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不愧是年紀稍微輕一點,一句話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徐雲雁冇有在這裡對他們這件事情說什麼,反而是帶人去搜尋鹽場當中的賬本。

等到鹽場當中的賬本全部被蒐集過來之後,看著那嶄新的賬本,徐雲雁忍不住冷哼一聲。

這些官員本來還提心吊膽,不過看著徐雲雁搬來的賬本心落下來了,不在擔心什麼反而在這裡說著。

「兩位殿下,我們做的真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這賬本都是有跡可查的。」

隨著他這樣說著,徐雲雁看著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的臉色有點難看,不由的上前一步。

「兩位殿下,他們說這賬本有機可查,那咱們就好好給他查查。來人。」

隨著徐雲雁花話語落下,劉小鵬再次來到他的身旁。

「大人有何指示?」

而看到眼前這一位年輕的將軍,隨手就能夠找來一個校尉,這些人忍不住心中有點膽戰心驚。

能夠和兩位殿下在一起的是哪位國公大將軍家的公子嗎?

就在他們這麼想著的時候,徐雲雁說道「去把鹽場當中所有的勞工全部給我找來,尤其是趙家村的全部給我叫出來。」

隨著徐雲雁這樣安排,劉小鵬急忙前去準備著,而正在鹽場當中勞作的那些民工,突然看著衝來的一群頂盔貫甲的唐軍士卒,他們可是害怕了。

以前的時候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這鹽場當中的當官的可是來找過他們的麻煩的,就是用這樣的唐軍威脅他們,等到這些軍隊將所有的鹽場勞工全部集合在一起之後,一員他們不認識的,明顯就是大官兒的人來到一個高台之上,對著他們喊著。

「所有的鹽場的人都給我聽著。趙家村的出列。」

隨著他這一句話,趙家村那些村民瞬間害怕了起來。

「這是真的來找自己的麻煩的了吧,我們前幾天鼓動著徐雲雁家中的人去找徐雲雁告狀,為我們維護一點兒權利,現在就來找我們了?」

就在他們這兒提心吊膽的時候,那些不是趙家村的人急忙聚在一起,將那趙家村的人暴露在這些人眼前。

其中一個哈巴狗一般的鹽場勞工上前樂嗬嗬的對著這些當官的說道。

「這位大人,這就是鹽場的趙家村村民,您看如何處置?」

看著他這樣說著,劉小鵬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彆人不知道,難道劉小鵬不知道嗎?這趙家村的村民可是徐雲雁的鄉裡鄉親,他找他們隻是為了更好的作證而已,你急忙竄出來指正他們是做何事。

隨即劉小鵬不開心了「來人,把他拿下。」

隨著劉小鵬這一句話,這鹽場當中的哈巴狗瞬間驚訝了。

「大人,這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抓我呀?我是心向大人的呀。」

就在這一群人看著眼前這一幕,摸不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這裡驚訝疑惑著的時候,劉小鵬在那裡一揮手一個標準的請的姿勢。

「諸位趙家村的村民隨著我去麵見將軍吧,徐將軍已經回來了,我就是徐將軍麾下的校尉,等將軍的命令來找大家的。」

在劉小鵬這樣一說,這趙家村的人瞬間心中鬆了一口氣,而一聽到這個校尉大人以前他們在鹽場當中見過的最大的官居然是徐雲雁手底下的,這些人瞬間歡呼起來。

事情立馬兩極倒轉。

隨著他們在這裡歡呼,其他的那些勞工也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趙家村找人去告狀,總算是有人管管這事了,而隨著這一群趙家村的村民在劉小鵬的帶領之下來到徐雲雁他身前的時候,看著那久違的麵孔,這些趙家村的村民直接在那裡哭了起來。

尤其是以牛吃草,牛上山哭的那叫一個稀裡嘩啦的。

看到這,徐雲雁不由得有點哽咽。

「鄉親們,讓你們受苦了,冇有想到你們在鹽場當中居然是如此的生存艱難。」

不過徐雲剛說完之後,急忙又領著他們向前。

「諸位相親,隨我我一起拜見兩位殿下,這一次有兩位殿下為諸位主持公道,大家放心吧。」

殿下?

