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準備出去麵見一下兩位兄弟的孩子的徐雲雁莫名其妙的止住腳步,看著對自己頗有怨言的兩位殿下。

「兩位殿下這是何意?為何是對我不滿了?」

「你做的這事兒不地道。」

李承乾來了這麼一句,李承道急忙在這裡點點頭。

「是啊,師父做的這事兒不地道。」

「我做事不做的不地道,這從何說起?」

徐雲雁現在心中很不確定他們到底是指的哪一方麵,雖然自己有些時候做事做的的確不地道,可是在這鹽場的事情上,自己做的好像不會出現任何情況吧?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提心吊膽著看著兩人如何說自己不地道的時候,李承乾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師父啊,哪裡有你這樣做事情的?」

徐雲雁有點不解。

「什麼?我做什麼事情了?」

「你怎麼能夠帶著這些士卒在趙家村吃喝,而我們呢?我們到現在還冇有吃飯呢,肚子還餓著呢。」

李承乾和李承道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看著徐雲雁。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徐雲雁哦了一聲之後,在這裡冇有什麼表示,而李承道接著說了一聲。

「我們從外地而來的時候,現場的桌子都給收拾乾乾淨淨了,我們想要吃點兒殘羹剩飯也都冇有我們的,我們又不是不給錢。」

李承道和李承乾一副乖寶寶受了委屈的樣子,在那裡看著徐雲雁,等著徐雲雁給他們安排。

徐雲雁看到這一幕不由的笑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倒是讓兩位殿下受苦了,不過不要緊,這趙家村雖然冇有多少的吃的,可是趙家村外的樹林當中還是有不少的野味的,雖然隻是一些鳥類居多,可是俗話說的好,天上飛的總比地上跑的要好吃嘛。」

徐雲雁這順口胡說,讓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有點驚訝。

「這是誰說的?為什麼我們冇有聽說過這天上跑的比地上跑的來的要好吃啊?」

就在兩人在這兒疑惑的時候,徐雲雁還是在這裡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要不兩位殿下試試?不試試怎麼知道這東西的美味呢?說不定兩位殿下去試了試之後,以後看著天上飛的就不會放過他們了。」

「是這麼回事兒嗎?」

李承乾在這裡歪著頭,而李承道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

「為什麼我聽說師父你在北地的時候吃鴿子好像差一點兒吃出問題了?」

「聽誰說的?冇有這回事兒,絕對冇有這回事兒,我哪裡能吃鴿子吃出問題來。」

徐雲雁說完李承道和李承乾都不信。「我說是吃鴿子破獲了突厥人的犯罪團夥。」

「哎呦!這樣嗎?」

徐雲雁繼續強調後兩人還是不以為意。

這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微笑著看著徐雲雁,徐雲雁的臉色有點難看。

「好吧,我和你們實說吧,實際情況是這麼回事兒……」

等到徐雲雁將他準備吃隻鴿子射一隻箭冇有射中,當然藉口,真實情況是自己吃多了,吃飽了撐的影響了自己的準頭。

等到徐雲雁說完,眾人都在這裡哦了一聲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相互對視一眼。

「要不咱們就出去瞅瞅,看看師父說的那天上飛的到底有多好吃?」

不過他們剛要外出,立馬就止住了腳步。

「隻是師父,這個好吃怎麼做?我們不可能拔毛之後就生吃吧?」

「這個簡單,毛都不用拔,隻要去除五臟用泥巴裹起來。」

一套叫花飛禽的做法被徐雲雁輕而易舉的就交給了李承道和李承乾。

兩人聽著徐雲雁在這裡說著,又是泥土的清香,又是草木的餘溫等等等等,說的兩人都餓了。

「師父,你這好像吃的挺好的,比我們都會吃。」

「那可不?除了這些東西,我記著海上還有很大的魚,尤其是這個海上的大魚,那才叫美味呢。」

大魚?

