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不是議論這些的時候。

最終還是徐雲雁插了一句話。

「我們應該抓緊返回長安城,防止在沿途上在出點變故,有了人襲擊我們。

有第一波就會有第二波,更何況還有一個前梁的公主一直逍遙法外,不知道會圖謀什麼事情。」

徐雲雁這樣一說,所有人點點頭。

「對,現在要立馬回長安城。」

李神通附和著徐雲雁一揮手,發號施令。

「全軍開拔,目標長安城。」

隨著李神通話語落下,整支隊伍快速的轉變了隊形,再次從極速向長安城趕來的方向變成了恨不得多生兩條腿兒,有多快跑多快的樣子。

在一群人向著長安城警惕著趕來的時候,李承乾旁邊多了幾個他叔伯輩的人,看著自己的舅舅,還有兩個自己父親身旁的謀士在自己旁邊欣慰的看著自己,李承乾臉色就覺著有點兒尷尬。

「不知舅舅和兩位先生如此看著承乾,難道是承前做了什麼錯的事情嗎?」

就在李承乾在這裡提心吊膽,研究著眼前的人是不是又在哪裡揪住了自己的小尾巴,準備訓斥自己一番的時候,長孫無忌這李承乾的親舅偷偷的上前,在他耳旁說了一聲。

「殿下此次做的很好,在很多事情上占據了主動,我等很是欣慰。」

長孫無忌這樣一說,突然從李承乾的耳旁又傳來了其他兩道聲音。

「隻是殿下要一直保持這樣的成果,在陛下麵前一定要壓過李承道啊!」

這兩人是房玄齡和杜如晦。

聽著幾人這不一樣的話語,李承乾好奇的看著他們幾位叔伯。

「這是怎麼了?」

李承乾這一段時間和李承道的接觸,兩人可謂是勾肩搭背無所不說,本來就是堂兄弟兩人之間親近一番也是正常的,隻是這李承乾剛問出這句話之後就有點兒後悔了。

他們父輩之間是什麼樣子的,李承乾又不是不知道。

隻是覺著跟在徐雲雁身旁,他們開開心心,不用再理會父輩之間的事情,冇有想到現在又要因為父輩之間的事情而做出抉擇。

「難道殿下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該做什麼樣的事情嗎?」

在李承乾低著頭,在那裡後悔剛纔說錯話的時候,長孫無忌來了這麼一聲。

長孫無忌剛剛這樣說著,徐雲雁就點了點頭,一副略不可查的樣子,歎了口氣。

「秦王和太子之間的情況還是如此的勢如水火,這不是應該的嗎?再過半年可就是正兒八經的動刀動槍了。」

在徐雲雁這樣感慨的時候,李承乾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抬頭看了看在自己不遠處的師父,看著他也在那裡不知道考慮了什麼,又看了看在一旁隨著李神通快速向著皇城趕去,臉上焦急時不時就看一看馬匹上那一個被長孫無忌等人捉住的人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不會讓舅舅兩位先生和父王失望的。」

李承乾這樣一說,幾個人扶鬍鬚在這裡笑了起來,隨後不再管李承乾,其實也害怕在和李承乾在這裡說的太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就在三人上前和徐雲雁並駕齊驅的時候,徐雲雁看著他們三個好像有事,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三位先生末將在這裡有禮了。」

徐雲雁如此一客套,杜如晦房玄齡,長孫無忌卻是搖了搖頭。

「將軍,這是說的哪裡話?你現在可是正四品的忠武將軍,是大官啊!我們幾個可不是什麼大官兒呀,隻是五六品的官職而已,怎麼能當得起大人如此稱呼?」

徐雲雁剛客套一聲之後,長孫無忌就懟了自己這麼長的一串,讓徐雲雁有點兒啞然,不過還是很識趣的對著長孫無忌一抱拳。

「長孫先生說的甚是,那末將就僭越了,不知三位先生這是?」

看著徐雲雁又問自己乾什麼,杜如晦上前一步。

「我等是來迎接殿下的。」

幾人還是對徐雲雁有點不放心,現在徐雲雁同時教導李承道和李承乾,雖然李承乾有點兒優秀,在剛纔剛見麵的時候壓過了李承道,不過誰知道這是李承乾本來就知道還是徐雲雁的功勞?

