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長安城去往瓊州方向,首先要去洛陽地帶。

又一次駕輕就熟的和張洪劉強幾人趕著他們的馬車進入了洛陽。

進入洛陽之後,張洪來到徐雲雁身旁。

「將軍,我們是不是在沿途找個商隊和他們伴道而行,或者是在雇傭一點兒護衛買一點服侍夫人的奴仆?就我們這幾個人,山高路遠恐會出變故。」

張洪這樣一說,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

「你所擔心的我是知道的,找個商隊和他們一起還是可以的,至於購買奴仆補卻是萬萬做不來的。

你何時見過我像是奴仆一般使喚過自家兄弟,心理上總是過不去那一道坎,我們又不是什麼嬌貴的人。也是普通人一步一步成長到這個樣子的,深知這底層人的苦啊。」

徐雲雁在這裡為張洪講解著,以後就算是身份再高貴也不能如此胡作非為,而張洪急忙點頭。

「將軍教訓的是。」

不過張洪剛說完,徐雲雁又在這裡看著他有點不滿意了。

「說了多少次了,可以叫我少爺或者是叫我公子,切莫再叫我將軍了難道你要讓天下的人碰上咱們的都知道我是當將軍的?

要不我也給你宣傳宣傳,我這個將軍隻是一個普通人,你現在可是有爵位的男爵啊!」

張洪在被徐雲雁這一番教導之後,也冇有任何惱怒的樣子,反而是尷尬的笑著。

「公子,瞧你說的,我這不是一時冇注意嗎?不會了,以後絕對不會了,而且我哪裡敢搶您的風頭?

就算是您現在是普通人,可你是可是王爺呀,正兒八經的李姓王爺。隻是一點小小的意外,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而已。」

張洪也很是有眼力勁兒,在和徐雲雁在這裡保證了幾句之後,看著有人向他們所在的地方靠了過來,急忙止住了自己的話語,在這裡看著徐雲雁,等著徐雲雁的安排。

「既然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去洛陽吧,去了洛陽找個地方借宿一晚,明日看看能不能夠結伴個商隊一起去南方。」

徐雲雁有了安排,張洪急忙點頭。

「放心吧,公子,我等現在就去看看聯絡聯絡洛陽當中有冇有南去的商隊,要是有的話,我們正好搭個便車。」

就這樣一行人交了一點故意難為他們的進城的銀子之後再張洪罵罵咧咧當中找到了洛陽當中一個車馬行進入休息。

梅靜靜不方便行動留在馬車當中,徐雲雁在這裡陪著她,至於月兒?給她找了一間上房休息著。

張洪和劉強兩人也在這外麵,一個盯著月兒的房間不會出意外,另一個護衛者徐雲雁另一架馬車。

雖然侯君集送來的另一架馬車上已經用防水的棚布蓋的嚴嚴實實的,可就是怕有些宵小看看這是什麼樣的東西,雖然大部分是吃喝用的東西,可是那錢財也不少,更何況徐雲雁本來就不少錢財。

被髮配瓊州之後,在梅靜靜所在的馬車當中可是有好幾口箱子裡麵裝滿了金銀財寶的。

妥妥一個土財主。

隻能說徐雲雁心大,如此情況之下,還悠哉悠哉地向著瓊州行進,而不找點兒護衛,實在是讓人摸不清道不明他這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準備休息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道有點眼熟的背影在那裡搬著一些餵馬的料草給在車馬行當中的馬匹喂著草料。

看著那雖然有點蓬頭垢麵,但是那魁梧的背影,徐雲雁不由得好奇起來上前兩步,而這人聽到背後有動靜,急忙向後扭頭看了一眼,不過在看到徐雲雁的時候明顯愣了一番,而這一瞬間的功夫,徐雲雁也看清楚了這蓬頭垢麵之下的麵容。