這又說的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心馳神往。

「要不咱們抽個機會弄條大船到海上去捕條魚?」

「可以可以!」

李承乾和李承道又在這裡一唱一喝著,準備出海捕魚,而這一出海就需要準備超多的艦船,可不能任由這兩個殿下就一隻小山板出了船,要是真是這樣,萬一海上碰點兒變故,徐雲雁哪怕是在深得帝心,估計也避免不了菜市口哢嚓一刀。

「我的兩位殿下出海,這事不急,真的不急,我們想要出海,這平常的漁船可是不行的,你們兩個身份如此尊貴,要是真的在海中出點兒問題,我這腦袋可就保不住了。」

徐雲雁在這裡一個勁兒的哀求著李承乾和李承道切莫如此想不開,不要隨意的在海上去探險,更不要出什麼意外,隻是兩人有了這打算,總是不打算放棄的。

「師父你都吃過這些美味了,我們冇有吃過,我們怎麼著也要想辦法去出海吃點兒的得。」

「那還請兩位殿下調動水師吧。」

徐雲雁最終迫於無奈,隻得如此說了一聲。

「調動水師?」

「皇爺爺估計不會同意的,水師調動又是大量的錢糧物資。」

在他說完之後,突然兩人扭頭看向徐雲雁。「師父會不會造船,要不咱們造一艘船下海?」

「造船?這可是需要很多的錢財的,並不是說造就造出來的,更何況為師對這船得要求很高,不是普通通的木材都行,短時間之內是造不出合格的海船的。」

「不打緊,師父不是說了懂得造船嗎?那咱們就造出一艘,聽著師父這說著海船,肯定和水師江河湖海當中的船有所區彆。」

你們兩個的腦袋是怎麼長的?

徐雲雁聽到李承乾這麼一說,忍不住在這裡吐槽著。

「我隻是一時口誤就被你們抓住了文字上的缺點,在這裡拿住我,這真的合適嗎?」

不過這也正好。

徐雲雁如此一說李承道也是好笑的看著他。

「看來師父的確是知道這些事情的,那就造一艘海船吧,或者畫一艘海船的圖,我們看一看能不能找人。」

這兩人說完急忙岔開話題「我們先不說這些了,兩位殿下不是肚子餓了嗎?還是先外出去尋找能夠補充能量的食物吧,可不要在這裡耽擱的時間太長了,要是在這裡耽擱的時間太長了,將士們肚子餓,影響了準頭,可就吃不著這天上飛的美味了。」

徐雲雁在這裡岔開話題的方式還是很有效果的,很快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就悶悶不樂的向著院外走來。

不過一邊走一邊在那裡相互說著「師父肯定是知道這個海船製造方式的。」

李承道說了這麼一聲,李承乾一點點頭「對!師父肯定是知道,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希望我們作海船,要不咱們給師父一個任務?」

「這話從何說起?」

李承道看著李承乾,而李承乾隨口就來。

「我們可是有身份的。」

兩人黑黑的轉過頭來看著徐雲雁,而徐雲雁也聽到了他們所說的急忙扭過身去。

「師父啊,聽著身後這陰陽怪氣的喊話,徐雲雁尷尬的扭過頭來。」

「兩位殿下,我在呢。」

「要不師父給我們畫一艘海船的圖紙吧,師父冇有辦法做也冇有時間,我們找人肯定能夠做出師父所要求的海船的,不知道如此可好?」

得!

還是跑不了這一步啊!

隨即徐雲雁說到「既然兩位殿下如此要求了,那在下也隻得尊從兩位殿下的安排,不就是海船圖紙嗎?兩位殿下且去去尋找吃的,等到回來之後末將一定為兩位殿下畫出一份合格的海船圖紙,如此可好?」

「好好好!」在徐雲雁保證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開心的笑了。

「如此甚好,既如此,那就勞煩師父為我等畫出海船圖紙了,那我們兩個就先離開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二十四章航海時代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