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畜!不過如此。」

徐雲雁在現場豪氣萬丈的說的很是輕巧,而月兒聽到徐雲雁解決了目標,從車窗當中再一次伸出小腦袋。

「好棒,好棒,哥哥好棒,解決了這麼大一隻大花貓。」

這月耳如此一說,原本有點風聲鶴唳的商隊突然之間氣氛也熱鬨了一番,眾人看到如此一幕都不由得在這裡笑了笑。

徐雲雁看著月兒為了揮手。

「月兒不用擔心哥哥在呢,絕對不會讓你受傷的。」

徐雲雁剛說完李老伯又從馬車當中出來了。

「徐英真乃英雄也,如此輕而易舉就解決了這麼大一隻……這麼大一隻……」

就在李老伯在這裡,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的時候,徐雲雁笑著給他解圍。

「李伯這隻是一隻大花貓而已,冇有什麼好擔心的。」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說的很是輕巧,李三卻是在這裡說著。

「李公子啊,你可真是讓我們意想不到呀,看著你這瘦瘦弱弱的樣子,冇有想到居然如此勇武,這可是一隻黑豹啊!」

李三這樣一說,李伯瞬間大吃一驚。

「什麼!黑豹?這可是了不得的玩意兒啊!快快把它收拾好了,把皮毛給李英拿過去,這去了大的城市能換不少的錢啊。」

李老伯如此和氣的指揮著,徐雲雁卻是揮了揮手。

「李伯何須如此客氣,既然碰上了,那就是有緣,這皮毛我收下,那這肉咱們一起在前方休息的時候,找個空地考了嚐嚐味道如何?」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伯扶著鬍鬚「好好好,一切依你。」

李三卻是不合時宜的靠了上來。

「李公子,您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就好比你這弓弩?」

雖然李三說的含蓄,不過卻是恭敬的將徐雲雁剛纔丟的弓弩撿回遞給了徐雲雁。

徐雲雁笑著對李三說到。

「不要緊,這是我兩個好朋友送的,他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還有據可查,很多人都知道的。不會牽連的,儘管放心。」

有一定的關係?不怕?

也對,殺傷力又不強。雖然最後一件正中腦門兒都冇有射死,還讓他一往無前的向前衝,這不就是最能說明問題的事情了嗎?

李三想到這裡放心了。

徐雲雁如此保證著,李三婆也冇有再在現場和徐雲雁多說什麼,任由徐雲雁返回自己的隊伍和張洪劉強交談。

劉強和張洪看到徐雲雁歸來,急忙圍了上來。

徐雲雁對他們點點頭,並將月兒塞會馬車當中,示意隊伍啟程。

這一次眾人對徐雲雁的感官就變了不少,如此勇武驍勇善戰,黑豹都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如此能人可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夠比擬的。

更何況身懷可以被定性為謀逆的弓弩都冇有事情一然不懼,這讓他們更是驚訝的無以複加。

等到徐雲雁在和張洪再次換了身份,駕馭著馬車向前行進的時候,張洪在外圍時刻警戒著,而徐雲雁總算是能夠稍微休息一番,剛纔初試身手第一次解決了傳說當中的生物,可是讓他驚喜不已,而在徐雲雁開心的時候,馬車當中的月兒正對著還在那裡躺著的梅靜靜在那裡說著故事。

「嫂嫂,你可不知道剛纔哥哥有多厲害,解決了那麼大一隻花貓。」

隻是月兒無論怎麼說,冇有任何人回覆她。

就在徐雲雁他們不停向前行進的時候,在叢林當中又有幾道矯健的身影快速的在樹梢當中一掠而過,隻是他們行進的方向,並不是徐雲雁他們前進的方向,反而是黑豹來時相反的方向。

這兩個身影行進了一段之後,從樹林當中顯露身形,正是兩個一身黑衣的人影,而在這兩人站住之後,抖抖手,幾根鋼絲從樹梢之上疾馳而下,發出鋸木頭那讓人耳酸的聲音之後兩人穩穩的落在地上。

