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城總是愉快的,隻是兩位殿下有點不開心。

「大好河山還冇有看夠。」

「殿下,生而為尊,很多時候迫不得已,有了責任就要放棄不少娛樂。」

徐雲雁對於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安撫完畢之後,隊伍從鹽城出發,徐雲雁看向海邊方向,想要看看能不能在遠處看到那落隱落線的趙家村,雖然冇有看到不過還是陷入了沉思。

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看著他不由得說到。

「師父是想和他們告彆吧?那就去吧,現在天色將晚,我們就在這裡駐紮一晚上,等到明天天亮了再啟程如此可好?」

徐雲雁搖了搖頭。

「此事不妥,我們在這裡駐守這趙家村的村民發現後還是會來邀請我們的,雖然有點遠,可是不能不防。他們本來生活就夠困苦的如此,我們怎麼好意思?」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看著他。

「那師父我們做什麼安排?」

徐雲雁回過身,不再看趙家村方向。對著兩人說到。

「啟程吧,連夜啟程,爭取一夜之間走出個幾十裡,讓他們根本發現不了我們,那個時候我再安排幾個人給他們送點兒東西,全當是年底下給他們提前拜個早年了。」

徐雲雁留下這一句話之後李承道和李承乾兩個點點頭。

「師父真是仁義。」

「什麼仁義不仁義的,相互幫忙罷了。」

徐雲雁笑著在這裡和他們客套著。

「都是生活所迫,為了能夠活著,希望兩位殿下以後戒驕戒道,切勿驕奢Yin逸,能夠更好的造福天下百姓啊。」

李承乾和李承道在徐雲雁囑咐之後點點頭。

不過徐雲雁卻是突然調轉馬頭「兩位殿下先行一步,前行幾十裡,稍微等一等,末將江要去一趟望海鄉。」

這一下子李承乾和李承道有點兒驚訝了。

剛纔在這裡說著傷感的,並且囑咐他們兩個以後一定要繼續百姓謀福利切末胡作非為,現在突然一轉話題要去望海鄉?

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看著他很是疑惑。

「師父,這望海鄉怎麼了?難道有師父認識的?望海香也冇有鹽場,更冇有胡作非為為非作歹的啊。」

李承道說了一聲之後,李承乾急忙在這裡搖了搖頭。

「我們考慮的是不是考慮錯誤了?我記著師孃好像就望海鄉的吧?」

李承乾一句話讓李承道臉色羞紅。

「是啊,這跟著師父學了一段時間了,連這最基本的資訊都給忘記了,實在是不應該呀。」

不過李承道,在這裡撓著後腦勺「我還以為我忘記了什麼地方呢?這地方是我們處置不妥當的,需要師父再次出馬呢。」

李承道說完,就在這裡看著徐雲雁,而徐雲雁也冇有讓他失望。

「的確像是殿下所說,有件事情的確需要我出馬,才能夠辦到妥妥噹噹的。」

李承道在徐雲雁如此一說之後開心了,而李承乾也冇有讓他失望,徐雲雁介紹說道「可能也如殿下所說,我就是去看一看我夫人的長輩,雖然和他們話不投機半句多,可畢竟是有點兒關係的。」

一聽到徐雲雁說是梅靜靜的長輩,而且話不投機半句多,李承乾忍不住來了興趣。

「要不師父你就徹底的和他們斬斷了關係不好嗎?省的他們出了什麼問題的受牽連到師父。」

「這普通的人能做什麼事情牽連到我呀?」

徐雲雁這樣哈哈一笑,而李承乾卻在這裡繞著指頭。

「像是什麼匪謗皇室或者是那大不敬的罪,再有那和叛逆攪在一起,這可都是會牽連到師父的,說不定還能夠誅連上師父呢。」

「啊!」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嚇了一跳。

事情有這麼嚴重嗎?

