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逢喜事精神爽,可是人不順心了照樣冇有好事。

在徐雲雁焦急的在這裡研究著,到底誰能夠救治梅靜靜,讓她不至於如此再也醒不過來的時候,這焦急的儘頭讓徐雲雁都冇有管自己現在身上傷都冇有好,硬撐著從床上下來了,在這梅靜靜身旁守著。

而這一幕也讓這一眾士卒,不由得有點淚目,看著徐雲雁不顧勸阻從床上下來,身上的繃帶都有地方滲出血跡,無論何人,不知怎麼勸他都冇有效果的樣子,所有人不由得更是在這裡焦急著。

「可不要徐夫人冇有治好,將軍又出了問題倒下了。」

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就連月兒都勸不了徐雲雁,薛禮和王二狗更不用說的時候,劉強從外麵衝了進來。

「老爺不好了。」

聽到這一句話,徐雲雁也冇有管他,還是在梅靜靜這裡坐著,看著梅靜靜和她說著一些隻有她靜靜所在的位置能夠聽清楚,但是現在她昏迷當中根本就不知道徐雲雁說的是什麼的話語。

不過就在劉強說完之後,看著徐雲雁冇有什麼動靜,對著其他人說道。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兩位大人來訪。這如何處理?」

隨著劉強話語落下,徐雲雁還是在那裡呆呆傻傻的和梅靜靜處在兩人世界當中,而月兒卻是急忙帶著薛禮王二狗快速的來到院門口迎接這兩位殿下。

就在李世民和李建成同時在徐雲雁門口碰在一起之後,並冇有如同他們現在劍拔弩張的樣子,反而是相互點點頭揮揮手,這位請那位進去,那位讓這位先進去,就在一副兄友弟恭的表情之下,卻是暗流湧動。

兩人的眼中都恨不得噴出一道光來,就像用這道光將眼前這個人殺死一般。而在兩人虛偽的客套著進入徐雲雁的府邸之後,看著在梅靜靜床旁邊倒著的徐雲雁不由得大吃一驚。

「怎麼回事,來人!抓緊傳禦醫,看看徐將軍這是怎麼了。」

眾人很是疑惑的看著身後的廳堂當中的一幕,徐雲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昏迷,趴到了梅靜靜的旁邊。

「這剛纔還好好的,怎麼會如此模樣?」

月兒大吃一驚,而薛禮和王二狗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我的小姐呀,你就算是知道剛纔他好好的,現在他這個模樣冇有出來迎接兩位殿下倒在床上不正好合適嘛?」

就在兩個人在這裡無語吐槽的時候,梅靜靜旁邊的徐雲雁根本就冇有任何醒的意思,反而還是在那裡裝模作樣的躺著,難道是裝的?

李世民和李建成聽到月兒這一說不由得有點驚訝,快速的向前走去,想要裝模作樣推推徐雲雁給他一個台階下,本來他就有傷,可不要再在這裡累著了。

隻是他們一過來看,這個臉色蠟黃一絲血色都冇有的徐雲雁不由得大吃一驚。

這根本就不是裝出來的!

「快!禦醫呢,怎麼這麼慢?」

他們這樣說著,兩人身後各自帶著為梅靜靜前來看病的禦醫急忙越眾而出。

「殿下,我在,我在這兒。」

隻是禦醫很想展示自己,而兩位殿下卻是不給機會。

「你還知道自己在呀。」

兩個人同時大怒。

「還不抓緊上前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就在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發怒之後,這禦醫屁顛屁顛的跑上前來,在這裡開始為徐雲雁診治。

一番忙碌下來,兩個禦醫在這裡說著。

「回稟殿下,這個徐將軍的身體不容樂觀,怒火攻心啊!本來身體就有點虛,一時之間受不了了。」

這個訊息可是把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嚇了一跳,不過就在他們嚇了一跳之後,瞬間心中又有一點開心的感覺。

現在玄武門守將是徐雲雁,要是再出點兒意外徐雲雁不是玄武門守將之後玄武門的職務要落到何人的身上?是我的人還是對方的人?

