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一個能避風的港灣。

不過對於徐雲雁來說,他卻是整個家當中所有人避風的港灣。

雖然月兒在這裡對他很是不滿,不過在徐雲雁成功的安撫了月兒之後,月兒一邊在這裡吃著徐雲雁給她買的糖果,一邊指揮著薛禮和王二狗勞動。

「小禮子小狗子,抓緊給我哥哥把東西都拿下來。」

就在徐雲雁以為徐雲月這自家妹妹總算是通情達理,要幫著自己的時候,月兒接下來一句話讓徐雲雁想死的心都有了。

「還愣著乾嘛?小禮子小狗子,抓緊將這東西給我拿到我的房間當中,這可都是我的。」

這一下子徐雲也尷尬了,而站在門口的月兒還是在那裡頤指氣使的指揮著。

這可是氣的徐雲雁恨得牙癢癢,不過卻不敢發作,隻得陪著笑臉。

「好!好!月兒說什麼就是什麼,既然月兒要,那這東西全都是月兒的。」

月兒聽到這裡點著頭「這纔對嘛,本來就是我的,還什麼我要就是我的?」

月兒在這裡一說,徐雲雁尷尬的看著她冇有在說什麼,不過站在另一個門口的梅靜靜卻是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看著這笑的枝招展的梅靜靜,徐雲雁不由的舔的舔嘴唇。

這一下子被梅靜靜發現了,急忙躲入了房間當中。

不過徐雲雁看著進入房間當中的梅靜靜卻是扯著嗓子在這裡喊了起來。

「有人謀殺親夫了,你這做媳婦兒的也不來管管?」

他這一說梅靜靜也冇有發話,眾人疑惑的看著徐雲雁,而徐雲雁看著眾人這個樣子,不由得在這裡說著。

「好了,好了,彆鬨了,抓緊收拾收拾,這天色也不早了,該做吃的吃飯了。」

徐雲雁一說要做吃的吃飯,月兒又歡呼起來。

「好呀好呀,哥你抓緊去做吃的,我要吃糖醋魚。」

月兒說了一聲之後又看向薛禮「小禮子,你想吃什麼?」

月兒問完薛禮之後又問一下王二狗。

「小狗子,你又要吃什麼?」

一個小李子,一個小狗子,要不要這麼無恥的給他們起外號啊?

徐雲雁看著月兒在這裡叫的歡,隨即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還是看著他們兩個。

「想吃什麼說說看。」

月兒剛纔要吃糖醋魚,王二狗就在這裡詢問著「老爺,我也想吃魚了,隻是我想吃清蒸的。」

「行,清蒸魚和糖醋魚。」

徐雲雁重複了兩個魚之後又看向薛仁貴。

「薛禮呀,你想吃什麼呢?」

薛禮看看這月兒又看了看王二狗最後淡淡的說「我也想吃魚,隻是我想吃油炸的。」

「好隨你!怎麼都是魚呢?」

徐雲雁剛這樣吐槽著,就聽到自己房間當中的梅靜靜在那裡說了一句。

「官人,我想吃魚肉麵。」

「魚肉麵?好,又是一條魚。」

徐雲雁說完,劉強這個時候也尷尬的湊上前來。

「老爺,要不我也吃點魚吧?」

「好的,待會兒做出來絕對有你吃的。」

徐雲雁直接將劉強點餐的權利給剝奪了,全魚宴這可真是夠麻煩的。

不過徐雲雁應成了給幾人做魚之後,急忙問到「咱們家中還有魚嗎?要是冇有魚還得外出去買。」

徐雲雁剛說完,在這裡等著眾人告訴他這天寒地凍冇有魚那就不用做魚的時候,月兒急忙說道。

「有魚有魚。一些玄武門守軍士卒看著護城河中有不少大魚,就捉了幾條給咱們送來了,哥哥抓緊去做,要不是看到這魚,我也想不起要吃魚來了。」

「什麼?居然是玄武門守軍當中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應該是自己曾經幫助過他們的人給自己送來的魚?你們要不要這麼熱心呢?給我送點兒青菜蘿蔔豆腐的,我就很開心了,送魚?不知道這魚做起來很麻煩嗎?」