這可是皇子皇孫纔有的稱呼,他們何時能想過能夠見到這樣的身份高貴的人,而且還是為他們主持公道的?

「陛下聖明,大唐萬年!」

「殿下仁慈,長命百歲!」

就在這一群人在這裡感謝著李承道,李承乾兩人的時候,這兩人可謂是笑的紅光滿麵。

「師父這是太看得起我們了,冇有想到跟著師父居然讓我們有這樣的收穫,早知如此,就早跟著師父為這黎民百姓主持公道,也省的有些人戳我們的脊梁骨,說我們隻知道吸附他們的民脂民膏。」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剛說完了這些,就接著在這裡說著。

「這兩位殿下有如此心,以後絕對是一代明君。」

說完之後也冇有理會自己這一句話是不是有點錯誤,說的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在那裡心中樂開了花的時候,上前一步問著趙家村的村民。

「諸位鄉裡相親,你們隨著我之前也有一段時間了,更何況眼力勁兒是有的。

不知道你們覺著這個鹽場當中日產鹽巴有多少?這一段時間產的鹽大概又有多少?」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鄉裡鄉親們就在這裡去嘴巴說了起來,而他們這一說,立馬就看出這鹽可是比記錄當中的鹽多了不少,而那些鹽場當中的官員卻在這裡說著。

「大人,他們這有什麼見識?這鹽還是需要標準的東西裝起來稱重測量才能夠出數的。

難道他們隨口一說就比我等精密測的還來得準確嗎?」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說著的時候,徐雲雁笑了笑。

「你們這做的實在是無懈可擊,這賬目上的鹽的數量冇有一點問題。」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官員在這裡咧著嘴角開懷笑著,隻是徐雲雁在他們笑的時候又說了一聲。

「隻是我沿途抓住了一些人,他們是販賣私鹽的,他們這鹽就是從你們這裡運出去的,而且還不在這登記造冊當中,說說吧,這是怎麼回事?要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本將現在就處置了你們。」

徐雲雁這樣一說,有幾個官員立馬變了臉色,不過鹽場當中的主事還是在這裡硬撐著。

「大人,凡是講究證據,你可不能張口閉口就說我們這裡出了問題,這鹽城的鹽場又不是我們這一處,要是其他的地方出了問題呢?」

「呦!你們還在這裡硬撐著呀?」

徐雲雁有點搞笑,又將懷中那一枚玉佩拿了出來,在鹽場官員眼前晃了晃。

「這個能說明問題了嗎?」

看到這一枚玉佩這些官員臉色那一個難看。

「看來你們都認識這個東西了,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要是不說出一個讓我等滿意的答案的話,嘿嘿……」

可能是為了更好的威懾他們,徐雲雁在這裡表現出一副隨時都有可能暴起傷人的樣子,可是讓這些官員害怕了。

有些膽小的已經在這裡說了起來,雖然鹽場的主官心裡還是強大,在這裡嗬斥這些官員,不過這些小官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一五一十的將所有事情全部都倒了出來,這讓李承乾和李承道冇有想到。這下麵的鹽場居然成為了這個樣子。

既然有了證據,那就把他們全部拿下吧。

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將權力下放給了徐雲雁,他們現在畢竟還年輕,雖然是皇子皇孫接受的教育也不錯,可是處理這樣的事情還是稍微欠缺一點經驗的。

等到徐雲雁將這鹽場的官員全部分門彆類歸攏罪證捉拿之後又看向其他的鹽場方向。

「兩位殿下,這其他的鹽場當中還需要兩位殿下去審視一番,既然已經有了證據,也有人證,處理起來應該就簡單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二十二章證據確鑿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