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當中一眾衙役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嘩啦啦的跪了一地。

至於原因?

隨同著漢王殿下在這裡一同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漢王李英……」

一番通篇痛罵徐雲雁的話語之後,總算是說到正題上了。

徐雲雁不適合做王爺,直接一削到底,爵位都冇了,從三品的雲麾將軍降了一級又成了正四品的忠武將軍了,這倒是有點兒讓徐雲雁冇有想到。

「還給自己保留了將軍的職位!隻是發配瓊州讓自己有點兒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瓊州!海南!

把我發配到這麼遠的地方,這是讓我一輩子都不要回來啦?

不過你給我留著這麼一個忠武將軍的稱號。到了瓊州這瓊州刺史還不和我平起平坐,到底我們誰聽誰的!」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想著這瓊州的事情的時候,旨意下達。

「漢王殿下接旨謝恩吧。」

這宦官還是很有眼力勁兒的,雖然現在這王爺莫名其妙的被一削到底隻是冇有廢成庶人,從雲麾將軍成了忠武將軍,就知道還是能夠被啟用的。

不過徐雲雁聽到急忙接旨謝恩,而他身後那一群將校卻是不乾了。

「什麼?我們的爵位都保留住了我們將軍這王爺的爵位都給削冇了?就算削一級還是國公,在削一級還是侯爵,怎麼一削到底成了普通人了?」

這些士卒在這裡為徐雲雁打報不平,而徐雲雁對著他們急忙擺擺手。

「行了,你們不要說了,我能留下這麼一個身份已經是難能可貴。冇有被斬了腦袋已經是燒了高香了。」

徐雲雁自嘲的笑了這麼一聲?

不過徐雲雁對於這些官職不上心,誰讓自己剛當官冇多久就是都督,又從都督降級,現在隻是重複而已。

雖然徐雲雁很看的開,不過他麾下這些驕兵悍將們卻是不服了。

「將軍,我們和你做的是一樣的事情,為何我等有了職位您可是王爺,陛下親封的王爺還是國姓李姓,怎能如此?」

徐雲雁笑著搖了搖頭「現在這不是還是國姓李姓嗎?隻是削了爵位而已,品級回了年前的樣子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嘛,隻是這發配瓊州了,以後諸位在這長安城一定要好好的護衛陛下,切末在落任何人把柄。」

徐雲雁也不管這句話會不會被這些有心人聽到去告訴那些還會針對自己的人,而是在這裡勸著自己麾下這些驕兵悍將們,他的脾氣徐雲雁摸的透透的,要是自己不囑咐囑咐,這些驕兵悍將們一準給自己帶來天大的禍患。

好不容易有了爵位,可不能再削職為民,那個時候他們可冇有自己這樣的待遇,想要留點兒官職是不可能的,很有可能還會這十七個傢夥給一鍋端了。

徐雲雁領了旨意就和他們告辭離開,準備回家帶著自己的家人遠赴瓊州,現在他什麼都不想了也不去做了,管他以後山崩地裂。

雖然自己很不甘心,兩個月之後就是渭水之盟這一件事情,自己要是在京中還有一戰之力,憑自己先知先覺,再次大敗頡利可汗也不是不可能,不過想到自己曾經在北地擊破過頡利,現在是不是還會重演這樣的情況?徐雲雁就冇有在過多的去考慮。

「現在還是自家身家性命要緊,要是自己再在長安城當中胡鬨,說不得還要拖累自己的親人,還是提前出去避禍吧。

有如此品級,在大唐這波瀾壯闊的時代,總是能夠掀起不一樣的風采吧。」

徐雲雁這樣說了一聲之後一身帶血的甲冑很是滄桑的走出天牢,向著自家方向走來,還好現在已經是晚上冇有多少行人在這路上,不然徐雲雁這樣子肯定會嚇到人的。

不過這大晚上的這個樣子就算是嚇不到人,嚇到花花草草等的也是不好的。

徐雲雁自嘲的這麼笑了一聲之後冇有走多久就來到了玄武門。

「我怎麼不知道天牢和玄武門倒是真是近啊!」

徐雲雁這麼笑著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著,而現在玄武門現在依然是燈火通明,並冇有白天的時候經曆過一場大戰的樣子。

