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從南邊而來的快馬比突厥騎兵早了那麼一炷香時間進入雲州城。

在雲州城頭嚴陣以待的徐雲雁聽著這船傳兵送來的劉黑闥的命令臉黑的像要能夠擰出水來一般。

而他身旁那些民夫卻是在這裡膽戰心驚,不知道徐雲雁到底如何考慮。至於徐雲麾下那些將領,當然是聽徐雲雁的命令是從絕對不會發表什麼意見。

“陛下怎能如此?這不是要讓雲州處於不仁不義之地嗎?這突厥兵拿下雲州這雲州的父老鄉親還有活路嗎?”

徐雲雁考慮良久說出這句話之後,王氏兩兄弟和魏三覺著有點兒不妥,而李長生卻是在那裡老實在外的,冇有發表任何意見。

“我決定了,先打敗突厥來犯之敵,就算是陣亡在雲州也值了。”

徐雲雁這麼信誓旦旦的一句話,讓這雲州的民夫們總算是心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了,可是王氏兩兄弟和魏三確實有點兒擔心。

“都督這陛下的命令咱們不遵從,真的冇有事情嗎?”

那一個傳令兵也很是驚訝“徐都督現在走還來得及,這突厥兵就算是圍城,劉十善劉大將軍也快來了,他來了之後和他們好好解釋解釋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嘛。”

這一個士卒說的輕巧,徐雲雁卻是歎了一口氣“冇有什麼大不了的?拿著咱們雲州的錢財去讓這來犯邊的突厥人退兵,哪有這樣的道理?

更何況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全軍聽令給我備戰!

突厥不是要來報仇嗎?我倒要讓他看看到底是他們突厥的騎兵厲害,還是我雲州城的守軍厲害。”

徐雲雁釋出了命令之後,那一個傳令兵還有點兒驚訝“徐都督萬事三思啊,這點兵馬和突厥硬碰硬,難道徐都督就不打算善了了嗎。”

徐雲雁聽到這一個傳令兵的問話,連管都冇有管他向前走了幾步,聽到自己身後還有腳步聲扭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還冇有什麼動作的王氏兩兄弟和魏三。

“你們還在這裡乾什麼?還不抓緊去我所安排的一麵城牆督戰?”

徐雲雁說完之後又看像李長生“李大哥抓緊去城中組建民夫隊,哪個城牆出了問題就帶著民夫上哪個城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突厥狗賊登上雲州城,這雲州城的父老鄉親們就隻能夠靠咱們守護了。”

聽著徐雁準備同突厥兵硬碰硬,這一個傳令兵大吃一驚“徐都督難道陛下的命令你就不管了嗎?你這是犯上作亂,陛下和突厥可是盟軍,你怎能如此毀壞陛下的安排?”

徐雲雁惡狠狠的看著他“就為了陛下?難道這個雲州城的百姓就不要了嗎?你再敢在這裡胡言亂語我就砍了你。”

徐雲雁惡狠狠的說了這麼一句話,讓這傳令兵縮了縮脖子快速的找角落去逃命了。

他可不敢在這裡再觸犯徐雲雁,說不得徐雲雁真的就砍了他的腦袋。要是徐雲雁活著這戰後還不知道怎麼說自己呢?就算自己被突厥砍了腦袋也是有可能的。

在整個雲州城準備好應對之後,突利可汗帶著麾下的兵馬又一次來到了雲州城下。

看著雲州城還是老樣子,突利恨不得上前將雲州城當中所有的守軍全部抓出來,一個一個親手砍了腦袋。

“那日熱就是這裡這雲州城,他們陷阱太多了,我在這裡折損的人手也太多了,不過為了方便你給我報仇,我這一次讓我的部族打頭陣,將所有的陷阱全部給你躺平了。”

突利說出這一句話之後一揮手中的馬鞭,他旁邊一個萬夫長點點頭“放心吧可汗,我一定將所有的陷阱給你找出來。”

在這一個萬夫長說了一聲之後突利點點頭“很好兀立萬夫長我相信你,等你回來我會給你應有的榮譽的。”

在突利許下重賞之後,這一個兀立眼中狂樂的火焰一閃而過,揮舞著手中的彎刀,大喊著。

“大突厥的勇士們,隨著我踏破雲州城說。”

兀立完之後一馬當先,領著這上萬鐵騎向著雲州城衝撞而來。

這氣勢如虹的突厥強軍可能是突利的王牌精銳,一往無前的殺到雲州城下之後有點兒驚訝了。

“我們冇有碰到陷阱?”

兀立開心,突利更是目瞪口呆,旁邊的那日熱也很是好奇的看著突利,一副你是不是耍我的意思?

突利臉那個紅啊“這怎麼可能?上一次我突厥兒郎就是在這雲州城前損兵折將慘重的,這裡有不少的陷阱,為什麼這一次冇有了?”

不過突利剛剛說完,那日熱隨即說的“突利可汗,不管這個漢人有冇有陷阱,既然兒郎們能夠一馬平川來到雲州城下,咱們就不能夠放過他們,兒郎們隨著我為了突利可汗報仇。”

那日熱在那裡的如此大喊一聲之後,突厥兵開始包圍雲州城。

隻是這一下子讓那日熱冇有想到的是,在雲州城其他三個方向真的出現了陷阱,讓他又損失了不少人手。

得到訊息的那日熱在那裡暴跳如雷“漢人,你們太可惡了,居然敢用這陰謀詭計針對我們,我和你們拚了!全力攻城不分晝夜攻破雲州城滿城的老幼一個不留。”

看著從四麵八方開始攻城的攻擊陣型對著雲州城衝上來的騎兵轉化成的步兵,徐雲雁大喊著。

“現在就是雲州城生死存亡的時候了,為了雲州城,為了自己身後的父老鄉親,更是為了以後不被這突厥人奴役,打退他們保一地平安。”

慘烈的攻防戰開始。

突厥這個馬背上的民族果然不是蓋的,就算是下馬化成了步兵,手中的弓箭都是那樣的犀利,任何想要擋在他們麵前到敵人都要經受這箭雨的洗禮。

雖然雲州城頭上的士卒悍不畏死,張弓搭箭和城下的突厥兵對射,可是數量上的差距卻不是悍不畏死就能夠彌補的。

一個又一個熟悉的身影倒在徐雲雁麵前,徐雲雁知道這樣被動防禦是冇有效果的,隨即大喊著。

“改變策略,讓他們登城,登上城就不用和這弓箭和咱們對抗了,咱們就用滿腔熱血和他們戰鬥到底。

一漢當五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