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唐軍快速的在原野當中奔馳著,順著道路很快的就來到了徐雲雁他們所控製的這一隻商隊附近。

看到商隊在這裡古怪的站著,一群人很是好奇。

領頭的唐軍旅帥上前一步「你們為何在此不行進了?」

一個領頭一樣的唐軍這麼問了一聲之後,徐雲雁遠遠的看著這支隊伍冇有任何自己認識的,而這領頭的唐軍穿著的甲冑旅帥,這讓自己送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不是自己的部下。」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那被控製的劉管家在那裡嗯嗯啊啊的掙紮著,這引起了這些唐軍的注意。

「你們是乾什麼的?居然敢綁了這個過往的行商?快說,你們是不是哪個山頭下來攔路打劫的?」

這唐軍旅帥如此喊了一聲,戰馬上的唐軍士卒立馬抽出刀劍,警戒著四周的敵人。

而看到這一幕,徐雲雁看著已經被保護好的李承乾和李承道點點頭示意不要緊後攤了攤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上前。

「你和他們很熟?」

「哼,小子你到底是在什麼的?居然敢綁了劉掌櫃的,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身份嗎?」

看著徐雲雁出頭,旅帥有了目標,開始懟人。

「劉掌櫃的?說的是你嗎?」

徐雲快步走到那一個劉管家身旁瞅瞅他問了問,看著這個劉管家想要吃了自己的眼神,徐雲雁哈哈一笑。

「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兩位的身份,就算是你有點兒關係或者唐軍認識又能如何?難道你還敢判上作亂不成?」

徐雲雁這一句話之後可是把這劉姓管家嚇了一跳。

「是呀,自己看到來了唐軍,而且還是自己認識的,以為能夠救自己一條生路,怎麼就冇有想到這把自己控製住的這一支隊伍當中有兩個殿下,難道真的要把他們給殺了一條路走到黑?如此情況之下,自己也就徹底的冇有活路了。」

劉管家想清楚問題後更是在這裡搖頭,一副我不認識他,你把我嘴巴上的東西拿開,我和你好好的說說的樣子在這裡說著話。

隻是這被控製住,捆的像是粽子一般,嘴巴還被堵著,本來是藏在身後的,現在跑到前麵來的劉管家無論怎麼做,怎麼說,怎麼想,在其他人麵前都是一副在那裡尋求幫助的樣子。

看著一副在那裡這些人就是有問題,你快點救我樣子的劉管家,這一個旅帥向前一步,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在那裡耍著刀花冷哼一聲。

「小子,現在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不繳械投降就是和我大唐為敵。

說不得就算你從我這裡跑了,我也會下達海捕文書,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躲不過我大唐的搜捕,除非你徹底離開大唐,不再在我大唐當中出冇。」

這一個人如此一說徐雲雁冷哼一聲。

「你說的倒是真是漂亮呀,你如此為非作歹,還想要我給你們道歉認錯?」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你是乾什麼的?小的們準備。」

就在這一個唐軍旅帥準備對著徐雲雁動手的時候,徐雲雁又想起了什麼一般,從懷中掏出了那一枚玉佩,在他眼前晃了晃。

「認識嗎?」

看到那一枚玉佩,這旅帥立馬止住了身後那些準備上前和徐雲雁他們對峙的士卒好奇的問到。

「你怎麼會有這麼玉佩?」

而看到拿出這一枚玉佩的徐雲雁,這一個唐軍首領有點兒投鼠忌器,而那劉管家已經知道了這個東西是徐雲雁通過不知道什麼手段獲得的,根本就不是他的,更是在那裡掙紮著。

看到這裡這騎兵首領像是反應過來一般。

「哦,你是搶到他的是吧?」

聽到這一句,徐雲雁繼續問話「冇有想到你們都認識這一枚玉佩,說吧,這枚玉佩是什麼東西?能夠有多大的能量?」

隨著這旅帥這樣一說,徐雲雁好像知道了這一枚玉佩了不得的能力,在問話後看向李承道和李承乾,而這兩人就在自己的身旁看著徐雲雁懷中那一枚玉佩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無以複加。

還有什麼東西居然比他們李唐王朝的聖旨命令還要管用?

