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他們將現場的所有唐軍全部控製住之後,第一時間改化了自身行頭。

一隻突然出現的唐軍就這樣出現在了楚州鹽城城外。

看著那旌旗招展,氣勢恢宏的一隻相當精銳的唐軍,守在鹽城城頭上的士卒們大吃一驚。

「這是哪裡來的唐軍?這根本就不是附近的府兵啊。」

就在他們這麼說著的時候一員唐軍小校打著一麵堂子戰旗快速的衝到鹽城城下,看著在那裡如臨大敵的唐軍大聲的喊著。

「城上的唐軍都給我聽著,太子嫡長子親王殿下,秦王世子殿下駕臨楚州鹽城,所有人速度前來迎接。」

隨著他這一句話之後,城頭上的守軍懵了。

「太子殿下他們知道,秦王殿下也知道,這是當今陛下最優秀的兩個兒子。

隻是他們的孩子幾時來了楚州來了鹽城?這不是搞突然襲擊嗎?一個不好就小命不保。」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疑惑的時候,城下士卒看著城頭上還冇有什麼動作依然在那裡呆呆傻傻的士卒再次大喊。

「快快打開城門。」

至於關城門?還是守軍在發現他們之後就第一時間關閉了,因為這突然的變故還冇有打開。

徐雲雁看到如此一幕,隻得帶著幾個親衛向前走來,再來到城頭能看清楚臉的地方大聲的喊著。

「城頭上的諸位兄弟,本將是徐雲雁,還記著我嗎?」

在徐雲雁喊出這句話之後,城頭上一瞬間寂靜了。

不過很快的就在這裡嘩然了起來。

「徐雲雁?徐大將軍?是帶領咱們去剿滅輔公炳的徐大將軍來了,快快快開城迎接。」

有些人是認識徐雲雁的,在這裡大吼大叫著,準備迎接徐雲雁進城,而有些人卻是在這裡很是疑惑。

「徐雲雁是乾什麼的?為什麼冇有聽說過他的名號?不會是哪裡來的人在這裡冒名頂替框騙我們吧?」

這疑惑的明顯就是從外地調過來的,根本就冇有在徐雲雁在鹽城的時候,在鹽城待過,也冇有聽說過徐雲雁多少的戰績。

可謂是孤陋寡聞了。

不過還不等這些不認識徐雲雁的,從外地調過來的上官在這裡多說什麼,那些知道徐雲雁的已經將徐雲雁的戰績公之於眾。

這一下子可是讓這些懵懂無知的人忍不住大吃一驚。

「什麼!是他,怎麼會?他不是在長安城當中做玄武門守將被派出救援之後去了被地統領唐軍了嗎?怎麼來了這裡?還護衛著兩位殿下!」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疑惑不解的時候,這些守軍已經在那裡請示著是否打開城門。

得到訊息的鹽城縣縣令第一時間來到城門口,看著還冇有打開的城門,不由的在那裡驚訝了。

「這是為何?為何還不打開城門?既然已經確定來的是徐大將軍,就當快快打開城門,放徐大將軍進城纔是。」

這鹽城縣縣令在這裡喊著開城門,總算是讓城頭上這六神無主,或者說是擔驚受怕的人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安排在城門洞當中,還不知道城頭上是怎麼回事的士卒打開城門迎接徐雲雁等人入城。

而隨著徐雲雁等人入城之後,這鹽城縣令急忙迎了上來,而看到迎上來的換了人的鹽城縣縣令。徐雲雁和李承道,李承乾兩人相互對視一眼,悄悄地在他們身旁來了一句。

「鹽城縣縣令換人了,看來這鹽的事情水有點兒深呢。」

不過徐雲雁和李承道,李承乾三人在這裡疑惑著,新的鹽城縣縣令急忙上前。

「下官鹽城縣縣令馬有為見過諸位大人。」

「馬縣令久違了。」

徐雲雁在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位冇有發話的時候,上前一步看著這叫做馬有為的縣令說了一聲。

「不知道馬縣令來鹽城上任多長時間了?上一輪鹽城縣縣令,宗澤宗縣令現在和何處高就?」

徐雲雁問出這句話之後,馬縣令對著徐雲雁說道「宗縣令高升了,去了嶺南一州做長史了。」

長史?

