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在這裡一個勁兒的鼓動著蘇烈蘇定方出山,在現身為一個大將軍該有的榮光。

蘇烈卻是在這裡推辭著。

「我如何能夠出山?不說其他的,就是我擊破解決的那些唐軍將校們,難道他們的父輩,兄弟,親朋好友會放過我嗎?」

「原來蘇大哥在這裡擔心這樣的事情啊,難道你忘了嗎?我可是解決了一個親王李道玄的。」

徐雲雁這樣自嘲的一笑,蘇定方不由得也哈哈大笑起來。

「對啊!有你這個先見之明我怎麼就這麼著相了?是為兄糊塗了。」

就在蘇定方在這裡誠懇的給徐雲雁道歉的時候,徐雲雁笑咪咪的靠著他的身旁對他說了一聲。

「蘇大哥其實還有一件事,我冇有跟你說。」

「還有什麼事?」

蘇烈很是好奇。

「我現在不叫徐雲雁了。」

蘇定方一副果然如此。

你要是還叫徐雲雁,你做的這樣的事情,難道這李唐會放過你的表情看著他。

看著蘇定方像是理解錯了自己的意思,徐雲雁急忙在這裡說了起來了。

「蘇大哥,我現在是李淵陛下賜的國姓,李姓了,單名也是李淵陛下所賜,名英。我現在是李英。」

「什麼!」

這一下子蘇定方驚訝了。

「等等,你讓我捋捋,你是國姓李姓,真的假的?你這是什麼情況?你可是擊殺了唐軍宗室大將李道玄呢。」

「蘇大哥,難道這事兒彆人不清楚,難道你還不清楚嗎?他是為國死節自殺殉國的,可不是我把它解決的。」

「一樣一樣都一樣,要是你不把他包圍住,他怎麼會自殺殉國呢?」

蘇烈給徐雲雁科普。

這個像是點醒了徐雲雁一般。

「怪不得所有人都將所有的罪責推在我的身上,原來罪魁禍首還是我自己啊。」

徐雲雁在那裡攤攤手,一副我怎麼這麼可憐做了這樣的事情,這都是巧合,不是我本意的樣子,讓蘇定方忍不住笑了一聲。

「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居然被賜了李姓,真是難能可貴,又做了什麼樣的好事?我雖然知道你在北地連破突利頡利,但也不至於讓你封國姓李姓吧?」

「還是蘇大哥懂我,我可是被封了國姓李姓之後又被李淵封了漢王的。」

徐雲雁得意洋洋的顯擺。

「啥?」

蘇烈更是想不到。

「你這個樣還能封王?」

「對呀,對呀,冇有想到吧,看看這李唐既往不咎。大哥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徐雲雁在這裡誇著李淵,這李唐王朝辦事地道,所有事情既往不咎,而蘇烈看著他,前看看,後看看,左看看,右看看。

在看了一番之後,確定還是自己認識的徐雲雁,並不是有人冒充的,也不是有人假扮的,不會突然暴起對自己發難之後,摸著下巴說道。

「你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會把你封王?」

「我的好大哥呀,我怎麼就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戰鬥到最後一刻,保護李淵保護的差一點就壯烈殉國了的。還兩次。」

故意的伸出指頭在這裡說了一聲,隨即又將自己那離奇的從伯爵成為侯爵,又從侯爵一步成為親王漢王的事情說了一遍。

蘇定方摸著下巴良久憋出幾句。

「我的乖乖,這李淵道真是大手筆,你一個侯爵賞公爵也行了,賜個郡王普通王爺也行啊,居然一次就封你一字漢王,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

蘇烈總算是感慨自己機遇了,徐雲雁無恥的笑笑。

「那蘇大哥出山吧。」

「出山?我怎麼出山?就這樣去長安,到李世民到門前說突厥有可能前來犯邊,這不是鬨嗎?更何況你不是已經提示了李世民了嗎?再說李世民這上馬就能打仗,下馬能治民的新皇帝能夠接受我嗎?」

蘇烈在這裡擔憂的說著這樣的事情,而徐雲雁卻是笑著搖了搖頭。

「蘇大哥,你還是想太多。」

「想太多嗎?希望我想的多了。」

蘇烈有點落寞徐雲雁對著他說道「現在有一個很好的方式。」

「很好的方式?什麼說一說吧。」

「我馬車上有盔甲,是我侯爵的時候,雲麾將軍的盔甲,可以給大哥穿上,蘇大哥配上這盔甲纔是正兒八經的大將軍啊!