「大哥冇有想到我們的任務這麼快就完不成了。」

「二弟,不要擔心!我們這才哪到哪,怎麼會完不成?你養的黑豹居然失手了,這是讓我冇有想到的,不過我們兩個隻要還在,這事情就還有轉機。」

這黑衣人說完之後,他那二弟在這裡看著他很是不滿的說了一聲。

「大哥,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這個人真的能夠對我們接下來的事情產生影響嗎?」

黑衣人大哥看著自己的二弟,還在這裡糾結著到底能不能不殺他們,畢竟他們接到命令所要殺的那一個人,而他大哥確實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展開之後,上麵畫著一幅微妙微笑的圖像,正是徐雲雁。

「不殺他,大祭司可是不允許啊,大祭司沾了一個卦,他會給我們帶來滅頂之災的。」

「怎麼會?看著他如此人畜無害的樣子,隻是保護同袍的時候纔會出手。」

「是啊,他一保護同袍出手就擊殺了我們養了好幾年的小黑,你覺著他是好人嗎?要是他是一個好人,把小黑逼退就行了,為何要殺了他?」

這黑衣大哥如此一說,二弟在這裡一咬牙。

「是啊,小黑死的好可憐,養了他這麼好幾年了,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他殺了,雖然我們就是來殺他的。不過這仇我們一定要報啊。」

「對,這仇我們一定要報。」

兩人這麼說了一聲之後四周看了看。

「他們不是要在前方找地方要烤了小黑的肉嗎?我們就趁著這個機會摸到營地當中,解決了他。」

「好!一切聽大哥的。」

徐雲雁並不知道他們現在的處境已經很危險被人盯上了,在隊伍再次行進了幾個時辰,傍晚找了一片空曠的營地開始安營紮寨,準備熬過今夜明早再次啟程的時候,徐雲雁和張洪看著李三主動承擔過去的分解黑豹烹飪黑豹的事情很是滿意。

這些人整日在外行商倒是練就的一手好手藝。

徐雲雁由衷的感慨了一句之後李三得意的抬了一下頭。

「這可不?要是在早幾年還能嚐嚐我們東家的手藝,那才叫一絕呀。」

李三這樣一說,李老伯扶著鬍鬚哈哈笑了起來。

「你們有這樣的要求,那我這老頭子也不藏著掖著了,等到你把它弄好之後,我就給你露一手。」

聽到李老伯要動手。這李三等人不由的大為驚訝。

「這可是莫大的榮幸呀,東家親自操刀,可見東家對李公子的厚愛啊!」

這些人如此說著,徐雲雁也不是不知好歹的,急忙對著李老伯一抱拳。

「李伯,那在下就後臉在這裡享受了,要是以後李伯用得著在下的,在下一定鼎力相助。」

「好好好,有你這句話我就開心了,相逢即是有緣,咱們坐下吃吧。」

隻是剛要坐下,徐雲雁猛然之間又看一下他們身後的樹林。而徐雲雁這反常的動作讓李老伯一驚。

不過他們卻冇有大呼小叫,徐雲雁這感覺給他們就是很不一般。

徐雲雁疑惑的看了看樹林「總感覺這樹林當中像是有什麼恐怖的存在一般,不過樹林當中會有什麼會讓我都覺著頭皮有點兒發麻?」

徐雲雁自嘲的笑了一聲之後,李老伯說道「是不是中午的時候太過於勇武體力透支,吹冷風有點兒不適?」

雖然知道李老伯在這裡是給自己找台階下,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

「不對,我總是感覺樹林當中好像有東西,張洪隨我進去看看。」

徐雲雁安排了一聲之後,張洪急忙起身。

「好的公子,我陪你進去看看。」

劉強在聽到徐雲雁說樹林當中有危險之後,急忙護衛在了馬車旁邊,馬車當中還有月兒和梅靜靜這兩個姑孃家家。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八十三章還有問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