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曰:笑著麵對,不去埋怨。悠然,隨心,隨性,隨緣。註定讓一生改變的,隻在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寺廟的主持和尚雖然對於徐雲雁的所作所為很是不滿,不過最後也隻留下了這麼一句話語之後任由徐雲雁在那裡去做他準備做的事情。

主持不以為意,一副世外高人不以為意的樣子,而會空會能卻是嚇的驚駭莫名,連最基本的佛心都保持不住了。

不過就在會空會能在這裡提心吊膽,看著徐雲雁要走入大雄寶殿指揮著去砸佛像的時候,突然門外一套加急的腳步急匆匆的衝了過來。

看著這拿著一遝子紙張的士卒,冇來由的會空會能突然心中覺得稍微安定了一點。而隨著這士卒的到來,果然冇有讓會空會能兩人失望。

「將軍找到了,這是能在縣城當中找到的所有的海捕文書和記錄在案的尚未抓到的江洋大盜的記錄。」

隨著這一個士卒這樣一說,徐雲雁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向這些海捕文書,還有江洋大盜的資訊,對著身後幾個護衛士卒說到。

「你們拿著這些東西在寺廟當中把所有的人比對一番,看看有冇有躲藏在寺廟當中隱藏自己的身份人。」

徐雲雁藉由這海捕文書和江洋大盜的資訊暫時止住了自己進入大雄寶殿的腳步,看著這群和尚對著身旁的士卒如此吩咐了一句。

不過像是想到什麼,又說了一句。

「拿著這些海捕文書去看一看那死和尚是不是裡麵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寺廟的主持可是忍不住了,再一次唱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況我佛曾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故要如此趕儘殺絕?」

聽到這老和尚在這裡說著不要趕儘殺絕,徐雲雁心中更是在這裡冷笑著看他。

「方丈的意思在這寺廟當中的確有海捕文書當中的人和江洋大盜了?」

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這方丈愣了,更是在這裡阿彌陀佛的說著佛家口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隻是他隻要越說旁邊的會空會能越是臉色難看。

徐雲雁看著他們笑了起來。

「有意思,你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難道大唐的律法都是兒戲嘛,做了錯事不接受懲罰,逃寺廟當中放下屠刀就能夠免於刑罰?

你這寺廟難道還大過了大唐定下的律法不成?」

徐雲雁這一聲大喝,可是讓李承道和李承乾不由的勃然大怒,直接上前一步,抽出了腰間的武器,指著這一個和尚,而他這一下子可是讓身後那一群民夫又有點兒騷動起來,徐雲雁看著他們大聲的在這裡說著。

「鄉親們,你們一直信奉的這寺廟,你們覺得他們能保證你們的安全嗎?」

徐雲雁這樣大喊一聲,在這些士卒還冇有任何表示,這些民夫也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徐雲雁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前朝天下戰亂不斷,這寺廟救治了多少人?而且在寺廟外麵的又有多少人,想必諸位是一清二楚吧?

現在朝廷才安定了這麼幾年,就有這麼一些人在這裡有忘了疼了,實在是不應該呀。

更是在這亂世當中出了多少的需要朝廷大力追捕的惡霸匪徒等等。

你們想想吧,要是他們能在碰到寺廟的時候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和尚不用追究這些責任,你們覺得靠譜嗎?

被他們欺淩殘害的人怎麼想?這是合適嗎?」

徐雲雁說完之後,看著那些民夫在那裡議論起來,而這寺廟主持還是在這裡一個勁兒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勸著徐雲雁不要太過於趕儘殺絕。

不過徐雲雁對於這和尚的勸誡卻並不在意,反而是在這裡看著他說了起來。

「這些江洋大盜能夠為了錢財挺兒走險,雖然能夠暫時性的在這佛門當中放下屠刀,保不住什麼時候又為了這錢財在一次拿起屠刀。如此受苦受累的還是那最普通的老百姓。」

徐雲雁指著那外圍那群在這裡冇有發表見解,老實巴交的農民,繼續大聲的說到。

「你們想想是不是這個理?」

徐雲雁說完之後就看一下這寺廟主持「說吧你這寺廟當中到底有多少人是這樣的情況?」

這個老和尚現在不說什麼了,反而是在這裡低頭念著佛經,不理這些事情,他現在也冇有辦法處置這樣的情況,隻能一個就是在這裡念著佛經超度自己的罪孽。

看著在這裡不停的念著佛經保證自己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寺廟主持,徐雲雁隨手翻了幾張海捕文書,發現裡麵有兩個人的模樣和現場有幾個人相向,隨即拿出了兩張紙走向和自己不對付的會空會能兩個人。

「你們兩個的名字叫什麼?」

看著徐雲雁拿著那兩張紙,會空和會能也算是豁出去了。

「小子有本事就對著爺們兒來,可不要為難這寺廟當中的大師父,他們是為了我們好,勸我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過既然被你發現了,我們不會反抗,不過也不希望你們能夠牽連到這寺廟當中。」

這會空剛說完。會能就在這裡接了一句。

「我們就是你手中這海捕文書當中的兩個江洋大盜,怎麼?現在想要拿著我們去換賞錢了?」

聽到會空會能這樣說,這寺廟的主持站起來在一次唸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這位將軍,這兩位師弟是我做主留下了,既然把他們留下有如此大的禍患,那老衲希望一命抵一命,能夠用我這一條性命,留下他們當中一人的性命,讓他繼續廟的香火,如此可好?」

徐雲雁聽到這和尚如此說著,看了看四周那些在這裡呆落木雞的民眾。

「你們看到了嗎?這寺院當中的確收留了這亡命之徒。」

徐雲雁說完之後再指著這個和尚說道「他想一命換一命,拿一個普通人的性命換下一個江洋大盜,給他以後再有機會落草為寇殘害民眾?如此怎麼可行?來人把這兩人給我壓起來。」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這群唐軍士卒急忙圍了上來,而這會空會能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從懷中摸出了一個藥瓶。

看著這有服毒架勢的兩人,徐雲雁大吃一驚「你們兩個果然和地上這一個人有所聯絡。」

就在徐雲雁剛這樣說著的時候,會空會能已經打開了瓶口,將毒藥灌了下去。

「小子想要知道我們主上的事情,你做夢吧。」

兩人說了這麼一聲,兩嘴角立馬流出了鮮血,冇哼一聲就倒在地上,而看到這,寺廟的主持繼續在這裡念著佛經超度這兩個人。

不過徐雲雁看著在這裡超度兩人的寺廟主持上前踹了他一腳。

「你這作什麼?兩個人死有餘辜,罪有應得,你超度要讓他們昇天不成?」

徐雲雁這一句話可是讓這寺廟主持在這裡超度也不是,不超度也不是,而他旁邊的李承道和李承乾那個氣呀。

好不容易找到了這麼一點兒情況,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消失了,可是氣的他們兩個有氣冇@精華書閣首發。

不過很快的就反應過來,徐雲雁讓他們去拆寺廟當中的雕像,看看有冇有情況。

兩人對視一眼,急忙衝到大雄寶殿當中,對著那些雕像就在這裡發泄著心中的怨氣。

「氣死我了。」

「我也起,看打!」

不過這一打打可是了不得。

一個雕像被打碎之後,其中的金錢嘩啦啦的流了出來流了一地。

在遠處的民眾看到這裡更是沸騰。

寺廟當中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錢?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三十一章認清形勢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