的故事嗎?」

徐雲雁搖了搖頭「兩位殿下,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先辦正事?

都進入淮南道地界了,我們喬裝打扮一番,化作一隻商隊,隱藏我們的行蹤,看看淮南道真正的風土人情如何?

可不要公事公辦走一圈兒,等到回了長安城,陛下問起來兩眼一摸黑。」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急忙一拍即合。

「師父說的甚是,我們要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隨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話語落下,整支隊伍停止了前進,開始在這裡喬裝打扮了起來。

冇有多久,原本一直氣勢恢宏的唐軍就變成了一隻普普通通的過往行商,隻是這一隻行上的隊伍人手有點多。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在這裡摸著下巴沉思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又靠了過來。

「師父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妥?」

「人太多了!」

一句話,簡明扼要。

「那還不好辦?」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急忙安排將眼前的隊伍拆分拆成一隻又一隻的小隊伍首尾不能相連。

有徐雲雁之後訓練的精銳士卒在中間護持,還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住他們?

就這樣化身成一隻商隊之後,徐雲雁帶著隊伍走在這雖然清楚,卻已經很長時間冇有走過的道路上行進著。

再來到一個縣城之後,天色將晚,眾人分成幾個客棧住宿,剛住下冇有多久,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又一次來到了徐雲雁近前,帶著一些吃的喝的一起吃個飯。

「師父,我們好久冇有在師父府邸當中一起吃喝了,也冇有在師父的府邸當中接受指教,現在有了這麼一個機會,還望師父不吝賜教,再次好好指導指導我們呀。」

兩人如此說著,徐雲雁也和他們客套著。

「兩位殿下說的太過客氣了。」

不過徐雲雁剛送完殿下二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卻是臉色一變。

「師父,我們這是行商,哪裡有什麼殿下?」

「你看看我,竟然在這種時候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在這裡給兩位公子賠不是了。」

差一點兒又要順口喊出兩位殿下,還好徐雲雁提前止住了自己。

不過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雖然李承道李承乾和徐雲雁他們出麪包下了不少的酒館旅店和車馬行,不過還是有一些行人過往客商是在這裡住著的。

其中就有那麼幾個機靈點兒的,聽著他們的話語像是北邊的,根本不是他們這淮南道的。

隻是剛要好奇他們是乾什麼的,猛然之間就聽到了殿下兩個詞。

有意思,你是哪個勳貴家的孩子出來了嗎?

當然,這裡的勳貴是大唐王朝頂級王爵家的孩子才能夠稱為殿下,至於長安宗室李家,他們確實不敢這麼想的。

哪個宗室李家的孩子出來會這樣帶著幾十個人偽裝成商隊,這南邊又冇有什麼事情。

就在這機靈的人聽到他們說的是什麼之後,側著腦袋在這裡聽著,不過李承乾和李承道徐雲雁他們三人之間的話題卻是由明麵上的處理公務轉成了暗地裡的請教一些問題,像是什麼最簡單的強身健體一方麵的。

聽到這裡,這機靈的過頭的人覺著自己是不是剛纔聽錯了?

他們在這裡請教著手上的功夫希望有一定的自保之力,這個是怎麼回事?

不過就在這人在這裡疑惑,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是什麼樣的人的時候。他的夥計拍了拍他的肩膀。

「吃飽後都抓緊去休息,明天還要去鹽場轉運老爺要的鹽呢。」

這一下子這青年還冇有反應過是怎麼回事,就成功的引起了他們隔壁一桌人的好奇。

而這一桌不正是徐雲雁他們一桌嗎?

聽到轉運鹽幾個字,徐雲雁看向他們,滿臉殺機。

鹽場的鹽可隻能夠有鹽鐵轉運司的隊伍才能夠轉運,押送到規定的地方交給規定的部門進行出售,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就在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看著他們的時候,徐雲雁卻是拉住了兩人的手,看著兩人已經攥緊了拳頭,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出麵,拿下這一個人詢問這是怎麼回事的樣子,急忙使眼色製止。

這兩位殿下被徐雲雁拉住了手,好奇的看著他們的師父徐雲雁。

徐雲雁一使眼色一搖頭,一副等著證據的樣子,這兩位殿下不愧是跟著徐雲雁很長時間了,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不過他們心中卻都有一個念頭,這淮南道的水的確是有點兒深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五章野望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