這玉佩就能夠調動很多的人手,這是何道理?

就在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這麼看著的時候,而那一個旅帥還在這裡叫囂。

「既然都是同道中人,那還有什麼說的?快把人都放了吧,這肯定是誤會。」

隻是他剛說完之後,徐雲雁一揮手,周圍那些警戒著的人手瞬間從曠野當中竄了出來,人數何止數百?都要上千了,立馬就把這上百的唐軍圍的嚴嚴實實的。

看到這裡,這唐軍大吃一驚。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隨著他這樣一聲大喝,李承道和李承乾兩個護衛首領上前一步。

「大膽,這是太子殿下嫡長子親王殿下還不下馬參見?」

「這是秦王殿下世子殿下還不下馬參見?」

隨著兩人大喝,可是把眼前這旅帥嚇壞了,噗通一聲就從馬上栽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了。

而那被徐雲雁的人已經控製住的商隊的人更是體若篩糠。

「這是怎麼回事?做什麼不好?偏偏落到了這一群人的手中?這是要了他們的老命啊!」就那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的身份暴露之後,在這騎兵隊伍當中突然有一人看著徐雲雁大叫一聲。

「哎呀!他……」

隨著他這一聲大叫,旁邊幾個人看向他,而這一個人哆哆嗦嗦的指著徐雲雁,弱弱的說到。

「這……這不是曾經帶領我們去平定輔公炳的徐將軍嗎?我們怎麼冇有認出他來呀?」

隨著他這一句話之後,這鹽城方向來的唐軍瞬間嚇了一跳。

平定輔公炳的徐將軍,這可是了不得的傳奇人,曾經在北地大破突利小兒,傳說當中的人物有幸統領他們破輔公炳,冇有想到現在居然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了。

隻是一想到他們這莫名其妙的跟隨著自己的統領被他的人圍了起來,就覺著有點兒好笑。

都是唐軍,自己能包圍自己能乾什麼?

有人認出了自己,徐雲雁上前一步。

「既然有人認出了在下,那我也不在這裡裝了,我就是帶領你們去平定輔公炳的代理折衝府都尉徐雲雁。」

隨著他這一句話落下,這認出了徐雲雁的府兵,急忙在這裡對著徐雲雁大禮參拜。

「我等參見都尉大人。」

而隨著這些人這樣喊著,徐雲雁點點頭後襬擺手,讓他們站了起來。

「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你們這跟著他火急火燎的從鹽城出來,所謂何事?」

「好叫大人知道。」

第一個認出徐雲雁的人,直接在這裡說了起來。

「我等也是因緣際會,旅帥帶我等巡視,防止有人在鹽城當中鬨事。」

「這是何故?為什麼還要巡視,防止有人在鹽城當中鬨事?」

士卒說完,徐雲雁就是很是好奇。

「這鹽城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是如此模樣?」

「我等不清楚。」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看著眼前這一幕,詢問著為何是如此模樣的時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已經上前。

「將他們先控製起來,等到問清楚前因後果之後再做定奪。」

隨著兩人一句話,那在地上還冇有起來的旅帥徹底的嚇壞了,任由眼前這些唐軍士卒衝上前來,將他像是死豬一般捆了一個結結實實。

至於其他的士卒,又不是不認識徐雲雁,也不是胡作非為的,都知道徐雲雁的行事準則,怎麼會和徐雲雁對抗?任由這些由徐雲雁所帶領的兵馬把他們看管了起來收繳了兵器。

雖然放棄兵器對於唐軍來說是巨大的恥辱,可是眼前是曾經統帥過自己的將軍,還很能服眾。對此他們也無話可說。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一十九章一波接著一波的送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