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好人真的就是老好人。

李伯看著場麵一時之間有點劍拔弩張,急忙出麵製止。

「好了李三,這李英不是壞人,難道這老傢夥的眼光還會有問題不成?」

李伯如此一說,徐雲雁更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李三,對他一抱拳。

「這位李管家可能是覺著在下突然出現有所疑問,不過請相信你們主家李伯所說,我不是什麼壞人,不要認為自己是潛在的威脅,隻是正好順路,湊一起趕路而已。」

徐雲雁照不解釋還好,一解釋這被叫做李三的冷哼一聲。

「到底如何你心知肚明。」

而他說了這麼一聲,對著李伯一抱拳。

「老爺,那小的就安排人在前麵警戒著提防著可能出現的變故,還望老爺進入馬車當中,真的有變故這馬車還是能夠躲避一番的。」

「好,隨你。」

這李三都如此說了,李伯隻得對著他點點頭,不過進入馬車時還是對著徐雲雁看去。

「徐英,那老傢夥我就先到馬車當中躲一躲,不要擔心,不會有什麼事情的。等到去了新的城鎮清者自清。」

這李伯冇有在一畏的偏袒自己,反而是在這裡和自己講的大道理,徐雲雁很是滿意點點頭之後對著李伯一抱拳。

「多謝李伯教導,晚輩一定不會讓您這長輩失望的。」

這麼客套一句之後,揮揮手劉強不清楚徐雲雁這手勢是什麼意思,而張洪卻是急忙點點頭,快速的跳一下馬車,來到徐雲雁近前和他更換了身份之後來到了劉強身旁為他護衛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而在馬車當中的月兒探出腦袋焦急的看著外麵。

「哥真的有問題嗎?」

「放心,哥在這裡,一定會保證你的安全的。」

徐雲雁剛這樣說著,遠處樹林當中突然傳出了一些嘻嘻索索古怪的聲音。而在這聲音出現之後,徐雲雁第一時間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警戒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隨著這稀稀索索的聲音,李三也有點兒驚訝,扭頭對著徐雲雁怒目而視。

看著徐雲雁雲淡風輕後大喊「全都小心,樹林當中可能要有東西要出來了。」

在李三喊出這句話之後,一道黑色的身影從樹林當中飛身而出,對著一個拉著馬車的馬的脖子就撲了上去。

在這馬的哀鳴聲當中。眾人看到一頭像是放大版的貓一樣的生物正趴在馬的脖子之上,在那裡大口吃喝著。

「這是什麼東西?」

李三在這裡大吃一驚,而這馬車不是彆人,正是李老伯所乘坐的馬車。

就在這李三要衝上前去的時候,這矯捷的身影像是被驚嚇了一般,在地上一個彈跳已經落到了不遠處一個樹梢之上呲牙咧嘴,發出了相當滑稽的叫聲。

「黑豹?」

徐雲雁認出了眼前生物是什麼,原本以為是一隻放大版的花貓,冇有想到是一隻變異了的金錢豹,全身毛髮都是黑的。

一隻相當罕見的黑豹!

失誤了!

看著這黑豹徐雲雁,扯著嗓子大喊大叫著。

「全都小心,注意這黑豹動作敏捷,不是一般的金錢豹可以比擬的,一定小心切莫讓他偷襲了。

剛纔這匹馬的下場諸位已經看到了,隻要它來上一口,我們這脖子可是經不住這一咬的?

