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後實踐是成長最佳的方式。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去其他的鹽場處置這些胡作非為的事情的時候,徐雲雁和趙家村的村民興高采烈的返回趙家村。

沿途看著警戒在四周那些對他們畢恭畢敬的精銳唐軍士卒,趙家村的村民們載歌載舞,拉著他們一起回村慶祝。

雖然趙家村同樣是不那麼富裕。

如此一幕其樂融融的樣子,讓徐雲雁萬分冇有想到,自己能夠在這個古代見識到如此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場景。

雖然古籍當中有很多這樣的記憶。

等到徐雲雁在這趙家村村民簇擁之下來到趙家村村口,已經有一些得到訊息的村民在這裡等著,為首的趙伯一左一右是牛吃草牛上山的長輩。

看著他們徐雲雁上前,對著他們抱拳一禮。

「諸位這到是在下的不是,讓諸位在這鹽場當中受了罪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老者本來是在這裡歡迎徐雲雁的,又一次在這裡哭了起來,這是欣慰的在這裡哭。

「將軍說的是哪裡話?我等本來就是一群土裡刨食的,得了將軍的福纔有了今日的生活,吃點兒苦,受點兒累,這也是應該的,這點兒苦,這點兒累,比起我們以前的生活可要好了太多了。」

趙家村趙伯這樣說著,高父這時文斷字兒的也上前。

「還要多虧了將軍做的這私塾,雖然孩子不多,可以後總會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再加上將軍的照拂這家境殷實了,說不定還能出幾個高中狀元的。

這趙家村的村民都準備要給將軍立祠堂了。」

「這可使不得。」

徐雲雁聽到這裡知道這是趙家村的村民是情真意切的感謝自己,並不是做作,但是他也不能接受這些事情。

自己所作所為又不是為了名,也不是為了利,而是為了讓他們生活的更好,自己能夠安心。

就在徐雲雁和這個高父在這裡客套著的時候,趙伯歎了一口氣。

「你看看這個叫什麼事兒,說是為將軍接風洗塵的,可這村子當中也冇有多少好吃的,好喝的,不過還請將軍不要見怪呀,快隨老朽進村,村中的人都在這裡想著將軍呢。」

趙伯這樣一說,眾人才反應過來。

「是啊,是啊,咱們抓緊進村子吧,不要再在這外麵站著了,你讓這些將士們一起進村,看著這將士們真是夠精銳的呀。」

玄武門精銳士卒從來冇有想過徐雲雁會有如此高的威望,這村民已從來冇有如此的熱情洋溢,情真意切,現在這一幕可是重新整理了他們的三觀。

雖然知道跟著徐雲雁會獲得眾多的軍功,也會獲得人民的尊敬,冇有想到被人打心眼兒裡歡迎是如此的舒服。

就在徐雲雁和趙家村的村民進入村落之後,在各家門前已經擺起了像是流水席一般的桌子。

「將軍,咱這村中也冇有什麼吃的,就擺了這麼一個宴席,各家各戶將所有的好東西都拿出來迎接將軍和諸位大唐勇士們。還請將軍不要客氣。」

隨著趙伯這麼一說,徐雲雁忍不住眼淚有點兒要流下來的感覺。

「趙伯這是何苦呢?鄉親們吃不好又工作這麼累,我實在是冇有顏麵了。」

趙伯卻是笑了,笑的很是欣慰。

「將軍大人說到哪裡話,要是冇有將軍大人,我等不是還是同樣的是吃這些苦,受這些累,生活可比現在差遠了。」

趙伯一個勁兒的在這裡勸著徐雲雁,最後徐雲雁歎了口氣。

「既然趙伯如此,那在下再客套可就是不領情麵了,如此就打擾了。」

隨即徐雲雁揮揮手,那些士卒除了必要的警戒的,其他的都坐在了這長條桌之前。

就在他們新奇這特有的吃飯的方式的時候,這趙家村的村民熱情洋溢的將他們家中僅有的那些好吃的,什麼魚啊肉啊還有新宰殺的雞鴨牛羊通通的給他們端上了飯桌。

看到這裡徐雲雁拿著一個酒杯在站了起來。

「諸位,某仍然要以茶代酒,敬諸位父老鄉親們。

大傢夥都知道我是喝不得酒的。大家見諒。」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個趙伯等為首的趙家村長者在這裡笑著。

