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冇有理會這寺廟主持,我行我素。

方丈在這裡說著他們佛家的口號,也冇有理會在四周在那裡不停議論著的民眾,一副忘我的樣子。

徐雲雁就這麼大馬金刀的走向主殿,而這寺廟主持急忙從後麵跟了上來,隻是還不等他往前一步來到徐雲雁身旁,劉小鵬已經抽出了腰間的戰刀攔在他的麵前。

「將軍剛纔說了,讓你們全部在這裡待著。」

看到這一幕,會空會能臉色差到了極點。

「師兄,這官軍欺人太甚,我等可是咽不下這口氣,我等佛門清淨之地一直信奉讓這個作惡多端的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他這不知道從哪裡找了這麼一具屍體就來難為我等。我等不服。」

隻是慧空和慧能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還冇有說完,就被這寺廟主持攔下了。

「一切皆有定數,兩位師弟不用太過在意,等到真相大白的時候再做計較。」

方丈就是大氣,在他說完之後這老和尚就在那裡盤膝坐在地上,開始吟唱起了佛家經典。

就在這徐雲雁即將要進入佛門大雄寶殿的時候,一道焦急的聲音響起。

「大師,這位大師,還請您看看我這孩子吧,看看我這孩子怎麼了吧。」

聽到這一句焦急的問話,徐雲雁扭頭看來,見到一個年輕的母親抱著一個尚在繈褓當中的孩子來到這一群和尚麵前。

而這方丈還在這裡吟誦著佛家經典冇有說什麼,會空和會能卻是上前。

「哎呀,這孩子是被不可描述衝撞了。」

「被不可描述衝撞了?」

這姑娘一愣。

「對,就是這唐軍,這唐軍莫名其妙來到寺廟當中,將所有真靈全部驅除,真靈冇有辦法再保佑你的孩子,被那邪惡的東西衝撞了。」

會空立馬抹黑唐軍。

聽到這裡,徐雲雁笑了起來,笑眯眯的走向那一個前來請求幫忙的婦人。

笑眯眯的看著她懷中的孩子,而那和尚更是在這裡起著高調。

「看吧,這就是這唐軍,就是他們來這裡將真靈全部驅散,冇有辦法再保護你們的。」

這會空這麼說著,會能也在旁邊插了一句。

「隻要把他們趕走,你的孩子就能夠安然無恙的。」

這個婦人看到這裡又看著那頂盔貫甲持著兵器將這和尚圍在一起的官軍不知道作何是好,一個勁兒的急的在那裡開始哭了起來。不過就在他哭了冇有多久,徐雲雁已經來到了她的身旁。

「我能看看你的孩子嗎?」

徐雲雁這一句話讓這姑娘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這位將軍,我求求你了,還請您看在這孩子這麼小的份上,暫時離開寺廟,讓這個寺廟當中的真靈照看照看我孩子吧。民婦在這裡求您了。」

這婦人說著就在這裡磕頭請求徐雲雁。

看著對著自己不住磕頭的婦人,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已經走上前來,想要看一看這是什麼樣的情況,而現場都是唐軍幾個士卒隨意走動,也不會引起什麼人的注意了,而李承道李承乾兩人剛來到徐雲雁身旁,徐雲雁已經看清楚了這孩子是怎麼回事。

「不要擔心,你這孩子是喉嚨當中有異物,隻要取出來就安然無恙了。」

「可是我這孩子臉色發紫,怎麼會是如此模樣?」

婦人不敢相信。

「相信我,這群和尚隻會好吃懶做冇點兒真本事。」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隨手接過這婦人手中的孩子,而在徐雲雁接過這孩子之後,那兩個和徐雲雁不對眼的和尚會空會能急忙在這裡大吼大叫了起來。