更何況現在16衛大將軍有幾個能夠敵的過蘇大將軍的?隻要在突厥犯邊的時候蘇大哥用這套甲冑在北地帶百八十號人馬或者以蘇大哥的名號,千把百號人也不成問題。

在這突厥前來範邊殺到長安城附近的時候,就算是陛下有所安排,也影響不到蘇大哥衝陣衝殺一番,要是能夠斬將奪旗豈不是美滋滋的?」

徐雲雁為蘇定方安排好了他的起複路線,蘇定方在這裡看著他。

「你說的道的確是挺合適的,那我就厚顏就承你的情,按照你所說的去戰鬥一番,不為其他,就算是戰死沙場我也值了,能夠痛擊突厥狗賊,保一地安寧。」

看著蘇定方如此豪情萬丈的樣子徐雲雁急忙一抱「蘇大將軍稍待,現在小的就去為蘇打將軍取來盔甲。」

徐雲雁快速的奔向自己的戰馬,在劉強,張洪不明所以當中竄入馬車當中,拽下一個木箱抱著就向著剛纔和徐雲雁在那裡交談良久的那一個人走去。

那一個人看著徐雲雁抱過來一個箱子,顫抖著手掀開箱子,裡麵是一套比徐雲雁穿的時間最長的正四品忠武將軍盔甲還要華麗的盔甲,正式從三品的雲麾將軍曾經玄武門守將時所配的甲冑。

「這盔甲一直都冇有穿,也不知道合身不合身,蘇大哥這個我也不知道他的大小。」

不過蘇烈顫抖著手摸過這些甲片「看這樣式應該是差不多合身的,在此多謝兄弟了。」

蘇烈對著徐雲雁重重的抱拳「此大恩大德,冇齒難忘。」

蘇烈感謝著徐雲雁,而徐雲雁也看著他撓了撓腦袋。

「隻是蘇大哥你可切莫陷落軍陣中啊,要是能夠封侯拜將,我一定再次上門恭賀一番。」

徐雲雁這樣一說完,蘇定方瞪著眼看著他。

「你這意思是我要是死在軍陣當中死也就死了是吧?」

「冇有,冇有,絕對冇有這樣的意思。」

徐雲雁尷尬的撓著腦袋,而蘇烈將這盔甲放下之後看著徐雲雁。

「剛纔你進馬車,我見馬車當中還躺著一人,倒是過的好日子呀。」

蘇烈這一說,徐雲雁的臉色就垮了下來,而蘇烈像是發現自己說的話有問題一般,急忙詢問。

「怎麼?難道事情不對,怎麼回事?和我說說,我這在外麵也是有點兒能耐的,說不定我還能幫你一番。」

「唉!蘇大哥啊,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

隨著徐雲雁嘀咕這麼一句之後開始給蘇烈講解事情的始末,聽到居然是徐雲雁的妻子,為了保護徐雲雁不被利箭所傷,在徐雲雁擋住李淵之後又擋在了徐雲雁身後,為他承受那致命的箭傷,蘇烈不由的感慨。

「真是巾幗不讓鬚眉。誰說女子不如男?現在我都看著這女子比你這來的還要靠譜啊,要是我多一點這樣的兄弟何至於此?」

徐雲雁看著蘇定方這樣說,腦海當中八卦不停的劃過。

「難道蘇大哥是被人揹叛了才成這個樣子的嗎?」

「哎,不說了,不說了,這都是過去事了,不過好歹我碰上了你這好兄弟也算值了。」

這蘇定方這麼說著,徐雲雁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意味,急忙對他抱拳說到。

「蘇大哥切莫多心,我絕對不會匡騙蘇大哥的。

我徐雲雁現在的李姓在此立誓,要是敢欺騙蘇大哥,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隨著徐雲雁這樣一說,蘇定方拍照他肩膀。

「我信你,何至於如此?」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七十九章絕密的安排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