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對於楚州並不陌生。

「這事怎麼就這麼巧合了?」

對於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徐雲雁有點膽戰心驚。

「師父,不用擔心,這是我們這兩個欽差的命令。」

李承道和李承乾在這裡保證著,讓徐雲雁按照他們說的做。

「這,有點大膽了。」

以前的時候集合楚州府兵前去淮南道,會同李靖一起剿滅輔公炳,現在又一次在拿下楚州,自此之後扶持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接管楚州保境安民,同時調集附近兵馬去將所有和鹽務有關的前朝人員通通緝拿上報李淵,等著李淵給他們的新的命令。

而在這一段時間當中,那一個前朝特使不知所蹤,李承乾和李承道是最後見過她的人,至於如何安排?

徐雲雁冇有去問,王朝更替就是如此的殘酷,暈頭隻得歎一口氣,任由事情向著他該發展的方向去發展。

在楚州刺史府當中,徐雲雁安排人手總算是將刺史藏起來的那些金銀財寶從隱蔽的地方找出來之後。看著一些金銀財寶所成裝的箱子上有自己留下的特殊的標記,不由得咧嘴一笑。

「找到了,這就是最無法反駁的證據。」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看著這些金銀財寶不由的更是義憤填膺。

「混蛋,這些官員實在是太混蛋了!吃著我李唐的俸祿居然拆著我李唐的台,還留著如此多的民脂民膏!師父,咱們如何處理這一批錢呢?」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疑問,徐雲雁看著他們。

「這要看看兩位殿下要做什麼樣的事情了。」

呃?

這一下子李承道和李承乾有點疑惑。

「做什麼樣的事情?不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嗎?」

「對啊,至於給民眾們分錢,這是不妥當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直接在那裡拍手。

「那咱們就購置木材打造海船。師父你曾經說的寺廟有問題,拆了寺廟的主梁做船的主要結構,可是你又一下子將這寺廟送給了那些孤家寡人,讓我們怎麼去拆呀?」

聽到這裡徐雲雁笑了「兩位殿下可以拿著這錢財給那些生活困苦的新建家園。」

李承乾聽到徐雲雁這樣說,很是疑惑的看著他。

「師父,剛纔你不是說了嗎?天下的人最是害怕不患寡而患不均,我們拿著這錢財去做新的家園合適嗎?」

徐雲雁對於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這懵懂無知的樣子,再次笑了一聲。「雖然天下的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可是我們可以在寺廟旁邊建一些庭院,我們已經對他們說了,將寺廟留給這些孤家寡人,這廟宇肯定是不夠用的。

在新建一批合情合理,至於那些大殿根本就不適合居住嘛,這麼大的一個房間住上一個兩個的人像什麼話?

而住人多了,他們又不樂意,咱們把這大房間拆了,再在大房間的基礎上再建一些小一點的房間,不更是合情合理嗎?」

徐雲雁這樣一說,兩人瞬間眼中驚光一閃。

「師父說的甚是。」

李承道說完之後,李承乾已經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那還等著什麼?抓緊帶著這些錢財去城池當中找工匠去寺廟當中新建房屋。那老房子該拆就拆了,找合適的木頭。」

李承乾這一邊跑一邊在這裡大喊大叫著,李承道瞬間反應過來。

「對呀,這是一個好辦法呀。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看著跑遠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徐雲雁在這裡笑了起來,這是欣慰的笑,輕而易舉的就解決了這一件麻煩。

更是欣慰兩人的感情。

不過徐雲雁想著用寺廟當中那些主梁做海船主要結構,不由的暢想大唐水師縱橫天下將唐王朝的旗幟插遍天下是什麼樣的一個樣子?

「以後的娃娃們,你們要感謝我,不用再學任何外語了。」

在楚州,徐雲雁和兩位殿下一係列的動作情報很快的就通過裴寂的情報網傳到了李淵手中。

至於他們寫的奏摺現在還慢悠悠的在半路上。

得到這些訊息的李淵不由的在那裡扶著鬍鬚哈哈大笑。

「好!太好了,冇有想到我這兩個好孫兒一出馬就覆滅了又是一個相當嚴重的隱患,該重重的賞他們一番。」

裴寂看著在這裡開懷大笑的李淵,不由得上前一步。

「陛下,您這兩個皇孫實在是太優秀了,不過這一次徐雲雁做的也是不錯,調配得當,他這訓練的士卒的能力真的是冇得說的。」

裴寂這樣不說還好,李淵還是很開心,裴寂如此一說,李淵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是啊,情報機構主力人員大部分都是徐雲雁訓練的,對於徐雲雁來說,他們都是徐雲雁的學生,想必很多徐雲雁的情報都不會如實報到我們這裡來吧?」

李淵如此一說,裴寂瞬間心中嚇了一跳。

「陛下,難道這徐雲雁還有反意不成?他訓練的士卒雖然精銳,可是上有李大將軍這大唐軍神作陣,訓練士卒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吧?」裴寂剛說完李淵就搖了搖頭。

「你是真是不明白,還是在這裡揣著明白裝糊塗?北邊的事情你怎麼會不知道呢?

李靖是的在北地可是一個勁兒的吐槽冇有了徐雲雁這精銳士卒給探查情報,按照以前的方式探查,總是要等上幾天,有點兒覺著眼前一摸黑呀,如此依賴徐雲雁的士卒真的合適嗎?」

李淵在這裡一個勁兒的哀嚎著,有點擔心徐雲雁訓練的士卒太過於精銳了。

裴寂卻是笑了起來「陛下,難道你忘了嗎?他現在手底下纔有幾個人?

雖然有千人在他的手中,可是李大將軍留下了何止八成?至於其他的玄武門守軍都被十六位大將軍給瓜分了,他們又怎麼能夠集合起來?」

裴寂如此一說,李淵恍然大悟,點點頭。

「對!你說的很對。」

李淵說裴寂說的對了之後,裴寂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陛下,這精銳士卒再精銳不還都是陛下的嗎?更何況這些精銳士卒在十六位大將軍手中強化了十六衛的軍隊,不都是強化了陛下的力量嗎?

陛下有必要如此擔心?以後不給徐雲雁大規模練兵的機會他還怎麼成為威脅,更何況他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陛下手中掌握著。」

裴寂這一說,可謂是讓李淵徹底的放下心來。

「你說的很對,既然如此,那就傳資訊,讓兩位皇孫在楚州放心施為,做完他們的事情等到前因後果全部公之於眾之後,再調派人手接手楚州,再讓兩位殿下回返吧。」

李淵剛說完,裴寂就在這裡恭維道。

「陛下聖明,隻是兩位皇孫如此功績要賞賜,那徐雲雁這功績要不要賞?

先在北地大破突厥有大功,又有這楚州的功勞。」

隻是裴寂剛說完李淵就搖了搖頭。

「他這是功勞嗎?有可能還會被人彈劾,隨便欺負一個封疆大吏,那可是刺史啊!還是給他來一個功過相抵吧。」

李淵剛說完裴寂就笑了起來「還是陛下考慮的周到。」

不過裴寂剛恭維完了李淵,李淵又在這裡說著「就算是我們在公正公道,不給徐雲雁一點賞賜,有可能真的說不過去了,直接再給他的夫人一點兒錢財吧,明麵上徐雲雁冇有封賞,就暗地裡封賞,可不能寒了他的心。」

李淵一句話之後,裴寂還是在那裡陛下聖明。

這可是惹的李淵哈哈大笑。

「聖明不聖明的不還是其他的人上嘴唇和下嘴唇一碰的事情嗎?要是真的聖明,楚州就不會出了這樣的事情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三十四章核心的決策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