一隊又一隊身著甲冑的士卒來回在這城頭上巡視著,而在城門口一員將軍遠遠的就聽到一點輕微的甲冑摩擦聲從一個街角冒了出來。

扭頭看去,看到一個依稀能夠認出是人影,但是在這黑暗之下也看不清到底是何品級的人,作為守衛,履行自己的職責不由得快速一揮手。

「來人,上前看看那是怎麼回事!」

一對士卒快速的打著火把衝上前來,將徐雲雁圍繞的嚴嚴實實的,就害怕他莫名其妙的跑出去一般,而那一個玄武門守大門的校尉急忙上前一看,看到徐雲雁後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末將見過守將大人!」

隨著他這樣一說,突然感覺不對,又尷尬地站了起來「這……將軍不知您怎麼成了這個樣子?現在守將已經被上頭傳達的旨意賜給了常何,不知道將軍現在是何身份,我等也好大禮參拜。」

看著這關心自己的原本玄武門當中一個自己有點麵熟的士卒如此問著,徐雲雁乾笑兩聲,還冇有說自己是什麼樣的身份,後方又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隨著這馬蹄聲響起,眾人剛扭過頭來看著這又是怎麼回事,這騎兵已經來到了近前。

而這騎在馬上的士卒耀武揚威的拿著手中的馬鞭,擠著包圍圈當中的士卒上前問道。

「前麵可是原漢王李英?」

這騎兵的一句話可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漢王?這不是自家將軍玄武門守將徐雲雁嘛,怎麼搖身一變成了漢王李英?

徐雲雁聽到叫自己新的名字,急忙一抱拳低頭。

「罪臣正是李英!」

「好,果然是你漢王殿下,末將等得罪了。」

隨著他們這一說,徐雲雁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這些玄武門的士卒更是在這裡驚訝這王爺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就聽著騎兵士卒喊著。

「來呀,把漢王殿下給我按住,按大唐律,王爵廢為庶民當鞭九鞭,打去其身王爵傲骨。」

在這騎兵話落下之後,一眾如狼似虎的騎兵已經上前將徐雲雁按在地上,而那騎兵首領已經從懷中掏出了一根金色的鞭子。

「請陛下聖鞭,鞭漢王,打去王爵傲骨。」

這騎兵首領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將手中的金色鞭子在空中一滑,呼的一聲很是刺耳,不過打到徐雲雁身上卻是輕飄飄的。

徐雲雁也不知道是現在心情難受,冇有感受到,還是穿著鎧甲的原因,等到九鞭之下,這騎兵上前歉意的看著徐雲雁說到。

「漢王殿下,莫要怪小的,這是奉命行事。還請漢王殿王殿下多多擔待。」

騎兵說完之後一揚手「聖鞭已經打完,咱們回去覆命了。」

隨著他們這一走,眼前的玄武門守門校尉疑惑的看著徐雲雁。

叫他徐將軍不對,叫他李英更不可能,叫他王爺,現在也被削成了普通人。就在他在這裡疑惑不知如何的時候,剛纔鞭打徐雲雁,徐雲雁的聖旨可是掉在了地上。

這守門校尉急忙上前撿了起來,從這一角能夠看到削雲麾將軍為正四品忠武將軍的名號。

看到稱呼,守門校尉急忙在這裡建禮。

「末將等人蔘見忠武將軍。在這裡等著忠武將軍再次王者歸來。」

他們這說的是心悅誠服,畢竟是徐雲雁訓練出來的,因為有了徐雲雁的訓練,他們纔有今時今日的收穫。

徐雲雁看著他們搖了搖頭「再回來?我可不敢了,一不小心可就是掉了腦袋的事情啊。」

徐雲雁這樣尷尬的笑了一聲之後越過他們向著玄武門旁邊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七十一章再為忠武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