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位親王和親王世子的身份很有威懾力,將鹽城所有官員全部控製住之後,李承乾和李承道興高采烈地來到徐雲雁身旁。

「師父,咱們是不是突擊審訊一番,看看他們有多少人和鹽場當中有聯絡?」

在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目光灼灼地看著徐雲雁,等候徐雲雁的安排的時候,徐雲雁搖了搖頭。

「兩位殿下,咱們今天的任務並不是首先審問他們。」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疑惑了起來。

「師父,既然咱們不審訊他們,那把他們控製起來是做什麼?難道要等著他們在咱們手底下白吃白喝不懲處他們嗎?」

李承乾這樣一說,李承道同樣是疑惑不已的看向徐雲雁,而徐雲雁,笑著說道。

「罪魁禍首還是在鹽場當中,咱們要以雷霆之勢去往鹽場,將鹽場控製起來,然後突擊審訊鹽場的官員,看看這鹽場的官員是怎麼胡作非為的。

抓住了證據才能夠進行下一步,然後讓他們指認這縣城和州府當中和他們有牽連的,甚至朝廷當中和他們有牽連的,這纔是正解。」

徐雲雁說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恍然大悟。

「師父就是師父,說的就是對呀,那咱們現在做什麼去鹽場?」

「對,去鹽場!」

徐雲雁說完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很快的就恢複了他們該有的世子親王的服裝,帶著他們那已經變裝完畢的衛隊,隨著徐雲萬迅速的向著海邊鹽場方向靠攏。

在鹽場當中作威作福的鹽場官員正在那裡大口吃喝。

「這日子過的可真叫美呀。」

雖然現在剛過晌午,不過他們這從早上就開始吃,到現在還在這吃就有點兒天怒人怨了。

可能實在是老天爺也看不過去了,就在他們再次傳了幾道美食在這裡吃喝的時候,徐雲雁這一隊人馬將鹽場全部包圍了起來。

站在鹽場外麵,看著鹽場四周那本來應該警戒著鹽場的衛隊不知所蹤,徐雲雁就有點驚訝。

「這好像和以前差距太大了吧?」

李承乾,李承道兩人也是點頭「對對對,以前這鹽場四周,可是有衛隊的,聽師父講解過,現在這衛隊都不知道去哪裡去了。」

「既然他們將衛隊撤了,那給咱們提供了更加的便利。」

李承道說完後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之後看著跟在自己身後在那裡看著自己等候命令的劉小鵬。

「你帶人摸上去,將所有明暗哨全部拿下,就算是冇有明暗哨了,那你就暫時在外麵警戒一番,防止鹽場當中任何人從外麵跑了出來,還是一件事,隻許進不許出。」

「放心吧將軍,我絕對做的漂漂亮亮的。」

徐雲雁對此滿意的點點頭之後又看向另一邊,劉燁正在那裡隨著他的隊正在這裡忙活著。

雖然劉燁,劉小鵬等人都在對突利的戰鬥當中有斬獲,隻是這上報朝廷之後,朝廷到現在還冇有旨意下來,現在這些傢夥們還是校尉和大頭兵而已。

「劉燁來!」

隨著徐雲雁一句話,劉燁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將軍有什麼安排?」

「你帶著幾個人給我巡視一下四周,可不要咱們剛過來,有些人想要進入鹽場進不來,看到咱們之後都跑了,你要將任何可疑的人全部給我抓來。」

隨著徐雲雁做好安排之後不多久,劉小鵬在次前來彙報「將軍,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很好!」

徐雲雁安排劉小鵬的任務完成之後,對著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拱手。

「兩位殿下,事情已經辦妥了,那咱們進去?」

「進去!為什麼不進去?我到要看看這利國利民的鹽場被這些貪官汙吏給弄成了什麼樣子。」

隨著李承道這一句話之後,李承乾更是抽出了腰間的寶劍「眾軍隨我進入鹽場。」

看到這徐雲雁急忙上前勸了他一句。

「殿下可不敢隨便亂動手啊,我們還不知道這鹽場當中是什麼情況,說不定這鹽場的官員也是一心為公,隻是上頭難為他們而已。」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乾有點不開心了,不過還是將手中的寶劍放入劍鞘。

「師父說的甚是,倒是徒兒我著相了。」

不過就在徐雲雁帶著他們進入鹽場之後,看著遠處還是一副熱火朝天的鹽場,忍不住心中有點開心。

「這鹽場冇有影響正常運作就是不錯的。」

不過徐雲雁剛剛這樣說著,遠處幾間明亮大瓦房當中閃出一個身影,端著幾盤子菜快速的向著對麵的幾間大瓦房方向走去。

看到這李承乾和李承道急忙迎了上來。

「你是乾什麼的?」

原本正在做飯的廚子看著有人擋在自己眼前,剛準備說幾聲,不過看著這身著蟒袍的服裝,瞬間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大人,小的是鹽城當中的廚子,被鹽場的大人叫來給他做食物的。」

這廚子這樣一說,李承乾和李承道看著他端著的那可謂是山珍海味的食物不由的咂舌。

「這麼好的食物連咱們都不可能經常吃吧?」

「是啊!」

兩人這一唱一和的,一人撿起了廚子端著的一個盤子,而徐雲雁上前指了指那些房間。

「既然裡麵的大人要吃這東西,那咱們給他送進去,順便看看裡麵的人是什麼樣子的吧。」

李承道和李承乾一人端著一個盤子,就這樣走入了房間當中,剛進來就看到幾個醉醺醺的官員在那裡推杯換盞大口吃喝。

幾個醉醺醺的人看到有人進來也冇有管是什麼人大著舌頭「快快快,把吃的都給我放下。」

他們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看著眼前桌子上全是山珍海味,什麼極品鮑魚,難得的魚翅,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隻要是能夠逮到的,這裡都放著,更有甚至還有幾隻熊掌在他們眼前擺著。

這一桌就算是他們的俸祿去買,一輩子都湊不起這麼一桌!

他們還在這裡大口吃著,大碗喝著李承道和李承乾那個氣呀,走上前來,直接將手中的盤子對著他們的腦袋就拍了下去。

這一下子那些官員大怒。

「大膽,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做這樣的事情?」

隻是他剛這樣說完揉了揉眼睛,擦了擦額頭上流下來的那些湯汁,看清楚了眼前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所穿著的衣服大驚。

「蟒袍?」

瞬間就把眾人嚇了一跳,而隨著李承乾,李承道在這裡暴怒,一群披盔戴甲的精銳唐軍士卒衝了進來,不由分說就將他們全部拿住,按倒在地上。

等到冰冷的戰刀架在他們脖子之上,總算是讓他們稍微清醒了一點。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

就在他們之後不停的在這裡求饒著的時候,李承道李承乾上前踹著他們。

「說!你們這些吃的是哪裡來的?這錢是哪裡來的?」

隨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在這裡暴怒著,對著這一群鹽場的官員拳打腳踢,徐雲雁也慢慢的走了進來。

「兩位殿下不急,咱們先看看這鹽場當中的賬目是否有問題,如果有問題再處置他們也不遲啊!」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官員瞬間嚇得在這裡屎尿齊流,剛纔吃的太多,這一下子又在這氣味兒刺激之下不斷的在那裡吐著。

看著這不停的糟蹋食物的官員,李承道和李承乾更是氣的氣不打一處出。

「你們等著,要是真的找出了任何蛛絲馬跡,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本王是不會饒了你們的。」

李承道如此一說,李承乾也在旁邊附和著。

「就算是我現在處置不了你們,等到我父親秦王知道這樣的事情,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二十一章鹽場見聞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