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一行人開始回返。

李承道李承前兩人一左一右跟在徐雲雁身旁,完全冇有任何皇子皇孫的駕駛,反而一副乖寶寶的樣子,聽候著徐雲雁的安排和講解。

在這行進當中徐雲雁不停的指著沿途山川地貌給他們講解如何隱藏伏兵,如何根據這情況安排人偵查。

小到事無钜細,麵麵俱到。

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也是受益良多。

「師父,這些事情不是為將者安排下麵的人考慮的嗎?」

李承乾弱弱的問了這麼一聲「咱們有必要考慮的這麼清楚嗎?」

徐雲雁笑著搖了搖頭。

「為將者安排下麵的人去搜尋,隻是這下麵的人難道就知道這樣的方式嗎?」

給李承乾解釋了這麼一番,李承乾若有所思點點頭,而李承道卻是在這裡問了一句。

「我們都知道這方法是怎麼樣的,那敵人會不會反其道而行之?在我等按照師父所說的樣式去偵查的時候,他們給我們來一個意想不到的攻擊?」

「冇有想到殿下能想到這裡,實在是難能可貴。

所謂兵者詭道也,很多東西都是需要去摸索的,現在隻是知道瞭如何偵查,這就要看一看誰能先發現敵人了。」

徐雲雁說完之後,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在這裡若有所思,不過這兩人思考了冇有多久,徐雲雁止住了馬匹。

「不對,有古怪!樹林當中也太安靜了。」

一片大的樹林,就算是外麵有條路上有行人,可這樹林當中總會傳出一些大自然特有的聲音。

這裡既冇有聽到鳥鳴,也冇有聽到蟲鳴,更冇有看到任何活動的野獸。

徐雲麵色沉重的看著四周的叢林,扭頭又看身後跟著自己不遠的劉小鵬,劉小鵬當即點點頭,揮揮手之後十幾個士卒快速的閃身進入叢林當中,快速的向著前麵衝著去探尋可疑目標。

隻是他們快速的向前推進著,一聲又一聲南方根本就不可能有狼叫聲在樹林當中此起彼伏,這是徐雲雁的人馬,在這裡傳遞著資訊。

而聽到這些狼的嘶吼聲,徐雲雁麵色凝重,他們已經進去很長一段時間了,什麼都冇有發現。

「難道是自己想多了嗎?還是這一片樹林,根本就冇有任何可疑的東西?」

李承乾李承道兩人跟著徐雲雁已經有一段日子了,知道他這個傳遞資訊的嘶吼聲代表著多少意思。

冇有情況?

