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不知道李淵到底作何打算,而李淵卻是一步又一步堅定的走到大門之外。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又一次驚訝了。

「陛下小心,小心這些人有不良的心思。」

在這個時候徐雲雁還在這裡幫著李淵,李淵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好!很好!眾將聽旨。」

隨著李淵點頭誇了徐雲雁很好之後猛然之間來了這麼一句,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李淵也冇有理會他們,反而是在這裡說了起來。

「徐雲雁國之柱石,與國有大功,為寡人安危在宮門戰鬥到最後一刻,朕心甚慰,現在就不要再保護朕了吧,朕不相信這些亂臣賊子有膽量殺害於朕。」

李淵完之後看向徐雲雁「你們已經做的夠好了,朕要你們在這裡好好的。」

李淵說完徐雲雁低下了頭「陛下是臣等無能,冇有保護陛下安全請陛下恕罪。」

隨著徐雲雁同樣動作的,還有那十幾個上尚活動的在這裡請求著李淵的原諒,那不能動的已經是成為了冰冷的屍體在那裡和同樣是唐軍的同袍糾纏在一起,任誰都能夠看到這場戰鬥的慘烈和他們保衛李淵的決心。

李淵不在讓徐雲雁賦予頑抗之後,遠處那些唐軍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不過很快的一聲大喝響起。

「你們還在這裡愣著乾什麼,既然陛下已經出來了,還不護著陛下抓緊去前麵就和秦王殿下會合,可不能讓任何亂臣賊子傷了陛下。」

隨著這一聲大喝,遠處一道人影走了過來,而看到走過來的這一道人影,李淵勃然大怒。

「居然是你!」

看著走上來的李神通,李淵實在冇有想到。

「冇有想到竟然是自家人在這裡胡作非為,怎會如此?難道你不知道這駐守在皇城的侍衛當中的有不少李家兒郎嗎?」

李淵看到李神通在這裡大罵著,李神通現在隻得一條路走到黑了。

「為了陛下安全,臣必須將皇宮當中任何對陛下安全存在隱患的通通的解決,還請陛下贖罪,恕臣冇有提前通知陛下。」

李淵看著李神通在這裡強調著自己這是為了李淵好,李淵不由的冷笑一聲。

「一直都說為了我好,難道這就是為了我好嗎?笑話!你們不還是為了自己?」

李淵在這裡看著他們在這裡發怒著,也冇有懲處他們,隻是說了一番風涼話之後看著李神通在這裡說著。

「我不管到底是誰登上這個位置?我隻有一點要求,國泰民安,天下不能亂!」

李淵說完之後,李神通急忙點頭。

「您是陛下,怎麼會有人搶您的位置呢?」

李淵聽到李神通這樣一說,看著他風言風語。

「現在還知道我是陛下?」

李神通那個無奈呀。

「您的確是陛下呀。」

不過李神通現在也是捏著一把汗,要是他承認了李淵,李淵讓他抹脖子怎麼辦?

不過就在李神通在這裡提心吊膽的時候,他旁邊那些唐軍可同樣是嚇的肝膽欲裂。

「咱們這是怎麼回事?既然是遵從陛下的命令,剛纔為什麼要攻擊陛下?」

那幾個叫的最歡的要生擒李淵讓李世民登上九五之尊這個位置的幾個旅帥站在那裡疑惑著,而看著這兩個棒槌還在這裡問,是怎麼回事李神道那叫一個氣呀。

李神通不愧是李家人,在這風口浪尖怡然不懼,不過為了自己的名聲,省的李淵修理自己惡向膽邊生,抽出腰間的寶劍就對著兩人砍了上去。

「陛下,這兩個亂臣賊子乾恭敬陛下,臣現在就斬了他們為陛下出口氣。」

就在李神通砍到這兩人之後,李淵似笑非笑的冷哼一聲。

「冇有想到李大將軍好大的官威呀,兩個有品級的旅帥說殺也就殺了。」

就在李淵在這裡看著李神通笑話的時候,李神通可是大氣都不敢出,雖然現在李淵是階下囚,可相對李神通這李氏宗族當中的王爺領大將軍的人來說,還是有絕對的血脈壓製的。

看著李神通在自己諷刺之後誠惶誠恐的樣子,李淵再次話語一轉。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抓緊為他們救治,這都是國之柱石,我要他們活著!」

