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李淵的旨意,五十名唐軍精銳士卒很快的就集合到徐雲雁身旁,看著有劉小鵬帶隊的士卒,徐雲雁直接心中樂開了花。

「不錯不錯,把你們這一幫在玄武門當中跟著我時間最長的老傢夥們都調過來了暫時性的留在這裡起碼也能保證安全吧。」

徐雲雁這樣想著,看著他們點著頭,而這群人看著徐雲雁今天的精氣神都不錯,不由的在這裡感慨著。

「將軍真是鴻福齊天,我輩總算是放心了。」

而在這些人在這裡感慨著的時候,徐雲雁看著他們笑著搖了搖頭。

「並不是我鴻福齊天,而是諸位同樣是洪福齊天。」

「額?」

「我們不懂。」

這一下子,這一群老殺才們有點冇有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看到他們這個興奮的勁兒,根本不去研究這些問題,徐雲雁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

這很正常,這就是把後背能夠放心交付的生死兄弟。

就在一眾老殺纔到來之後,圍的徐雲雁的府邸嚴嚴實實的,徐雲雁看到這裡很是滿意。對著他們說到。

「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希望諸位一定要老老實實妥妥噹噹的,在四周圍著,可不要出現任何的變故啊。」

「是!將軍您隻管吩咐就是,隻要我能能夠做到,絕對不遺餘力的為將軍做的漂漂亮亮的。」

劉小鵬帶頭在這裡保證著,看著他這樣嚴肅認真。

徐雲雁笑著點點頭,一副我就是喜歡這令行禁止的。

在徐雲雁感慨完了之後,還不等他安排任務,就有一個宦官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徐雲雁的府邸當中。

「徐將軍陛下口諭。」

「怎麼又是陛下口諭?」

不過徐雲雁還是立馬跪在地上,在那裡等候著這宦官給自己傳旨。

「陛下有旨,李大將軍勞苦功高正好回京休養一段時間,陛下命徐將軍派出士卒前去接應,聽候李大將軍調遣。」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這位公公,我這麾下就這五十餘名士卒,是陛下剛剛抽調出來的,這在安排他們全體去迎接李大將軍合適嗎?」

徐雲雁這一說,這宦官笑了一聲。

「好叫將軍知道,將軍是玄武門守將,這個玄武門守軍也在將軍這麾下訓練當中經曆了不少,有變強的意思,陛下意思是抽調部分人手前去護衛李大將軍,不但可以操練一番,更是李大將軍是國之柱石,護衛不能少。」

聽到這宦官如此一說,徐雲雁點點頭「知道了,那末將這就去準備。」

隨著徐雲雁一句話之後,看向劉小鵬。

「你還有的說嗎?」這劉小鵬一時之間冇有搞清楚什麼狀況,隻得隨意迎和。

「將軍,我等這不是等你安排嗎?我會有什麼說的?」

徐雲雁看著他「那你是想留下陪著我呢,還是去接我師父李大將軍呢?」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劉小鵬有點尷尬了。

「這一切但凡將軍安排,將軍讓我去接我就去接,將軍讓我在這守著我就在這守著。」

「得!你是毫無底線,毫無原則了。」

徐雲雁半開玩笑的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劉小鵬有點兒尷尬了。

「將軍,我……我這……這一個是您,一個是您的師父,總不能我隨意去選擇吧,隻能這樣,硬著頭皮,哪怕是將軍說我幾聲,也得等著將軍您給安排呀。」

劉小鵬算是說的合情合理,徐雲雁和他在這裡開玩笑。

「既如此,留下二十個士卒,你帶領其他的人在玄武門帶出五百護衛,快速去北地彙合即將南返的我師父的隊伍,一切安全為主在小心謹慎也不為過。」

說了這麼一聲,劉小鵬一抱拳。

「得令!將軍你就瞧好吧,絕對給你做的漂漂亮亮的,不會讓李大將軍找出任何的披露來的。」

劉小鵬這樣一說,徐雲雁安排「快去吧不然還在這裡等著做什麼?」

看著劉小鵬衝了出去,徐雲雁看著自己身旁剩下的這二十個士卒。

「現在就勞煩諸位在這裡守著了。」

劉小鵬一離開,剩下的這二十個士卒急忙保證「謹遵將軍命令。」

不過看著他們徐雲雁又有點兒好奇起來。

「為什麼劉小鵬把你們二十個留下了,帶著其他的人外出了,這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徐雲雁這半開玩笑的一句話說完之後,這二十人當中一個隊正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將軍,還不是因為我等是孤家寡人。」

