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徐雲雁有點小題大做,不過整支隊伍安安全全的進了城,這就是最終的目的。

等到一行人進城之後,再次沿著朱雀大街,在重軍護衛之下一路向前走了冇有多久,李神通就看著他們說到。

「兩位賢侄,叔叔現在就不能再送你們了,要帶著軍隊回返軍營,剩下的路就隻能依靠你們的護衛和徐將軍的護衛了,一切小心。

至於這一個人,我押送他去大理寺吧,絕對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揪出潛在的威脅。」

在李神通說出這句話之後,現場氣氛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徐雲雁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朝廷是有廷的製度的,哪怕是再有麻煩,再有危險,也不能夠胡作非為,萬一開了這一個頭以後如何處置?

兩路人馬分道揚鑣之後,徐雲雁更是在這裡提心吊膽的看著四周,他麾下士卒以劉小鵬為首在前方開路,徐雲雁在後麵殿後,就這樣保護著兩個殿下,向著皇城走來。

走到皇城總算是安然無恙的進入皇城之後,看著李承乾李承道兩人帶著他們的護衛士卒先去覆命,徐雲雁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咱們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徐雲雁這樣說了一聲之後,劉小鵬疑惑的看著他。

「將軍,難道咱們出點兒事兒纔是應該的,不出點兒事兒不行嗎?」

這一句話可是把徐雲雁噎了一下。

「你這腦袋瓜是怎麼想的?我隻是在這裡感慨一下,我們安全了而已。」

就在徐雲雁這麼說著的時候,劉小鵬烏鴉嘴一般在這裡說著。

「難道進入了皇城就絕對安全嗎?這禁軍士卒來自全天下各地,也不是隻有皇城當中這些皇親貴胄勳貴子弟。」

劉小鵬這一句話說的徐雲雁心中咯噔直跳。

「你呀你,就是在這些事情上給我添堵是吧?」

這麼說了一聲後徐雲雁調轉馬頭,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很長時間冇有回來了,現在已經臨近年關,張燈結綵隨處可見。

劉小鵬看著徐雲雁不管不顧的往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忍不住趕上前來。

「將軍,那我們呢?難道真的就不管這兩位殿下了嗎?」

徐雲雁搖了搖頭。

「非是我等不管,而是進入皇城之後我們鞭長莫及,可不能因為我們和殿下有了交情就能擅闖皇城,那可是去死的事情。」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劉小鵬哦了一句,急忙向後退來護衛著徐雲雁向前行進。

徐雲雁看了他們一眼「你們跟著我乾什麼?既然回了長安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自的親人去吧。」

徐雲雁這麼一說之後立馬又反應過來,尷尬的笑了兩聲。

「你看看我,咱們這都是天涯淪落人,哪裡有什麼親人了?」

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而劉小鵬不讚同徐雲雁的觀點又來拆徐雲雁的台了。

「將軍,你說我們是孤家寡人淪落天涯的,我們認了,可是將軍你在長安城當中可是有家有妻子的。」

徐雲雁聽到劉小鵬說一句話,不由的撓著腦袋。

「剛纔不是和各位兄弟們在這裡議論著為了拉近關係嗎?」

徐雲雁在這裡不論好壞了,這樣一說之後,劉小鵬扭著頭有點兒不樂意,而徐雲雁看著他們尷尬的笑了兩聲。

「先找地方安穩休息吧,諸位都是在玄武門有職務的,先回玄武門,要是想回家的就回家,不想回家的就在京城等到新春佳節,我請諸位到我那簡陋的府邸當中一起吃一頓,喝一頓,如此可好?」

徐雲雁如此一說,總算是讓這群士卒在這裡開心起來,一個勁兒的在徐雲雁麵前說著將軍聖明,我等就等著將軍這一句話了。

這一下子總算是將跟在自己身前的這一眾士卒打發走了,再把他們打發走了之後徐雲雁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總算是冇有了拖後提的人了。」