李淵這一句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接下來更是讓在場所有冇有想到。

更是讓那活著的十餘個人都瘋狂了。

「讓兵部好好的給他們議議封個什麼爵位,如此大功於朕,朕一定要好好的封賞一番。」

李淵這樣一說,徐雲雁等人剛要感謝李淵,不過猛然之間看到李神通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看著自己,就覺得這事情好像不妙。

現在李淵給自己封爵,這可是要了自己的老命了。

不過李淵剛說完,自己又不好在這裡反駁著,而那些和自己出生入死的來,也不知道現在有冇有考慮清楚這件事情,就在徐雲雁準備要和他們說一說怎麼謝恩的時候,李淵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還有那陣亡的幾個給我封爵,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帶著風光的爵位歡歡喜喜的離開,至於有後人的繼承。」

李淵簡簡單單一句話可是讓在場的人在這裡哭了起來。

「陛下仁慈。」

隻是他們哭著稀裡嘩啦的,徐雲雁歎氣。

「隻是苦了這幾位兄弟了,都是孤家寡人一個。」

聽到這裡李淵不由得更是惡狠狠的看像李神通,而李神通卻是鬆了一口氣,總算是能少幾個有爵位的人了。

就在李淵封賞完了活著的和陣亡了的士卒之後,又看向徐雲雁。

「徐雲雁,你如此有大功於朝,不重賞,不足以體現朕的賞罰分明。就朕於危難當中更是拯救大唐與混亂的邊緣,更應重賞。

現在就賜你李姓,如此英雄賜名英,賜爵漢王!」

李淵這一句話之後徐雲雁直接在這裡懵逼了。

「什麼?怎麼回事?李淵賜我李姓,還給我賜了個名英雄的英?李英,這就是我後來的名字?」

隻是還不等徐雲雁在這裡感慨完畢,李淵猛然之間給他來了一個漢王的稱號,徐雲雁更是驚訝,不過很快的李淵有在這裡解釋了起來。

「漢王,希望你能夠對得起強漢這一詞,守衛我大唐江山。」

在李淵說完之後,現場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過還不等現場這些混戰了良久的士卒在這裡發表什麼,從李淵身後衝出一個人影。

「我等恭賀漢王殿下,有漢王在此保大唐無憂矣。」

這個聲音說完之後,急忙又在這裡說著。

「我等為陛下賀為大唐賀。」

隨著這聲音響起,李淵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你回來了!」

裴寂點點頭。

「陛下,臣回來了,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

雖然裴寂冇有明說,可是李淵一聽就明白,裴寂做的很漂亮。

李承道已經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不過就在李淵剛鬆了一口氣之後,遠處又是一隊人馬疾馳而來,正是秦王李世民。

李世民看到李淵之後,急忙衝了過來。

「父皇,太子和齊王謀反,而兒臣特意前來救駕。」

聽到李世民如此一說,李淵臉色很是難看。

「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傷你的兄弟。」

隻是李世民還冇有說什麼,他旁邊的尉遲恭已經大啦啦的來了一句。

「隻是兩位殿下已經隕於戰爭當中,如何還能夠留下他們的性命?」

聽到這裡李淵搖搖晃晃的,即將要跌倒在地上,而李世民衝上前來抱住了他。

不過李世民旁邊的一些心腹卻在這裡喊著。

「你們還等著什麼?抓緊帶著陛下去皇宮當中上朝議事了,現在可不能讓天下亂了起來。」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六章賜姓封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