兩人看著徐雲雁「師父,咱們是不是小題大做了?」

「不對,絕對不可能是小題大做了。」

徐雲雁搖了搖頭「除非這一片樹林是人為種植的,不然不可能是如此的安靜。」

徐雲雁說完之後為了更保險,直接翻身下馬之後示意兩位殿下從馬上下來,重軍成防守隊形,在這裡警惕著。

剛剛做完這一係列動作,兩位殿下有點兒一提心吊膽的時候,徐雲雁看著他們笑了一聲。

「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在保證殿下的安全以後才能繼續行動。」

徐雲雁剛說完,就聽到此起彼伏的狼叫聲超出能支援的範圍之後對著劉小鵬揮揮手,示意他把人都叫回來。

劉小鵬急忙發出一聲更加古怪的野獸的聲音之後,紅著臉在哪裡冇有臉麵看徐雲雁,這個也太丟人了吧?當著人的麵兒在這裡學著豬的叫聲。

就在劉小鵬在這裡羞紅著臉的時候,樹林當中很快就是十餘道身影竄了回來加入這防守的陣型,正是徐雲雁曾經安排出去的那部分精銳士卒。

而在他們返回之後,徐雲雁大手一揮「我們以防守陣行向前推進,快速的離開這片樹林。」

李承道和李承前兩人疑惑的看著他。

「師父,咱們為什麼不能騎著戰馬快速奔馳而過?」

「兩位殿下,事情冇有這麼簡單,要是真的有敵軍埋伏,他們會想方設法困住我們的馬匹繼而給我們造成嚴重的殺傷,而這馬匹還有可能會堵塞道路,為後續行軍帶來太多的麻煩。」

徐雲雁一邊在這裡說著,一邊教導著兩位殿下如何最簡潔快速帶隊通過危險的地方。

隻是剛說到彆的地方,突然一揮手止住了前進的隊伍。

「怎麼了?」

兩位殿下看著上前一步的徐雲雁不明所以,而徐雲雁看著眼前更加寂靜的森林說了一聲。

「他們就在這裡!」

「就在這裡?怎麼會?」

「有比泥土的土腥味兒還大的氣味。」

隨著這一句話語落下,一聲鼓響後一大群頂盔貫甲的唐軍從樹林當中衝了出來。

看到這裡,劉小鵬目瞪口呆,急忙看一下那幾個前去巡視的唐軍士卒。

「你們這群笨蛋,就隻知道從我們的位置向著外麵搜尋?就不知道再向前搜尋搜尋?」

劉小鵬這樣一喊,眼前的士卒低下了頭,一副我們錯了,任由處罰的樣子。

隻是看著他們這個樣子,劉小鵬在這裡很是憤怒。

「犯了錯誤就在這裡低著頭?那現在怎麼辦?現在等死嗎?」

劉小鵬這樣說著,徐雲雁卻是揮了揮手「好了,這唐軍想必也不是那麼好讓咱們發現的,他們如此做不就是為了躲避我們嗎?」

徐雲雁發話之後,劉小鵬在指了指那十個士卒之後向後退了一步。

「還好眼前是唐軍,要是敵人,咱們可就麻煩了。」

「你確定這唐軍就是友軍而不是敵軍嗎?」

徐雲雁在劉小鵬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反問了一句,這一下子劉小鵬瞬間汗如雨下,抽出了腰間的兵器。

「這難道是敵人假扮的?不會吧?」

「他們就是我們的人,冇有看到當前幾個旅帥是以前咱們玄武門的士卒嗎?隻是我記著以前他們都隊正的,現在居然官升一級。」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急忙走上前來。

「師父,這是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咱們的人大意失荊州了。」

徐雲雁說了一聲之後對著眼前方一拱手「前麵是哪位大將軍在這裡?還請出來一見。」

隨著徐雲雁話語落下,一聲鼓響之後隊伍分列兩旁,一員金盔金甲的將軍從這隊伍當中走了出來,正是李神通。

「末將見過李大將軍!」

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雖然是皇孫,不過還是急忙上前給李神通建禮。

「見過叔父!」

李神通也在馬上冇有下來,點點頭。

「不錯,竟然有如此能耐,在樹林當中行進隻是你的士卒就有點太大意了,不要以為天下隻有你這一支強軍可以為所欲為。」

李神通對著徐雲雁說教,徐雲雁急忙點頭稱是。

「大將軍,教訓的是,末將一定接受這一次的教訓老老實實的做事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徐雲雁在這裡保證著,李神通點點頭,

「此次到真是報了上一次長安城外被你擊破之仇了,我這些士卒聽說你在這裡,可是一個一個的咬著牙躲避著,無論怎麼也不能引起你的注意,還好有你的士卒提前在這裡教導讓他們變化了不少,不然我還不一定能夠抓得住你。」

聽到這裡徐雲雁覺著有點兒不妙,忍不住說到。

「那李大將軍要如何處置在下?」

「要不拖下去先打個幾十大板?」

李神通玩味兒的說了這麼一聲,徐雲雁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李大將軍是不是不要如此開玩笑了,真要把末將拖下去打個幾十大板,末將也就不用回京城了,直接在這裡抹了脖子算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上一次我等都被你一個人打敗了,現在你卻在這裡扭捏起來,財不起嗎?」

「並不是,李大將軍難道你就冇有發現你的旁邊有幾個人有點兒眼生嗎?」

徐雲雁一說,咧嘴一笑。

還不能李神通看清楚自己身旁這幾個人是誰,他們已經出手,將腰間的武器架到了李神通的脖頸之上。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四十二章埋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