更何況獵豹動作敏捷,剛纔也看到了頃刻之間就能夠跳到樹上,這樹林當中連個鳥都冇有,應該就是被這畜生給吃了,大家還是要注意安。」

徐雲雁在這裡一喊,李三對著徐雲雁投來感激的目光。

「原來李公子察覺到了這樹林當中的異樣,是有這麼一個東西在這裡啊,倒是我剛纔錯怪李公子了。」

「什麼錯怪不錯怪的。」

徐雲雁這不計前嫌的樣子讓李三很是感動,急忙在這裡喊著。

「全都注意了,一定要小心提防這黑豹,把他趕走就行了。」

而看著眾人要將他趕走,徐雲雁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對著張洪說道。

「張洪你來駕車,我去會會這隻黑豹。」

這可把張洪嚇了一跳。

剛要喊將軍,突然有話題一轉。

「少爺還是我去吧,這東西可不敢隨意應對呀,我這條命死了冇有什麼事情,要是您受點傷,我可就要被那老兄弟們給亂刀分屍了。」

張洪在這裡說的很是焦急,而徐雲雁冇有管他。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留下這一句話之後,在馬車上一個借力,已經跳了下去,而這一下子讓馬車稍微一晃。徐雲雁離開了馬車旁邊之後,張洪立馬站在馬車上麵隨時提防著可能到來的獵豹的偷襲和可能受驚發生混亂的馬匹。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跳下來之後,不知道從哪裡已經摸出了一張小型弓弩。

這正是徐雲雁曾經擊殺黑衣人之後掉落的物品,被李承乾和李承道撿到了,最後作為禮物戰禮品送給了徐雲雁。

徐雲雁張手對著黑豹就射出一支利箭,而看到這隻箭,李三等人嚇了一跳。

「弓弩?禁器!這可怎麼使得?李公子,你快快把弓弩拿起來,我們這群人一定能夠把這個獵豹趕走的。」

徐雲雁射出一支箭之後,聽到李三等人讓自己藏起弓弩,不由的心中更是開心,這群人自己冇有交錯,本來就對自己有所提防,但是自己出言提醒他們之後可能是愛屋及烏,這李伯的人對自己很是喜歡。

你們如此以誠待我,我更不可能讓你們吃虧了。

徐雲雁這樣打定決心之後對著他們喊道。

「不要緊,我這把弩是有身份的人送的,是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諸位不用擔心,要是諸位都有弓箭就能射殺獵豹。」

「我們是有弓箭啊,可是這弩可是萬萬不該有的。

弓箭獵戶都有不少,要是真的有這弩可就是天大的禍事了。」

李三在這裡喊著,總算有人反應過來,在馬車當中去尋找他們那不知道多長時間冇有用過的弓箭。

看著這些人手忙腳亂的去找東西,徐雲雁大喊。

「不要再找了,你們這樣背對著獵豹會給他造成攻擊的機會了。」

徐雲雁這樣喊了一聲,再次對著獵豹射了一箭,而這獵豹看著又一次射過來的箭再次哇的叫了一聲之後對著徐雲雁呲牙咧嘴,想要下樹。

下樹就下樹,徐雲雁又不是嚇大的,怎麼會被這個獵豹嚇退?

就在徐雲雁又一次射出第三支箭,總算是將獵豹再次逼退一段距離之後,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匕首,對著獵豹就衝了上去。

而這獵豹看到這一個人類居然敢對著自己衝上來,再一次哇哇叫了兩聲之後在樹上一個借力,對著徐雲雁就衝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李三大喊「李公子小心啊!」

在李三這麼喊著的時候,李伯也將頭從車窗當中伸了出來。

「這怎麼使得?快回來!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奈何不了這麼一個小小畜生嗎?」

就在李伯這大喊的時候,徐雲雁第四支弩箭也算是最後一隻,再一次射出之後將手中的弩像是暗器一般對著獵豹就丟了過去。

獵豹正在半空當中如何能夠躲避徐雲宴射出的第四支箭?雖然在樹上躲了三次。

這次被正中額頭之後用自己的頭骨卡住了一箭,冇有第一時間斃命,不過徐雲雁緊隨而來的手,弩像是暗器一般,正好擊打到第四支箭的尾端。

利箭又是一點點的前進,總算是進入獵豹的腦海當中。

徐雲雁在這裡看著半空當中原本矯捷無比的黑豹,瞬間眼神無光,就知道自己一擊奏效。

在和獵豹撞的第一時間為了保險,手中匕首再一次對著獵豹的脖頸就刺了下來,等到徐雲雁抱著獵豹在地上滾了一圈,眾人火急火燎衝上來準備救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已經站了起來。

一隻腳踩在獵豹身上,儘顯王者風範。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八十二章黑豹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