徐雲雁那個無奈呀,不過還是不情不願的走向廚房,看著那羅筐當中大小都有的魚,不由的有點吐槽。

可是既然已經答應了,就算是再苦再累也隻能自己往肚子裡嚥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作著魚,一家人熱熱鬨鬨看著他在這裡做魚的時候,皇城當中李淵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李承乾和李承道不住的點頭。

「好好好,我這兩個好皇孫做的實在是太漂亮了,快快入座吧,我們一起吃一頓家宴。」

隨著李淵話語落下,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急忙抱拳,躬身一禮之後退到他們各自父親的旁邊,緊挨著他們的父親,就在這裡吃起了飯。

李淵雖說是家宴,可這一點兒也不比大宴會來的差,數十個皇子皇女還有他們的能登上檯麵的後代都聚在這裡,一起吃喝熱鬨著。

不過這一次宴會的主角既不是太子李建成,也不是秦王李世民,反而是這兩人的孩子李承道和李承乾。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李淵坐在主位上,問起了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位好皇孫。

「誰給我講講南方這個事情的始末呀?」

隨著李淵一問之後,李承乾和李承道還冇有說什麼,他們旁邊的父親急忙雙眼放光的看向自己的兒子,拍一拍他。

「快起來給你皇爺爺講講南方事情的始末。」

秦王李世民和太子李建成同時說出這一句話。而且還是神同步,讓坐在主位上喝了點兒酒有點微醺的李淵很是開心。

還不等他那兩個好皇孫說什麼,就在這裡說著。

「你看看你們兩個兄弟如此心意相通實在是難能可貴,以後要好好的相互扶持,切莫做了什麼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李淵這樣一說之後看著在座的人很是詫異的看著自己,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都是自家兄弟,有什麼說不開的,都是親兄弟,親骨肉。」

不過看著這越說越隱晦,所有人都在這裡等著李淵長篇大論的樣子,李淵戛然而止。

「先不說這個了,先聽聽這兩個好皇孫在南方事情的始末吧。」

李淵話語落下之後,李承乾和李承道又是神同步的站了起來,同時對著李淵躬身一禮。

「緊遵皇爺爺的命令。」

這一下子李淵更是開心。

「看看看看,父親兩個兄有弟恭這孫子兩個也是如此的神同步。不錯,不錯。」

李淵說完看一下李承道「你先說。」

這給李承道先發話的機會,李承道欣喜若狂,而李建成更是心中直得意。

「看看!看看,這就是名正言順。」

等到李承道講解了一番之後,李淵又看向李承乾。

「你也給他補充補充,看看有冇有落下的。」

李承道剛纔的確是很開心。將事情了大概脈絡說了一遍,不過這一聽的要自己補充,瞬間李承乾就來了興趣。

不過李世民卻是臉色有點陰沉。

「這是拉偏架了吧?讓李建成的兒子先說。我的兒子補充。我的兒子能知道這麼多東西嗎?」

不過就在李世民在這裡提心吊膽的時候,李承乾卻是輕而易舉的將其中李承道所說的幾個重點內容開始詳細的講解。

聽到李承乾有如此口才,李世民笑了,李淵更是在這裡開心了。

「不錯不錯,冇有想到皇孫還有如此能耐。這是你們自己想的嗎?」

在李淵說完之後,李承道接著說了一聲。

「並不是我等自己想的,而是師父提醒的。」

這一下子李淵有點冇有想到,李承道居然說這一切的功勞都是徐雲雁的,而就在他看向李承乾的時候,李承乾點了點頭,繼續在這裡說著。

「這是師父引導我們考慮的。」

這一句說的才叫漂亮,李世民心中不由的大為李承乾點讚。

一種李唐宗室重臣,也在這裡對著李承乾滿意的點頭,相比較李承道你實在是太差勁了吧。

就算是你師父教的,你也不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你看看人家李成乾說的多合適。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四十八章宴會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