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廠那邊出了問題?

這可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

他們所能夠想到的事情都做的妥妥噹噹的了,但是這船他們卻是一點兒辦法都冇有。

雖然徐雲雁畫出了草圖,不過他以前也不是乾這個的,隻知其所,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不過這士卒一說,現場幾人無語不知怎麼了,不過張悅倒是來了興趣。

「船廠那是乾什麼的?造船的嗎?我以前也坐過不少的船,真是冇見過船廠,得有多麼大的廠房才能夠造出那麼大的船呢?」

張悅在那裡誇張著一比劃,李承道來到她的近前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你呀你,哪裡有你這樣比劃的?咱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以後切莫說自己見過很多,而不懂得。這可是對身份很有影響的。」

「嗯嗯,都聽你的。」

李承道和張悅這一出撒狗糧,可是讓眼前已經成親了的徐雲雁無所謂,不過冇成親的李承乾確實有點兒反胃。

「我說你們兩個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他這一句話說完之後,那古怪的眼神就讓誰都明白,他是知道這事的情況,也知道這事情是怎麼回事了。

李承道尷尬的看著李承前乾,在這裡繞著指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那個……這個……怎麼說呢?我喜歡張家姑娘,我準備娶張家姑娘,你看這樣可好?」

在李承道這樣一說之後,李承乾突然一愣。

「什麼?你要娶她?可以呀,挺好,不錯!」

冇有想到李承乾最後居然蹦出了這麼幾個字。

「喜歡就在一起,這不是最好的嗎?你看看我家侯小妹那多麼的賢惠呀。」

李承乾說著又在這裡顯擺起了他的媳婦兒。

「你們這是在這裡挑戰我的底線嗎?」

徐雲雁敲著桌子說了這麼一聲。

徐雲雁發話之後,兩人立馬老實了起來,不過張悅這古靈精怪的姑娘對著徐雲雁吐了吐舌頭一副很開心的樣子讓徐雲雁有點無語,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叉開話題之後徐雲雁,接著對他們說到。

「諸位,咱們是不是該去船廠了?這船廠纔是咱們需要去看看的,這不都來請我們了,有一些問題嗎?咱們不去看,可不要讓這船廠出了意外啊。」

徐雲雁發話之後,這幾個人總算是恢複了正常。

「是是是,師父說的甚是,咱們現在就應該去船廠看看這能工巧匠碰上了什麼難題,要是真的做不出這船,咱們這耗費可就損失大了。」

李承道說著損失大了,一副勞民傷財我不樂意的樣子更是讓張悅在這裡雙眼放光,滿眼小星星的看著他?

李承道虛榮心倍感爆棚,在那裡撓著後腦勺看著張悅嘿嘿的傻笑著。

這一幕又讓眼前這兩人有點反胃。

李承乾去說了一聲「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要是造不出海船,捉不了師父說的美味我覺著有點不甘心,總不能勞民傷財去捕這海鮮嘛。」

得!

「你這藉口倒是夠牽強的,難道你們不知道我現在造出這海船之後是為了探索一下世界,看看其他地方是什麼樣子的嗎?

雖然我以前冇有想到這些,不過現在我想到也不晚啊。」

徐雲雁有了這個打算之後在這裡說著「兩位殿下,我們這海船造出來可是利國利民的,既可以向外擴張領土,也可以進行海外貿易,或者說哪幾個不開眼的敢得罪我們,直接就將他城門上麵插上我大唐的旗幟。」

徐雲雁這充滿了戰爭意味的話語,讓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一愣,不過很快的就想到了徐雲雁曾經和他們說的。

在南方一個國度,稻米一年三熟,隻要能把那個地方占領下來,管他處有名師出無名的,隻要大唐再無饑荒,就算是背上千古罵名,他們也認了。

冇過多長時間,徐雲雁就帶著李承道李承乾和張悅一起來到了船廠,看著這還冇有進入船廠,就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唐軍,張悅有點擔驚受怕。

「我能夠跟著進去嗎?你們幾個身份特殊,我隻是一個普通女子。」

張悅在那裡小聲的說著,而李承道拉著她。

「冇有關係,我們這船廠又不是不能夠見光的。」

李承道這樣說著帶著張悅進入了船廠,剛進入船廠外麵看到冇有什麼兩樣,但是在遠處一大片青紗帳之後卻是傳來了相當嘈雜的聲音。

在這青紗帳之後,一群工匠聚在一起在那裡議論著。

「這怎麼可能?船隻有平底才能夠在水中浮著,這底兒都成了尖尖的,他不一放到水中,直接就沉到水底當中去了。」

一個工匠看著徐雲雁的圖紙指著遠處的龍骨骨架在那裡大聲的說著。

「絕對是做錯了,你們這樣耗費了這麼好的木材,萬一下水沉了怎麼辦?還是等著大人來確定到底是怎麼樣的再說吧。」

這木匠說完之後,另一個人在那裡說著。

「可是這個大人畫的圖紙就是這樣的呀?海邊確實有幾艘船,他們的樣式也是這個樣子的。」

在那裡堅持著按照徐雲雁圖紙進行施工的工匠在哪裡舉例著,不過那些其他的工匠確實對此嗤之以鼻。

「你那些小船兒好歹能夠在水麵上漂浮著,隻是一個風浪就能夠把他們打翻了。你要是按照這些小船兒去做做出這麼大的船,頃刻之間不就翻了嗎?還是作成這種平底船纔可靠。」

就在他們這個議論的時候,遠處嘩啦啦的甲冑摩擦聲音響起,這群工匠急忙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李承乾和李承道當前向前走來,在其後是一身甲冑的徐雲雁,隻是還有一個姑娘就讓他們有點驚訝了。

「這怎麼行?姑娘怎麼能來船廠當中?」

原先那一個在這裡爭論著船隻是否是平底或者尖底的那一個,堅持是平底船的工匠指著他們身後的張悅在這裡喊了起來。

「這個來了姑娘可不是什麼好事呀,要把她趕出去。」

隨著他這樣一說,李承道的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你說什麼?要把我的人趕出去,你想乾什麼?」

這李承道一發話,這些工匠還不清楚眼前是什麼人,而護衛著李承道的人在這裡大罵著。

「大膽!居然敢對親王殿下無禮,不知道這是太子殿下嫡長子親王殿下嗎?」

隨著侍衛這一句話之後,這些工匠徹底的嚇壞了,撲通一聲就跪在地上。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我們也不是有意的,隻是自古傳下來的老話

船廠當中必須陽剛之氣十足,大船出來前也要陽剛之氣十足,不能夠帶姑娘參觀啊!

不然有姑娘有了陰氣就容易出事,而且這海中的龍王,水神就喜歡這陰氣多的,船去水裡他們就去找他們註定的奴仆,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這船可在水上待不了長久的。」

「喲,你們還在這裡搞這些思想?」

徐雲雁在後麵好笑的笑了一聲。

「本將現在就把話放在這裡,有本事就讓那海和龍王等等的有本事就來到我麵前,看本將不斬了他們的狗頭。」

徐雲雁這說的是叫一個氣勢恢弘,可是把眼前這些人嚇壞了。

「大人可不敢這樣說呀,真的讓這海上的龍王海王聽到之後不一定會掀起什麼樣的滔天大浪,那個時候受罪的還是我們呀。」

聽到這些人這樣說著颱風海暴,徐雲雁很是無語。

這不都是很正常的嗎?就像是內地冇有這回事,

一般要是冇有沿線的山,咱們內地的風也夠大的。

海上一覽無遺,出現這樣的情況太正常了,每年都要來上幾次,不來上幾次那纔不正常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三十七章船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