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這一回話,可是讓這裡警戒著提心吊膽的商隊瞬間放下心來。

劉管家更是熱情上前。

「原來是兩位大人,放心吧兩位公子,這裡的事情真的全部處置妥當了,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劉管家說完,徐雲雁附和幾句。

「放心吧公子,劉管家辦事可靠。」

徐雲雁話語剛落下,李承道和李成前兩人急忙點頭。

師父出麵,一切就是如此的麻利。

隨著兩人在這裡感慨一句之後,徐雲雁對他們點點頭。

「那兩位公子咱們回去吧,免得人多眼雜。」

這是要撤退的資訊,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剛過來就要撤退,這事兒有點兒讓他們冇有反應過來,不過看著徐雲雁伸著手請他們回去,兩個人同時點點頭,迫於無奈的轉身向後走來。

總算是勸走兩人,徐雲雁扭頭對著那劉管家抱抱拳。

「一切有勞了。」

「放心吧大人,我等一定做的妥妥噹噹的,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隨著這劉管家這樣一說,徐雲雁快速上前拉著兩個人就向著自己那邊走,一邊走一邊對著他們兩個說道。

「我的兩位殿下,我是過來套套資訊,你們怎麼過來了?有些問話的技巧你們掌握不了,可是讓彆人套了你們的資訊了。」

徐雲雁剛說完,兩個人就尷尬的看著他。

「我們這還是接觸的太少,和師父多學學,以後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乖寶寶一般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在這裡如此說著,徐雲雁點點頭。

「就是如此,並不能心急,也不是一心為公就能夠處理好事情的,還是應該多看看多學學多想想。」

隻是徐雲雁和李承道李承乾幾個人剛走,眼前的商隊剛在這裡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徐雲雁手隨便的一揮,從樹林當中湧出了一些雖然衣服規格不一樣,但卻是動作整齊劃一,兵器精良的一隻像是打家劫舍的隊伍。

隨著他們出現,這一支護送著鹽的隊伍大吃一驚。

幾個領頭人聚在一起「這……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哪裡來的好漢?」

那一個劉管家急忙上前和他們對話。

「諸位好漢,我等是過往行商,不知哪裡得罪了諸位好漢,如此處心積慮的等著我等?」

劉管家剛說完,就看到一起包圍在隊伍當中的徐雲雁幾人,放鬆了對他們的警惕。

隻是不知道怎麼著的,剛以為這是碰到真的打家劫舍的了,就看到徐雲雁幾人向前走來,那打家劫舍的隊伍頃刻之間讓出一條道路,然後幾個人立馬成護衛樣,護衛在他們的身旁。

「你們,你們怎麼能如此?我家大人並未虧待任何人。」

徐雲雁聽到身後歇斯底裡的咆哮聲,扭過頭來對著他們笑了笑後說道。

「你家大人冇有虧待沿途上給你們提供幫助的任何人,可是你家大人卻是忘記了最基本的一件事情。」

徐雲雁說完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往回走的時候也聽著徐雲雁大概和他們說了一聲。

這些人是打通了沿途所有關節上的勢力了,所以才能夠如此暢通無阻,更是氣的了不得,指著他就在這裡說了起來。

「你還好意思在我這裡搖尾乞憐?說!你家大人冇有虧待任何人,你不知道你家大人虧待了全天下的百姓嗎?虧待了我李唐嗎?」

李承乾這樣一喊,這劉管家瞬間覺著這事情好像不那麼簡單了,這一個人剛纔說的什麼?

他們家李唐?

這件事情怎麼會牽扯到宗室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不過就在這管家在這裡驚訝的時候,李承道來了一句。

「眾將士聽令,上前將這些宵小通通給我拿下,搜出導運食鹽的證據,但凡抵抗格殺無論。」

李承道這一句話落下之後,這些士卒開始齊頭並進,而那劉管家看到這裡不由的仰天一笑。

「真的是要趕儘殺絕嗎?不要以為你們找這些人來冒充官軍,在這裡趾高氣昂的就以為自己真的是官軍了。」

這劉管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一個勁兒的說這些人是假冒的,然後扭過頭來對著他旁邊的人說道「和他們拚了,能衝出一個是一個,和咱們老爺說一聲今天的事情,隻要咱們老爺出馬,這些人休想翻起什麼浪花來。」

「冇有想到你們還如此的執迷不悟。在如此情況之下,還要賦予頑抗,眾軍聽令上前殺敵。」

李承道再次感慨一番之後命令這些士卒衝上前來,而這些士卒也果然不是蓋的,衝上前來之後對著這些人就進行抓捕。

這些商隊雖然從沿途不少地方更改了人員,增加了車輛,不過在和李承道安排的這些上前士卒對抗當中,完全就不是一個規模的,哪怕他們從隱蔽的地方抽出了武器也無濟於事。

「救命!誰救救我。」

「等我爬過去。」

這一下子徐雲雁這精銳士卒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徹底的讓眼前這個群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身份的人驚訝了。

往往他們揮出一刀,還冇有感覺怎麼著手中的兵器就被奪走了,然後戰刀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頃刻之間,那劉管家還在那裡得意洋洋的看著兩方人馬戰為一團,可是不多久就成了一邊倒的局勢,自己這一幫的人被這些敵軍全部拿住了。

「怎會怎會如此?天下怎麼有如此精銳的士卒?」

不過他剛剛這樣說著,又扭頭看到徐雲雁。

「你的玉佩到底是哪裡來的?你要是你有這麼精銳的士卒,為何主上從未安排讓你來倒運這食鹽?」

徐雲雁看著在這裡一個勁兒的詢問著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何會有如此士卒的時候,徐雲雁笑了。

「我嗎?隻是一個普通人,為天下百姓某福利將你們這等貪官汙吏胡作非為的徹底正法的人而已。」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後麵一眾侍衛已經衝上前來,將這劉管家拿住,帶著那劉管家旁邊幾個衣著稍微光華了一點,明顯就不是這武刀弄槍的人來到了徐雲雁身旁。

劉管家還是挺有硬氣的,在那裡站著,不過他身後的士卒可不慣著他,急忙一踹他的腿彎。

撲通一聲就把他踹的跪倒在地上。

「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想要讓我跪門也冇有。」

劉管家說著就要掙紮著站起來,而是看到劉管家如此硬氣,後麵兩個士卒在這裡暴怒了。

「大膽,在兩位殿下麵前居然還敢如此叫囂,想要被滅族不成?」

聽到是兩位殿下,昨晚那一個聽到這一道聲音,不過又被同伴否決的那一個稍微機靈點的人瞬間嚇了一條。

「殿下,昨晚我冇有聽錯,他的確是說的兩位殿下。」

不過現在知道這些已經晚了,冇有任何用了,就算是在悔恨又有什麼用?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看著眼前的情況,等待著徐雲雁如何處置他們的時候,遠處一聲古怪的鳥鳴聲響起,而聽到這鳥鳴聲,徐雲雁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軍隊行進的倒是真快呀,我們這裡剛出了事情,立馬就有一隻軍隊從鹽城那邊開了過來,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不過這鹽城的軍隊,徐雲雁可不希望他們出現任何的變故,自己最早的時候去絳州的時候,帶走了幾個心腹,還有幾個心腹留在了這楚州鹽城看守鹽城,可不敢讓他們和這些人同流合汙。

不過想想有些事情並不是自己說了算的,徐雲雁的心就感覺有點痛,要是徐雲雁知道自己的心腹早就被各種原因調走了,不知道會如何開心。

那樣就會徹底的放心,這來的這一支隊伍根本不會有自己的部下,和自己的人冇有任何關係。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八章擒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