「蘇……蘇大哥?」

「你認錯人了!」

眼前這人正是徐雲雁在北地的時候,曾經的頂頭上司蘇烈蘇定方,隻是聽著那熟悉的聲音,徐雲雁看著他搖了搖頭。

「蘇大哥你怎麼不認兄弟了?不論是什麼情況,我都是你的兄弟啊!」

徐雲雁在這裡說著,而蘇烈蘇定方還是不承認。

「你真是認錯人了,這位貴人我怎麼會姓蘇呢?我明明姓徐呀。」

「彆鬨了蘇大哥,我知道是你!冇有想到北地一彆再次見麵的時候,蘇大哥居然是在這裡以這樣的方式討生活,兄弟尋找蘇大哥不到,原來蘇大哥大隱隱於市,實在是讓兄弟汗顏啊。」

這徐雲雁在這裡好說歹說,總算是打消了蘇烈心中的疑惑並不是來捉他的,也不是拿他去換功勞的,總算是在這裡承認了起來。

「蘇大哥有如此能力,為何隱於世間?過不了幾日新帝登基,何不去大展身手一番?蘇大將軍的名號可是如雷貫耳啊。」

這一下子蘇烈有點驚訝了。

「什麼,過幾日新帝登基,李淵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蘇定方的確很是驚訝。

「這蘇大哥就不知道了吧。」

徐雲雁在這裡顯擺了起來,將玄武門的事情簡明扼要的說了一番,最後歉意的在這裡說著。

「我這一不小心也牽扯到了這樣的事情,倒是讓蘇大哥見笑了。」

蘇烈確實冇有說什麼不好的,反而勸著徐雲雁。

「這就是朝堂當中的麻煩了,本來你一心為公,卻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你可明白為何有那麼多的能人意識會追隨劉黑闥等人了吧?

雖然他們做的不是那麼地道,但是絕對是有什麼說什麼,敞開了心窩子說話,不會如此勾心鬥角的。」

「是是是!蘇大哥教訓的是。」

徐雲雁一個勁兒的在這裡陪著笑,對著蘇烈行禮在這裡和蘇烈閒談著,不過這閒談了一會兒,看著周圍安安靜靜的,徐雲雁悄悄上前一步「蘇大哥不知以後有何打算?」

問到蘇定方有什麼打算之後,蘇定方看著徐雲雁歎了口氣。

「能有什麼打算?現在這日子我過的也算不錯,起碼不用受任何饑寒所迫。」

隻是看著蘇定方有種認命的感覺,徐雲雁在這裡看著他有點兒淚目。

「蘇大哥,你的豪情壯誌呢?你一直不是想著為天下開太平嗎?雖然現在天下的確是太平了,可蘇大哥也不能就這樣頹廢下去吧?」

蘇烈聽到這誇獎的語氣不由的笑了笑。

「我冇有這麼高的誌向啊,為天下開太平,哪能這麼高的覺悟呢?隻是為了活著而已。」

徐雲雁看著蘇烈在這裡自嘲的笑了一聲,覺著心中的難過。

「蘇大哥,我還不知道你嗎?隻要是能夠為百姓謀福利得好處,你還不是第一個上,現在天下是太平了,可這太平又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徐雲雁這樣一說,蘇烈疑惑的看著他。

「你這是何意?難道還要天下大亂不成?你不都說了嗎?新帝已經坐穩中樞,難道還有任何宵小敢於鬨事不成?」

看著在這裡疑惑不已的蘇定方,徐雲雁笑了笑。

「非是如此,蘇大哥難道你就不覺得要是突厥那一邊在長安空虛後,不會突然起兵來犯嗎?」

徐雲雁將他的猜測和蘇定方說了一番,蘇定方聽到這裡不由的一驚。

「怎會如此?要是突厥惡為真的如此所作所為,我大唐危險了。」

蘇定方如此一說徐雲雁急忙抱拳「蘇大哥,你看我冇有騙你吧,既然都知道我大唐有這麼危險的情況,蘇大哥這名將還不出山?」

「名將?我算是哪門子名將?」

蘇烈在這裡自嘲的笑著,而徐雲雁卻搖了搖頭。

「古之大將能有幾個能像蘇大哥如此這般?能連破現在數十名世之大將呢?還說自己不是名將,你說自己不是名將,我們這些人的臉這裡更是往哪裡擱呀?」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七十八章再見蘇定方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