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簡單單就忽悠了楚州刺史,至於兩位殿下?

假扮的。

不然皇子皇孫誰會穿大頭兵的盔甲?

知道都是自己人後,楚陽邀請所有人去刺史府。

徐雲雁就這樣和兩位殿下一起隨著楚州刺史楚陽向著刺史府邸行來。

至於他們那些士卒,除了十餘個護衛在他們身旁最精銳的徐雲雁的老卒之外,其他的統統的化整為零,潛伏進入楚州城,隨時等候著命令。

在徐雲雁他們進入刺史府邸之後,刺史府當中已經備下了可口的飯菜,隻是徐雲雁帶著李承道,李承乾兩人準備去吃飯的時候,這刺史卻有點兒不好意思了。

「幾位大人。」

看著在這裡叫住自己的楚州刺史,徐雲雁等人在這裡等著他的解釋,而這楚州刺史急忙在這裡說著。

「這使者很快就來了。」

「使者要來了嗎?好!」

徐雲雁點點頭,隨手揮了揮,打了一個隱蔽的手勢,他那護衛在附近的士卒急忙攻擊的退了出去,隻是剛退出去之後一眨眼功夫在一起聚集的十餘個士卒當中,已經有兩個消失了身影,藉著彆人冇有注意的空檔,翻牆跑了出去,去集合他們的兵馬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和楚州刺史在這閒聊著,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在旁邊聽著,他們相互在這裡吹。

至於徐雲雁?在這裡套著他的話,看看他們這個能讓自己效命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的時候。

不過這楚刺史還不等說出他們主上姓誰名誰,不過也將他知道的沿途很多和他同流合汙的官員都說了差不多的時候,一到風鈴聲響起。

隨著這風鈴聲響起,徐雲雁等人急忙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一個籠罩在黑紗當中頭戴鬥笠徹底遮蔽了身形的人影出現在院落當中。

看到這一道人影,楚陽急忙站了起來,對著徐雲雁開心的說到。

「使者大人到了。」

隨著刺史這麼一說,遠處那一道人影走路房間當中,張嘴就是粗狂的話語。

「你這是做的什麼事情?這幾人又是何人?」

隨著這使者發話了,這刺史急忙在他眼前擺了一個詭異的姿勢。

「使者,這是咱們自家大人呀,難道你不認識嗎?」

這刺史剛說完使者就愣了。

「自家人?」

就在這使者在這裡愣神的時候,這刺史急忙起身從房間當中一個花瓶當中取出了一個禮盒,交到使者手中。

「使者這是上頭給您送來的令牌。」

隨著這刺史一句話之後,這個使者點點頭,接過禮盒,隻是一打開哪裡有什麼令牌,隻是一塊破布,而看到這一塊兒破布徐雲雁撲哧一聲笑了起來,而那使者看著這一塊兒破布和上麵那歪七扭八的字,勃然大怒。

「你敢戲耍於我?」

隨著他這樣說著,這刺史瞬間驚訝。

「怎麼會?這裡麵明明都有玉佩的,劉管家可是說了玉佩就在這裡麵放著呢,是給來拿玉佩的大人的,怎麼會這樣?」

刺史在這裡大吃一驚的時候,這個特使冷哼哼一聲。

「你這飯桶,不知道你所說的劉管家還有那鹽場當中很多人已經被朝廷掌控了嗎?尤其是你楚州城外的寺廟也被一鍋端了。」

聽到這裡這刺史不以為意的說了一聲。

「特使,這有什麼事情?都是自己人的障眼法。」

刺史說著直接一揮手指著徐雲雁身旁那兩個年輕的身影。

不知道怎麼想的,找藉口了,誰叫徐雲雁說過?至於是什麼?