「呃,難道你們二十個孤家寡人,那三十個都有親事不成?張洪也是這樣?」

「將軍,不是這樣,而是我等冇有什麼親人了,他們還有親人尚在,正在北地,正好接著這個機會能去拜訪一番。」

張洪這樣一說,徐雲雁喔了一聲,上前拍了拍這二十人當中的領頭旅帥的肩膀。

「我說張洪啊,你和張新不是兄弟嗎?怎麼他還能去拜訪人,而你卻冇有辦法去拜訪了?」

張洪那個尷尬呀「對呀,我們是兄弟,隻是我們是結拜兄弟而已。」

張洪在這裡饒著指頭,一副我很受傷的樣子看著徐雲雁。

徐雲雁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後在長安給你找個媳婦,你就正兒八經的有親人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張洪瞬間眼睛放光。「是嗎將軍,那我們就聽將軍的,一定要讓將軍給我們在這個長安找個媳婦兒落戶長安了。」

就在這嘻嘻哈哈嬉鬨當中,徐雲雁不由的又扭頭看向房間,而這張洪看到徐雲雁如此模樣,急忙揮手製止了在這裡準備起鬨要媳婦眾人。

他們都清楚徐雲雁看的地方是徐雲雁的夫人梅靜靜所在的房間,他們在這裡歡呼雀躍,而徐雲雁的媳婦兒冇靜靜就是在這裡躺著冇有任何醒過來的跡象,找不自在麼?不過這幾個月也算是接受了這一個事實,隻要能好好的,早晚會有機會的。

隻得自己給自己打氣。

不久後,後院,徐雲雁扭頭看一下,眼前隻有一種張洪帶來警戒的士卒,直接吩咐。

「我要開始忙活了。」

張洪聽到徐雲雁如此說,不由得上前。

「將軍有需要我們地方嗎?有的話你儘管吩咐,我等就算是笨手笨腳,但總是能為將軍做出將軍需要的物品吧。」

張洪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徐雲雁點了點頭。

「你等有此心就夠了,隻是我這方式到底能不能行還需要我好好研究研究嘗試嘗試。」

徐雲雁隨手打發了一眾士卒之後,在這裡想著硝石製冰倒是挺不錯的,在炎熱的夏季朝廷輕而易舉的超出冰,不但能夠為前天下的人降溫,還能夠有不菲的收入支援。

剛想到開心的,又有點嚴重。

「這會不會是有點兒與民奪利了?以前這些淳樸的勞動人夏季也冇有用冰這一個習慣現在難道他們有了冰就會用嗎?不合適!」

徐雲雁這樣想著「不過為了梅靜靜,我也要做出冰來,隻是這除了做冰還能做什麼呢?」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月兒又端著一碗紅糖水走進了房間。

「哥,給嫂嫂喝下去吧,嫂嫂怎麼也要補一補。」

看著這個紅糖水,徐雲雁一愣。

「對了,紅糖可以提煉成白糖,紅糖已經很貴了,白糖更是貴重,更何況這提取紅糖成白糖的技術也不是多麼的難,那先提取紅糖中的白糖,至於冰現在還不是這麼的溫度高,還有一點機會,先製造出糖之後再做冰吧。」

徐雲雁在院落當中研究紅糖提純白糖這工作也研究的冇有多少時間,冇過幾日總算是將紅糖能夠用自己研究的玩意兒提純成白糖之後徐雲雁那開心呀。

看著這個提純出來的白糖,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自己身後站著的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驚訝的無以附加。

「這個好,怎麼會這麼的白?」

徐雲雁看著兩人一人抓了一點兒就吃了下去大吃一驚。

「我的兩位殿下,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隨意?要這是毒藥,如何是好?」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章李淵注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