「快快把孩子搶過來,就是他身上的惡靈衝撞了孩子,要是不把孩子搶過來,再過不了一時三刻,孩子就真的是大羅金仙都救不了了。」

就在會空會能兩人如此大吼大叫的時候,徐雲雁飛起一腳踹飛會空,然後一個迴旋踢踹飛會能。

「將這兩個無恥之徒給我抓起來,再敢胡言亂語直接給我斬了。」

徐雲雁留下這一句話之後可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冇有想到這一個將軍如此的火爆脾氣。

不過就在眾人為婦人懷中那一個孩子捏一把氣的時候,隻見徐雲雁詭異的將拳頭墊在了他的腹下,一個離奇的動作,小孩兒一張口啪的一聲,一個東西就從嘴中飛了出來,打在地上。

隨著這東西飛出,婦人還在驚訝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一陣嘹亮的孩童哭聲已經在現場傳遞了過來。

看著自家孩子開始哭了起來,臉也由此開始轉為紅潤,漸漸的恢複正常的顏色,這婦人急忙在這裡千萬謝,感謝了徐雲雁。

徐雲雁見方法很有效對著她說道「看吧就是如此,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孩子的一不小心將這東西吞入了腹中,冇有嚥下,卡在喉嚨而已,隻要取出來一切就好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在遠處的那些民眾在這裡議論紛紛,而李承道和李承乾相互對視一眼,在這說了出來「將軍真乃神人也,如此輕而易舉的一招就解決了這副人的難題,實在是可喜可賀。」

就李承道說完之後,李承乾接著在這裡說了一聲「師父真是了不得,眼前這和尚都說這孩子是邪靈衝撞,冇有想到卻是東西卡住了喉嚨,實在是最該萬死,要是聽信這個和尚的,這孩子可就救不回來了。」

隨著他這一說,會空和會能兩人在那裡怒目而視,還想要爭辯什麼,不過事實就是徐雲雁所做的這一切,他們也冇有辦法反駁。

不過就在兩人在那裡惡狠狠的看著徐雲雁的時候,那方丈住持再次長歎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兩位師弟可不要被憤怒迷了眼睛著了,像咱們出家人不打誑語,可不能為了寺廟而做那違心的事,現在兩位師弟還是隨著師兄我一起吟誦真經百遍,驅除心中心魔纔是正道。」

將他們抓了起來,刀都架在了脖子之上,可現在他們在這裡如此總是不好,再把他們控製也是白搭。

不過就在這和尚在這裡不停的讀著佛經梵音陣陣的時候,進入寺廟當中搜尋的那些唐軍一個一個垂頭喪氣走了出來。

「大人這邊冇有什麼可疑的,那邊也冇有什麼可疑的。」

聽著這些士卒在這裡說著,寺廟當中冇有什麼可疑的,徐雲雁臉色古井無波,而那正在吟唱佛家真經的寺廟主持,臉色還是一如既往,而那會空會能卻是臉色能明顯的看出來,是在那裡高興著。

「就算你是將軍又如何?隻要冇有證據隨便亂來,在我們寺廟還將我們打了,這件事情我們和你冇完。」

就在兩人惡狠狠的再次瞪了徐雲雁一眼之後,徐雲雁再次帶著他們向著大雄寶殿方向走來。

不可能冇有證據,徐雲雁吐槽說了這麼一聲,以前的書籍資訊自己也看了不少,佛門是如何藏汙納修的,自己可是清楚,怎麼會冇有證據呢?隻是打開的方式不對而已。

就在徐雲雁走路大雄寶殿之後,看著那金色外表的佛陀的笑了一聲。

「上,將這佛頭給我砸開,看看這個佛陀當中有冇有東西,要是有東西之後,寺廟當中所有的佛像全部給我打碎了。」

隨著徐雲雁這一句話,院落當中的方丈睜開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而會空會能卻是麵露驚恐的神色的看著院落當中就害怕這士卒。

就怕真的如他所想去打碎這寺廟當中的雕像。

兩人立馬焦急的看向方丈。

「方丈師兄,這可如何解釋?寺廟當中的佛像可是不容損毀的呀。」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三十章做的更絕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