「將軍說到哪裡話,咱們這鄉裡鄉親能夠賞個麵子,吃這些簡陋的食物,我們可是有點兒慚愧呀。」

徐雲雁看著在這裡情真意切的趙家村村民,又看向旁邊劉小鵬等人。

「對了,你們這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將軍了,代我飲酒吧。」

這一下子劉小鵬等人瞬間開心起來。

「好的將軍,我等這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喝酒了,代替李大將軍駐守之後可就滴酒未沾了,現在都想唸的緊了。」

「你們這些酒鬼。」

徐雲雁知道這是開玩笑的話語,也和他們打趣一句之後徐雲雁端著手中的茶杯起身說到。

「這第一杯先敬趙家村的村民,感謝他們的熱情款待。」

徐雲雁說完之後一飲而儘,旁邊急忙有人給他倒上了一杯茶,正是那趙氏。

而看到她,徐雲雁順口一句謝了。

淡淡的一句話,可是讓趙氏差一點哭了出來。

「還要多謝將軍照顧,不然我們這孤兒寡母的,還不知道能活到幾時。」

徐雲雁笑著搖了搖頭。「就算我不照顧,還有朝廷,還有陛下,絕對是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任何時候徐雲雁都知道在這古代要備加推崇這些當權者纔不會出事。

在趙氏為徐雲雁倒了第二杯酒之後,徐雲雁拿著酒杯繼續感慨。

「這第二杯酒敬大唐的諸位壯士,感謝你們保家衛國。」

「謝將軍!」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唐軍士卒異口同聲的在這裡感謝著徐雲雁。

這氣勢直衝雲霄,也浪趙家村的村民不住的感慨。

「有如此唐軍就是守護他們以後的生活無憂了。」

第二杯酒水之後,徐雲雁在拿著第三位。

「第三杯敬那逝去的長者。和那為國捐軀的。」

隨著徐雲雁這一杯又一杯的帶酒,場麵瞬間熱鬨了起來。推杯換盞好不熱鬨。

等到整個流水席結束。眾人在這裡收拾著這些東西的時候,看著盤子底下,桌子底下很多地方放著一些金銀,忍不住熱淚盈眶。

這是那唐軍給他們的,徐雲雁帶著他們獲得了充足的榮譽,這唐軍也不能夠讓這個鄉親們白白的耗費,拿出了一點錢財。

這對於他們來說九牛一毛了。

誰讓他們全滅了突利小兒?雖然突利帶來的人不多,可是打掃戰場的戰利品徐雲雁又冇有讓他們上繳,不都是他們的嗎!

等到徐雲雁再次返回最早院落之後冇有多久,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氣鼓鼓的就來到了徐雲雁身前。

看著這氣的都快要爆炸了的兩位殿下,徐雲雁立馬說到。

「兩位殿下,難道這鹽場當中的事情就如此的嚴重嗎?」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搖了搖頭。

「並不是鹽場當中的事情如此嚴重,還是有一些鹽場是嚴格恪守做官的本分的。」

他們這樣說的是他們父輩手底下的那些官員,不為所動一切隻向他們的父輩看齊,不會被這些人拉攏的。

不過聽到他們兩人這樣一說,徐雲雁好奇起來。

「那兩位殿下不知道所謂何事如此的生氣?」

徐雲雁剛說完還冇有等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說什麼。院子外麵又傳來了一些娃娃的聲音。

這是牛上山和牛吃草的孩子,而聽到這個哭聲,徐雲雁隻得一抱拳。

「兩位殿下稍待,在這裡歇歇順口氣,我出去看看這孩子,這樣可好?」

隻是徐雲雁剛要出去,李承道和李承乾立馬把他攔住了。

「我們生氣就是因為你!」

「啊?因為我?」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我幾時得罪了兩位殿下?」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二十三章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