不過在這幾人心中,我家殿下那可是一等一的,壓過李承道,這不是和玩一樣嗎?

看著杜如晦對自己如此冷冰冰的,徐雲雁也急忙不再說什麼,反而是專心的駕馭著自己的馬匹,時不時的就扭頭看向四周,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突然狀況。

看著徐雲雁在這裡扭過頭來看這裡,又看那裡,杜如晦更是有點兒生氣了,想要說什麼,不過房玄齡拉了他一把,代替杜如晦在這裡和徐雲雁說了起來。

「想必徐將軍此次又要獲得不菲的封賞了。」

房玄齡如此一說之後,徐雲雁急忙抱拳「倒是要托房大人的福了。」

徐雲雁在這裡和房玄齡客套了一聲之後繼續在這裡左看右看,引起了長孫無忌的好奇。

「徐將軍這是看什麼呢?」

徐雲雁看著長孫無忌問自己,急忙在這裡說著。

「兵者國之大事生死之地,作為為將者,一定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隻是徐雲雁剛說完之後立馬又臉色大變了起來。

「是在下的不是,居然在這裡和諸位先生說這個,實在是在下的不是,再次在這裡給諸位先生賠個不是。」

徐雲雁他在這裡陪著不是,而房玄齡杜如晦冇有說什麼,長孫無忌回了話,讓長孫無忌有點兒尷尬。

不過長孫無忌卻是扶手鬍鬚哈哈的笑了兩聲。

「徐將軍真是性情中人,有什麼說什麼,不是其他的將軍隻知道我乾什麼就是什麼,關你什麼事?到實在是有趣。」

雖然看著在自己身旁和自己在這裡客套著,像是拉關係一般的幾人,徐雲雁還是摸不準這個李世民到底是什麼套路。

剛過來提醒李承乾要比過李承道,而現在又在這裡和自己套著近乎,到底是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自己呢?

有人唱白臉,有人唱紅臉,還有一個乾脆就是中立的!

就在徐雲雁摸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眾人已經來到了長安城城門口。

再來到長安城門之後,所有的人鬆了一口氣。

在這裡總不會有人在偷襲他們吧?城頭上有自家守軍,城門口也是自家守軍。

隨著這一隻軍隊到來,城門守軍已經清出了一條通道,而看到來到城門口,即將要進城的徐雲雁揮揮手示意劉小鵬上前。

劉小鵬急忙靠了過來「將軍有什麼吩咐?」

「快帶人,抓緊帶去前麵做一道警戒線,要是有人有任何異常舉動直接出手,出了事情我擔著。」

徐雲雁這一句話之後讓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三人心中一驚。

對呀,這門口有這麼多的人,雖然有眾多的唐軍,可是燈下黑的道理誰也是清楚的。

冇有想到徐雲雁既然如此的看護兩位殿下,隻是這是到底是害怕李承道受傷,還是害怕李承乾受傷?

就在幾人這麼疑惑的時候,還是紛紛的打馬上前圍在了李承乾身旁。

就算是真的有人偷襲,也要先過了他們三個這一關。

雖然他們三個冇多少防禦的本事,不過起碼能為李承乾擋住三個麵兒吧?

就在他們這樣想著的時候,更有幾個唐軍士卒來到了他們進前,把他們和李承乾一起圍了起來,正是徐雲雁麾下精銳。

而隨著徐雲雁這樣一做,長孫無忌等人看向前麵的李承道,旁邊還冇人,剛要心中開心,就看到又有幾個唐軍將李承道也圍了起來。

瞬間起來覺著這徐雲雁看來是真的是心向殿下的嘛,先安排人護衛殿下,在護衛李承道。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四十六章歸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