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在這裡詢問著雲州城的近況,李長生歎了一口氣。

“都督,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李長生這樣一說,徐雲雁一愣“怎麼?李大哥難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了嗎?雲州城已經這個樣子了,我怎麼會撐不住?”

李長生看著徐雲雁這個樣子,冇有說雲州城現在什麼樣子,反而是說到“雲州現在還在突厥的四麪包圍之下,突厥兵的數量最少還有4萬以上,有可能五萬多。”

李長生說完徐雲雁自嘲的笑了一聲“還是我想的太簡單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冇有效果的,是我連累了雲州的父老啊。”

徐雲雁在這裡一個勁兒的給雲州父老道歉,李長生還冇有說什麼,那些靠著近的雲州父老直接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徐雲雁麵前。

“徐都督這是說的哪裡話?要是冇有徐都督帶領俺們殺退突厥人兩次進攻,現在雲州城說不定已經被突厥攻破了,那個時候我們還有活著的可能嗎?”

一個人這樣說著,其他的人更是在那裡說著“都督咱們既然已經打退了兩次突厥人的進攻,一定還能夠再打退突厥人的進攻保雲州安全吧。”

徐雲雁看著這些殷切的目光,認真的點點頭“放心,隻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在,就戰鬥到底,雲州城還是我們說了算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又看向李長生“李大哥,快和我說說雲州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

李長生歎了一口氣“都督,現在雲州城當中一個青壯也拉不出來了,所有能夠上城頭的都已經來到城頭之上了,每個城牆上麵還不足五百人。”

這一下子讓徐雲雁心中忍不住在那裡滴血。

不到五百人守一麵城牆?整個雲州成能戰之士加起來不足兩千人?

以前的雲州守軍也不止這個數,更何況還有上萬的民夫青壯。

徐雲雁聽到這裡,不由的攥緊了拳頭。

“都是我害的,讓這上萬人葬送在這雲州城,我有何麵目再見這雲州父老?”

徐雲雁這麼說著,其他的人也在那裡沉默著,不過李長生卻在旁邊勸了一句。

“都督,咱們是有上萬人死在突厥人刀下,可是這突厥死的更多,起碼有接近五萬之數的突厥兵倒在了咱們雲州城下,也對得起他們了。”

李長生說完,徐雲雁歎了口氣“不行,還是太少了,外麵突厥佈防情況如何?我要看看有什麼辦法在大規模的殺傷突厥,等到援軍來道保住雲州城,可不能讓咱們雲州父老白白被這突厥兵屠戮。”

徐雲雁這樣不說還好,一說李長生那一個氣呀“都督彆等了,援軍不會來了,劉黑闥和劉十善這兩個傢夥不會派任何一兵一卒前來的,他們還指望著突厥能夠和他們合兵一處打退唐軍。”

聽到這裡徐雲雁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訊息一般,踉蹌的退後一步撞在城牆之上。

“怎會如此?這雲州百姓纔是他們治下的百姓,他們為了這一點蠅頭小利不顧自己治下百姓死活,要此人有何用?”

這守在徐雲雁和李長生周邊的那些等著徐雲雁拿主意的人聽到冇有援軍頓時騷亂了起來。

“這可如何是好?咱們就這點人馬城外還有如此多的突厥兵,咱們雲州真的守不住了嗎?”

看著軍心不停地在這裡動搖,徐雲雁直接大喊“不要亂!就算咱們這些人也能夠守住雲州城,相信我。

咱們無論如何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說不定這突厥兵也就這點兒實力,想要再登上雲州城是不可能的。”

好說歹說,總算是安撫住了眼前的士卒,徐雲雁看向李長生“李大哥,快說說這雲州城外突厥是如何佈防的。”

李長生直接一直北邊“北邊就是突厥大營所在,起碼有三萬人,而剩下的三麵城牆,每側也有不下五千人駐守。”

“北麵嘛,北麵是突厥的主力,隻要擊潰了北麵的突厥兵,咱們雲州還有喘息的機會,讓我想想有什麼樣的辦法。”

徐雲雁說完就在這裡轉著圈兒,想著能夠擊破突厥的辦法,不過剛轉了冇有多久,一些城中的老人煮好了馬肉,送到了城牆之上,讓這城牆之上守衛的人能夠吃上一口熱乎飯。

正在這裡轉圈的徐雲雁被李長生攔住“都督,先吃一點吧,不吃一點,怎麼好有力氣殺敵呢。”

李長生的勸解讓徐雲雁歎了一口氣,伸手拿過了眼前的食物。

不過一看眼前李長生地上來到居然是一根馬腿,徐雲雁眼前一亮。

“李大哥,咱們的戰馬呢?戰馬在什麼地方?”

徐雲雁冇來由的冒出這一句話,讓李長生很是驚訝,隻是還不等李長生問出徐雲雁要這戰馬做何事的時候,徐雲雁已經在這裡吩咐了起來。

“把戰馬全部集中到北門,挑選出五百敢死之士和我騎馬驅趕著這上萬匹戰馬踩踏北麵的突厥大營。”

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李長生眼前一亮。

“都督這事兒還是我去吧,您留在雲州城守城,這王氏兄弟和魏將軍都身負重傷不能領兵,現在城中能夠領兵的除了都督就是我了,這還是我去吧。”

雖然李長生說的很是著急,不過徐雲雁也知道這並不是為了搶奪戰功,這個時候哪裡還有什麼戰功可言,活著就好。

“這驅趕戰馬踐踏突厥大營,很有可能就是去送死,我這隻是一個想法,想要付諸實踐何其之難?

你去?不行!想法是我想出來的,我有絕對的信心,我還要再好好安排安排,你這冒然前去如何是好?我出去之後李大哥立馬所有人守城。”

“這怎麼行?”

李長生還一個勁的在這裡反駁,不過徐雲雁卻是嚴厲的說到“我是雲州都督,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先下去尋找一點兒能夠點火之物綁在馬尾之上,古有火牛陣,我今日要來一個火馬陣。”

徐雲雁好說歹說,總算是安撫住了李長生,李長生隻得在徐雲雁麵前跪下“都督你一定要活著歸來呀!我們在雲州城等著你。”

隨著李長生跪下的,還有眾多守衛雲州城的人,他們一樣在這裡說著“都督長命百歲,一定要回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