徐雲雁開心的這樣說完,快速的向著自己的家方向衝來,一邊衝一邊在這裡留意著街道上能夠購買的吃的,等到徐雲雁來到久違的家門口的時候,馬匹之上已經掛滿了大包小包的吃的。

不但有時令小吃,還有一些新春佳節所必須要的糖果瓜子兒等等。

等到徐雲雁看到緊閉的大門走上前來敲了敲門之後,裡麵一句粗曠的聲音響起。

「誰呀?」

聽到這雖然有點兒粗曠,不過卻倍感親切的聲音,徐雲雁鼻子忍不住一酸,在這裡輕聲的說道。

「劉強劉大哥是吧?是我徐雲雁。」

隨著徐雲雁這一句話語落下,原本整齊的步伐瞬間淩亂了起來,像是急著向門口跑一般。

就在這稀裡嘩啦的跑步聲當中,這人影像是激動了不得,居然和著大門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徐雲雁看著這個大門在這撞擊之下濺起了一點塵土,不由得有點驚訝。

這是多麼激動,多麼興奮呀?

隻是就算徐雲雁在這裡想著劉強打開門之後會是如何的激動,如何的感慨自己回來的時候,劉強將門打開,看著站在門外的徐雲雁,劉強也冇有多麼的激動,反而是對著徐雲雁說了一句。

「老爺,你回來了,快快進來,小姐,夫人等的可是望眼欲穿了。」

隨著劉強這一句話,徐雲雁眨巴眨巴眼。

「不應該呀,不是應該我回來之後感覺相當的激動?」

雖然徐雲雁這樣說著,可還是走上前來剛在這裡疑惑著為什麼冇有獲得隆重的歡迎的時候,劉強已經激動的結果了徐雲雁手中的馬韁繩。

看著劉強這五大三粗的漢子抓了兩次,纔將自己手中的馬韁繩抓到自己手中,徐雲雁就知道這不善言辭的漢子是多麼的激動。

徐雲雁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在這一段日子倒是有勞劉強劉大哥了。」

劉強在徐雲雁說說這句話之後直接眼淚順著臉頰就流了下來,誰說威武漢子就不能哭的?

現在雖然在這裡哭的稀裡嘩啦的,可是冇有任何人會說他什麼。

等到徐雲雁和劉強進入院落之後,這門口的動靜也引起了在這裡指揮者薛禮和王二狗張燈結綵的徐雲月的注意。

月兒一扭頭看著從門口進來的一個人。

「哎呀,這是誰呀?居然敢擅自闖到咱們家裡來了?小禮子小狗子給我準備把人趕出去。」

聽到月兒一句話,薛禮和王二狗放下了手中的動作,扭頭看像月兒指著的方向,一看到門口,瞬間兩人驚訝了。

「師兄!」

「老爺!」

隨著這兩人不同的聲音,月兒在這裡大感不快。

「你們兩個還愣著乾嘛?把這一個傢夥給我趕出去,這是我家,不是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隨著月兒這樣一喊,正在屋內收拾東西的梅靜靜從門口探出腦袋,一下子就看到了徐雲雁激動了。

「官人!你可算是回來了。」

梅靜靜說著就在那裡哭了起來,雖然臨近年關不適宜哭泣,不過親人相聚哭一點兒也是說的過去的。

看著月兒還是在這裡不滿,薛禮和王二狗也冇有什麼動作,徐雲雁笑嗬嗬的走上前,從馬路上拿下一個包裹交給月兒。

「月兒看,這是哥哥給你買的好吃的。」

月兒一聽有好吃的,瞬間臉色由陰轉晴。

「是嗎?好吃的?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好吃的,要是真的是好吃的,我就原諒了哥哥,要是是一些不好吃的,哼哼,你就算是有人再給你求情大過年的,我也要把你趕出去。」

「我幾時得罪你這個小祖宗了?」

徐雲雁在這裡無奈的撓著腦袋,看著眼前胡攪蠻纏的月兒,不過這雖然胡攪蠻纏,不過讓自己感覺到了久違的親情,這不就是自己的家嗎?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四十七章進家門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