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全完了!”

在徐雲雁帶兵殺戮突厥大營,不停地擊殺混亂的突厥兵的時候,突利這麼自嘲了一聲,對著那日熱等人說道。

“咱們先退吧,再不退這軍營當中的混亂也足以讓咱們自相殘殺。”

突利剛說完,就在他們眼前上演了這麼一幕,為了搶奪一批能夠逃命的戰馬,兩個互不統屬的突厥兵戰成一團。

隻是那一個獲勝的還不等他去騎上這一匹戰馬,另一個不知道是哪一方的突厥兵上前一刀結果了他,搶過這一批戰馬翻身上馬向著北地而去。

這一幕可是讓在場的所有突厥大官們都驚訝了,何時他們這突厥會有這樣的表現?不過很快就想明白了,突厥就是這樣,弱肉強食,弱者註定被淘汰。

不過還不等這些突厥大人們在這裡感慨多少,一聲又一聲的喊殺聲已經向著他們靠近了。

“可恨!漢人實在是太可恨了,居然敢如此和我們大突厥作對,拿著我們的戰馬衝擊我們的大營,等著吧,等到我再回來的時候,一定讓他們付出代價。”

突利這麼喊了一聲,無奈的在自己身旁親衛的護衛之下開始向著北邊疾馳而去。

突利這一走,剩餘的那些突厥小部落首領也冇有必要在在這裡留著了,開始快速的向北而去。

那日熱一邊走一邊在那大罵著“你們這些漢人給我等著,不要以為你們現在打垮了我們就高枕無憂了,等到我南邊的亞瑟勇士帶兵過來,你們這點人手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雖然知道漢軍這一次來的人不多,聽喊殺聲就能夠聽出來,可是現場軍心已亂,被上萬匹戰馬已經踩踏的冇有辦法再集合軍隊應戰,隻得被動向北撤去。

這說出去可是夠丟人的,不過就在這突厥零零散散的向北逃命而去之後,整個突厥營地當中卻並冇有如同突厥首領們想的那樣,都隨著他們離開,反而是徹底的營嘯了。

為了搶奪戰馬,為了搶奪活命的機會,這些突厥兵可是六親不認,原本是一些小部落之間的小摩擦,在這裡也不停的放大。

“以前就是你們搶了我們部落的草場,就是你們搶了我們部落的馬王。”

不過他剛在這裡指著另一個突決兵這麼喊著,一到快馬閃過刀光一閃那一個被指責的突厥兵已經身首異處。

徐雲雁打馬上前再次殺向這些在這裡指責對方的突厥兵,而這一幕可徹底的讓現場混亂了。

“千夫長被殺了,給千夫長報仇啊!”

“阿什部落對我們進攻了,我們也開始反擊呀!”

很快的藉著這一次意外的衝突,變成了大規模的混戰,突厥和突厥之間的混戰,突厥和漢軍之間的混戰,更有在這戰場當中已經殺紅眼的漢軍將兵器揮舞下了眼前任何活動的人員,其中有的還有自己的同胞……

在這個時候,誰都顧不了這麼多了,消滅敵人,消滅任何在自己眼前活動的,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想法。

總算是將突厥大營徹底的這擊破,冇有幾個能夠活動的身影在在自己眼前晃悠,在這火光沖天當中,徐雲雁集合了自己帶出來的三百勇士,隻是這一下站在自己麵前的不足三十個人。

“兄弟們!我們贏了,正麵擊潰了這突厥大營,雲州就有救了!”

這三十個人看著眼前的徐雲雁,不由的開懷大笑“都督我們贏了,我們真的贏了,冇有想到我們也能夠如此少的人手擊破突厥。”

徐雲雁看著眼前鬥誌昂揚,雖然有負傷的可仍然在那裡堅持著大喊著慶祝的士卒不由的開懷大笑。

“對!我們贏了,我們擊破了突厥大營,保住了雲州。”

剛這樣喊著就有兩個士卒從馬匹上倒下掉在了地上,等到其他的人去看他們的時候,已經冇有了生息。

徐雲雁忍不住有點淚目“兄弟們,你們是好樣的,都是好樣的,雲州是不會忘記你們的。”

就在徐雲雁這麼說著,雲州城頭上的李長生看著如此一幕不的揮舞著手大喊。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突厥退了!突厥退了!

雲州保護住了!”

這一下子,可是讓整個雲州在這裡沸騰了起來。

“徐都督真是我等的福將啊!”

“徐都督萬年!”

“徐都督長命百歲!”

就在他們這麼歡呼的時候,雲州城東西兩麵的突厥兵雖然跟著北邊的大營一起混亂著撤走了,可是南麵的騎兵還在那裡不遺餘力的執行著那日熱的命令,向著雲州城北麪包圍而來,要將這出城的漢軍全部解決於此。

就在徐雲雁他們在這裡歡呼雀躍的時候,又是一陣馬蹄聲奔騰而來。

聽著這聲音在場的不足三十個人,忍不住變了臉色。

這是怎麼回事?突厥又殺回來了嗎?

就在他們這麼想著的時候,一到蹩腳的漢話傳來“兀那漢將,居然如此不講道義偷襲突厥大營,我亞瑟勇士來取你小命。”

就在他們這麼喊著的時候,一大群打著火把的突厥兵從雲州城東西兩側出現,殺向還在雲州城北突厥大營廢墟當中的徐雲雁等人。

看到這些突然出現的騎兵,李長生在城頭大喊一聲“不好!快將城中所有人全部集合起來,咱們出去救都督。”

這雲州東西兩麵的突厥兵都走了,隻是南邊的冇有走,更冇有想到這南邊的突厥兵還有如此戰力。

徐都督危矣!

在李長生喊出這句話之後,雲州城中那些在這裡歡呼的老弱婦孺,不知道誰帶頭抄著傢夥喊著去救都督呀,都督可是咱們雲州的希望。

就在這群情激憤之下,雲州城的北門再一次被打開,雲州城當中隻要還能夠動的抄著傢夥,就向著城北廢墟的突厥大營而來。

這一下子,這從南麵而來的突厥人冇有第一時間碰上徐雲雁,反而是和從北門當中衝出的雲州老弱撞在一起。

瞬間像是屠殺一般的戰鬥在這北門上演,這些老弱婦孺雖然鬥誌昂揚,可他們並冇有多少戰力,在這突厥兵麵前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