這是徹底的架空了,讓他冇有任何權利了是吧?

徐雲雁心中暗自嘀咕了一聲之後看一下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而這兩人不愧是皇三代,在這縣令給自己行禮,雖然被徐雲雁截胡,和他問了幾句話之後還是很有王侯樣子的對著他擺擺手。

「馬縣令起來吧,何故在此地行如此大禮?」

不過馬縣令卻是實在「這禮不可廢,更何況是對兩位殿下。」

馬縣令說完之後就問到「不知兩位殿下帶領強軍來此是有什麼事情?下官需要如何配合?」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雖然意興闌珊,不過他們說什麼還是冇有多少人敢於反駁的。

「我等兩人隻是陪著我師父來他曾經住過這一個家鄉看看鹽務而已,冇有其他的事情,這也也為我大唐帶來了充足的稅收,我等卻是不明白理應來學習學習。」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一唱一和的在這裡說著,讓這馬縣令一個勁兒點頭。

「理應如此,兩位殿下為陛下皇孫,理應知道大唐賦稅來自何處,哪些東西能夠增加稅收。」

這馬先令這樣說著,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很是讓人可疑。

不過就在這可疑的縣令說完他的話語之後,又在這裡一拱手。

「兩位殿下來了鹽城,不知可有地方居住?去我縣衙當中為兩位殿下騰出院落如此可好?」

李承道和李承乾看著他搖了搖頭。

「不用,我們可以隨著師父去他曾經住過的望海鄉趙家村。」

兩位殿下如此一說,縣令瞬間麵色有點兒不自然起來。

「兩位殿下是皇親貴胄,怎能去如此窮鄉僻壤的地方,還是在縣城當中住一段時日也好,讓下官安排人去望海鄉趙家村,讓他們收拾收拾打掃乾淨,再迎接兩位殿下,如此可好?」

徐雲雁看著在這裡一個勁兒勸阻,不讓他們去望海鄉趙家村的縣令,不由的笑了一聲。

「此時容後在議,不過兩位殿下既然來了鹽城,還請馬縣令集合城中守軍將校和官員前來縣城當中參見兩位殿下。」

隨著徐雲雁提醒,這馬縣令急忙點頭「下官這就前去號召,理應如此拜見兩位殿下。」

隨著馬縣令快速的告辭離開,徐雲雁直接上前,看著越眾而出的徐雲雁,所有人還在這裡不明所以的時候,徐雲雁大吼著。

「來人,傳我將令,接管城城防,暫時許進不許出。任何人膽敢擅闖,軍法無情修怪本將不講顏麵。」

原本正在這裡懵懵懂懂的人,聽到徐雲雁猛然之間來了這麼一句,更是詫異。

這新來的將軍要乾什麼?不過那些受過徐雲雁領導的卻是在這裡說著。

「這是怎麼了?難道有什麼動作需要絕對保密嗎?」

不過更多的人卻是在這裡說著「你瞎操什麼心,兩位殿下在這裡還不得保證兩位殿下的安全所以才接管城防?」

這些人怎麼說也是徐雲雁這邊有理,也冇有引起太大的風波,整個鹽城已經進入徐雲雁的掌管當中。

而在徐雲雁所部兵馬接管鹽城城房防之後,原本的鹽城守軍屁顛屁顛的來到徐雲雁近前。

「將軍大人,我等做何事?」

「你等先去軍營當中待著,無令不得出營,擅自出行小心本將不講情麵。」

不過徐雲雁這一係列的動作傳到縣令耳中,也讓縣令有點兒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還是安排他的心腹準備偷偷的摸出城去望海鄉趙家村做一些準備,不要讓望海鄉趙家村出現任何的變故,那個時候自己烏紗帽不保,自己的家族也將受到牽連。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二十章駕臨鹽城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