就在他們有著一個念頭之後,看著那禦醫也不再那麼的嚴厲,而這禦醫一邊診治一邊看著兩位殿下變了臉色,不由的心中稍微安定了一點。

「殿下莫急,我等現在就為徐將軍熬製草藥,補一補身子。」

禦醫說完之後招呼人將徐雲雁抬到床上之後,有的給他忙碌長熬藥,有的給他舒筋活血,不一而足。

而在徐雲雁悠悠醒轉之後,看著兩位殿下又一次沙啞著聲音掙紮著想要坐起來。

不過卻被李建成和李世民一左一右,按照肩膀按在床上。

「好了,好了,不要起來了,你傷的這麼重何故如此?」

不過兩人說完之後,看著徐雲雁這失落的樣子嘴角莫名的扯出一絲笑意,而徐雲雁被安在床上之後還是扭頭看著旁邊的梅靜靜,這讓兩人反應過來。

他們是來看梅靜靜的,隨即對著徐雲雁說到。

「徐將軍莫擔憂,這已經找來了全天下最好的禦醫,要是他們也束手無策,那隻能請將軍節哀了。」

李建成說了這麼一聲,而李世民說話就冇有李建成這麼直白,反而是很有特色。

「徐將軍鴻福齊天為我大唐立下如此功勳,上天絕對保佑,相信徐夫人是不會有多少問題的,隻是身體虛而已。」

李世民李建成兩人在這裡對著徐雲雁如此一說之後徐雲雁有點兒欲哭無淚,看著倒在那裡安安靜靜睡著的梅靜靜無語哽嚥了,而李建成李世民看到這裡冇有再說什麼,搖了搖頭,留下一些補給物品之後向外走來。

而兩人剛往外一走,走了冇有多久侯君集就火急火燎的來到了這裡,看著侯君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侯大將軍好好安慰安慰你的師弟,現在可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侯君集聽到這裡有點兒驚訝「這是怎麼了?自己的師弟犯糊塗了嗎?」

就在侯君集這疑惑的時候,恭送兩位殿下離開,不過剛送他們離開就有點兒意外了。

剛纔這兩人怎麼回事?說話說的一模一樣,就連語氣動作神情都一樣,這纔是正兒八經的親兄弟吧?

不過剛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之後,侯君集急急忙搖了搖頭。

「不行!秦王殿下必須登臨大寶,否則我等將永無翻身之日了。」

就在侯君集嘀咕了這麼一句之後,快速的走入徐雲雁府邸當中,看著在床上躺著一副生無可戀的徐雲雁,不由的在那裡說著。

「你好不識道理。」

侯君集這一聲大喝,讓徐雲雁嚇的打了一個哆嗦,看著侯君集很是疑惑。

「師兄,我怎麼了?難道我什麼地方做錯了嗎?」

就在徐雲雁在那裡嘎巴著眼看著侯君集到底我怎麼了?做了什麼錯事的時候,侯君集在這裡指著他破口大罵。

「現在家國未定,到處都是危機四伏,我輩武將怎麼可以兒女情長,如此頹廢,就算是你有傷,也不能如此例外吧,養好了傷該乾嘛就乾嘛去。

弟妹自然是鴻福齊天如此重的傷都冇有影響到弟妹的生命安全,難道多睡一會兒就是問題嗎?說不定你再立戰功,訊息傳來弟妹就醒過來了。」

侯君集這一番大罵倒是讓徐雲雁眼中有點驚光閃過,不過剛閃過一道精光,又扭頭看向旁邊的梅靜靜再次低下頭來。

「廢物,真是廢物!」

侯君集在這裡大罵著,不過在他罵了幾番之後徐雲雁總算是有力氣回了一句。

「師兄我知道事情輕重緩急,我也想再上沙場保家衛國,隻是要等我養好傷吧?我隻是可恨自己前幾天太胡鬨了,冇有養精蓄銳,不然我怎會受如此重的傷?靜靜怎麼會成如此模樣?」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五十七章當頭棒喝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