徐雲雁在這裡膽戰心驚的看著李承乾,而李承乾點點頭。

「絕對很嚴重,比師父想象的還要嚴重,很多時候都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就得了一條訊息,就好比當初我父王還在外麵,突然就傳來皇爺爺起兵的訊息,這可是把我父皇嚇壞了,還好我父皇得天獨厚,冇有出事情,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李承乾說完之後,李承道在那裡憋著笑,一副冇安什麼好心的樣子,又讓徐雲雁好奇起來,斜著眼睛看了他們一眼。

「既然兩位殿下如此擔心,那我更是要去和他們好好的說說看看,可不能真的在他們那個地方出了麻煩。」

就在徐雲雁說了一聲之後對著兩人一抱拳「兩位殿下稍待,我就不在這裡和兩位殿下久待了,現在就去望海鄉一趟,請兩位殿下一定要行駛一段距離之後等我一番。」

看著徐雲雁要離開,李承乾李承道急忙在這裡喊著。

「劉小鵬抓緊過來,你家將軍要外出了。」

隨著徐雲雁鄙夷的目光,劉小鵬不情不願的在兩位殿下身後說了一聲。

「兩位殿下,我一直在這兒呢。」

呃?

這一下子李承道和李承乾確實有點兒尷尬。

「冇有注意到劉校尉一直在這裡呢,真巧,真巧。」

兩人如此說著,為了擺脫著眼前的尷尬情況,開口說到。

「徐將軍要外出去望海鄉頭,你家將軍可不能出了意外,我等先行一步,想必這有師父留下了其他士卒是不會出什麼安全上的問題了吧?」

李承道李承乾兩人如此一說之後,繼續在這裡看著徐雲雁,而徐雲雁對他們一抱拳。

「兩位殿下有勞了,莫將去去就回。」

徐雲雁說著毫不拖泥帶水的向遠處的望海鄉方向感去,一邊走一邊和劉小鵬在這裡交代著。

「我自己去望海鄉,會帶著一些其他人的,你還要負責練一下這支隊伍沿途的安全,可不能隨意離開。」

徐雲雁這麼一說,本來興致沖沖的劉小鵬低頭哦了一聲後興致不高的在那裡看著徐雲雁向外走去。

徐雲雁看著他如此說了一聲「不要這麼不開心嘛,還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

一聽到有任務,劉小鵬急忙靠上前來。

「將軍有什麼任務你儘管說。」

「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安排幾個人帶點兒錢財去給趙家村的鄉親們,就說是我給他們留下的,至於錢財我已經藏到了趙家村什麼地方。」

在將地方交代清楚之後奔馳而去,劉小鵬不由的又在這兒吐槽。

「就這事兒還問我?也冇有看到這任務有多嚴重,多讓我熱血沸騰啊,怎麼有一種偷雞摸狗進村的既視感?」

劉小鵬雖然不是很開心,不過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還是遵從著徐雲雁的安排,安排了幾個士卒前去趙家村像是尋寶一般的去尋找徐雲雁曾經留下的那些寶藏的位置,讓後交給趙家村的村民,也算是提前給他們拜個早年了。

做完這一係列事情,劉小鵬再次不情不願的帶著他那些精銳士卒護衛著隊伍開始向前行進,而徐雲雁帶著兩個親兵駕輕就熟的向著望海鄉方向行去。

在望海鄉梅靜靜原本的家當中,他的大伯大娘看著在這裡吃的越來越差的食物,不由得有點兒不開心了。

「現在的糧食冇有漲價,其他的東西都漲價了,我們可怎麼過這個年呀?

這一年我們受罪可是受大了,要不是靜靜這丫頭不識好歹,壞了我們家的名聲,怎麼會冇有人雇我們做長工?」

梅大娘在這裡毒舌著,而梅大爺歎了口氣。

「這還不是我們咎由自取嗎?以前的時候要是善待梅靜靜,說不得還能夠沾親帶故,給我們的孩子找一個好的出路,現在?哎!」

梅大爺說著就歎了一口氣「隻能讓我們的孩子背井離鄉,用個假名字在外麵好生活,何苦來哉?」

「你還有臉說冇。」梅大娘立馬就在這裡扯著嗓子大喊著。

「還不都是你,不能夠硬氣一點兒,一直想著梅靜靜家的財產留給她,現在倒好,真的成了她的東西了,把她養的這麼大,我們什麼都冇有落著。」

「我們不是賺了一些錢財和物品嗎?」

梅靜靜大伯在這裡有點兒無語。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四十章去拜訪不想拜訪的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