「這是李唐的兩個皇孫,他們身份最貴,就是他們辦的好事,好在我把他們騙到了府邸當中,就等著特使來處置了,現在我就叫人把他們拿下。」

聽到這一句話,李承乾和李承道雖然一進來的時候就在偏遠地方,在那裡吃著零食喝著茶水,可冇有想到這刺史居然如此喪心病狂想要拿下他們。

隨即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看到他「你想判上作亂不成?」

「判上作亂?對!我就判上作亂了又怎麼樣?這個江山你們李家奪得,為什麼我們主上就奪不得?我們主上以前也是當過皇帝的!」

這一下看目標就縮少了很多了。

以前當過皇帝的,正兒八經得民心,有人擁護的,在這李唐奪取江山的時候,的確碰上了那麼幾個,而在這南方最有目標的就是蕭姓。

「你們是蕭家人?」李承道和李承乾震驚了,蹦出這麼一句話之後,這刺史黑黑的笑了一笑。

「冇有想到兩位殿下還不是太笨嘛,不過現在才反應過來,不覺得有點遲了嗎?我們的確是你們口中所說的蕭家人。」

「這一下子事情就一目瞭然了。」

徐雲雁在這裡說了一聲,將懷中的玉佩掏了出來,丟給那一個特使。

「這就是盒子當中的玉佩。」

這一下子刺史和特使都有點兒不甚明白,不過就在特使接觸玉佩的一瞬間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剛明白過來一道寒芒已經架到了他的脖子之上。

徐雲雁出手了。

在徐雲雁的出手之後,這刺史也冇有任何害怕的樣子。

「不要以為你在這裡掌控了局麵控製了特使就能夠為所欲為,這可是在我的刺史府當中,來人!」

隨著楚州刺史一聲大喊,院外衝進來了十幾個穿著隨意的人,這正是徐雲雁留在院落當中那十個護衛。

而看到這十幾個人持著兵器就衝了進來,這個楚州刺史大吃一驚。

「人呢,人到哪裡去了?」

看著他們,這楚州刺史接著在這裡大喊大叫著。

「你們居然敢在楚州城當中胡作非為,想要判上作亂不成?這楚州城當中的唐軍可不是吃乾飯的,輕而易舉就能夠把你們全部消滅在這楚州。」

楚陽又一次在這裡病急亂投醫一般大吼大叫著,而徐雲雁他們確實在這裡哈哈大笑著。

「有意思,你們這準備背叛李唐王朝的傢夥還準備讓我李唐王朝的軍隊消滅我等,實在是異想天開啊!」

就在他這樣說著的時候,又是一些甲冑摩擦的嘩啦啦的聲音傳來,而聽到這聲音楚州刺史開心了。

「來了!我的人來了,現在你們投降還有一條活路,要是在執迷不悟小心將你們就地正法。」

楚州刺史這樣一說,而那特使也趁著徐雲雁愣神的功夫,一手抓向徐雲雁那使著力氣控製住他的手,隻是徐雲雁是何等身手,就算是特使出手,也不過是讓徐雲雁展現他非凡的武力而已。

等到特使被徐雲雁按在地上之後,露出了他正兒八經的身形,哪裡是什麼一個粗狂的漢子?反而是一個嬌滴滴的姑娘。

看到這一個姑娘用看死人一般的眼光看著自己,也徐雲雁有任何憐惜的樣子。

刺史接著說「快投降,不然等到這外麵的軍隊進來,你們就真的冇有活路了。」

特使在身份暴露之後,在這裡說著「放開本公主,居然敢如此欺負本公主,就算是全天下的人,都是你李唐的,可你保不證其中有幾個就是心向我大梁的。」

果然是蕭家的人。

這一下子也讓這件事情水落石出。一切原因都是蕭氏降了李唐之後被李唐斬殺,那忠於南梁的官員在蕭氏一族有人帶領之下做瞭如此龐大的一個組織。

隻是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這刺史在這兒大喊大叫著,指著那些進來的將士喊到。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抓緊把他們都給我抓起來。」

隻是看著衝進來的這些人冇有,這刺史再次定睛一看。

「你們不是楚州的唐軍?」

隨著這一句話之後,這刺史頹廢的蹲在地上。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佩服的看著徐雲雁。

「師父,這一係列的事情冇有想到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三十三章大魚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