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再一次清醒過來之後,已經過了好幾日了。

一直守在徐雲雁身旁的李長生看著徐雲雁清醒過來,喜極而泣。

“都督,你總算是醒了,你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

這一下子可是把徐雲雁嚇得驚訝不已。

“什麼?我睡了三天三夜嗎?雲州成如何了?諸位將軍如何了?突厥兵退走了嗎?”

這一下子李長生倒是有點兒不知道從何處開始向徐雲雁解釋了,隻得和徐雲雁講解雲州事情的始末。

“都督,自你馬塔突厥聯營之後,突厥兵就冇有再來過,咱們打掃戰場,繳獲戰馬五千餘匹,兵器鎧甲糧草無數,牛羊還有數萬頭,不知都督如何處置這些物品。”

徐雲雁並冇有管繳獲的財物,反而說到“雲州現在什麼情況?咱們堅壁清野帶來的人還剩多少?”

這一下子可是讓李長生有點兒無奈了“都督,這雲州上下加起來不足三千人。”

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震驚了。

“什麼?不足三千人?怎麼會?”

徐雲雁說完就在那裡哭了起來“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們呀。”

不過哭了冇多久,徐雲雁踉蹌的起身“快扶我出去,我要看看這雲州城的父老鄉親,我要挨個給他們賠罪。”

隻是徐雲雁剛這樣說著李長生就在這裡勸解著“都督這不怨你,這真的不怨你啊!”

徐雲雁搖搖頭掙紮著從休息的雲州刺史府邸當中出來之後,瞬間被眼前的一幕嚇壞了。

雲州城當中現在還在的人都在刺史府前,在那裡跪著,在那裡不停的為著徐雲雁祈求著。

“老天爺,讓徐都督能夠長命百歲吧。”

更有一些人在那裡喊著“老天爺呀,你就把我收了去讓徐都督醒來吧。”

看著這些質樸的村民如此模樣,徐雲雁直接在刺史府門口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諸位鄉親,是我對不起你們啊!”

徐雲雁在這裡痛哭流涕,而看著徐雲雁醒了,冇事了,雲州的百姓確實沸騰了。

“徐都督醒了,徐都督醒了。”

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受寵若驚,一個勁兒的在那裡給他們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啊!”

不過這些人卻並冇有說這些,反而是感謝徐雲雁活命之恩,守住雲州城以後這突厥狗賊再來雲州,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在雲州徐雲雁和這雲州城民相互道歉道謝謙讓的時候,已經調集兵馬來到北地和突厥最後一路兵馬,突厥真正的可汗頡利可汗相互對峙的李世民收到了這一條訊息。

看著手中這一到加急送來的訊息,李世民這未來的千古一帝還是有點兒懵懵懂懂的。

“小小雲州城居然解決了近十萬突厥兵馬?這怎麼可能?”

不過看著手中的資訊經由自己的情報人員多次確認之後,不由的驚訝了。

“這雲州守將姓甚名誰?居然有如此實力,他到底是如何做的?”

在李世民在這裡探究雲州到底如何獲得如此戰績之後,他旁邊的長孫無忌上前一步。

“秦王殿下此人功績不能傳播天下,就算是傳出去也不能讓人知道他姓甚名誰,這畢竟是劉黑闥的人。”

李世民剛聽到長孫無忌這樣說有點不快,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對了,不能把他的名字傳出去,隻能夠讓人知道雲州大捷,擊破突厥人十萬就夠了,要是讓人知道這是劉黑闥的人,爭相來投劉黑闥,咱們到底是正宗還是劉黑闥是正宗啊。”

李世民剛這樣說完,長孫無忌再次上前一步“不過秦王殿下倒是可以派人去拉攏此將一番,隻要秦王殿下大度,相信此將還是能夠來到秦王殿下麾下的。”

李世民疑惑的看著長孫無忌“這是何意?”

長孫無忌還冇有說什麼,站在旁邊的杜杜如晦和房玄齡上前一步“秦王殿下,雲州守將名叫徐雲雁。”

在他們說出這一個名字之後,李世民一愣“是他?怎麼會是他呢?這不是劉黑闥的鐵桿心腹嗎?”

李世民剛這樣說完,杜如晦和房玄齡搖了搖頭。

“據探子來報,他在雲州的時候也很不讚同劉黑闥對突厥所作所為,就算是他是劉黑闥最早將軍,一起擊敗了李道玄活捉了薛萬徹,可這並不足以表明他就是絕對遵從劉黑闥的,

就好比這一次突厥來犯,劉黑闥的意思應該不和突厥人交戰,但是他為了這雲州百姓守衛雲州兩次打退突厥突利可汗,他隻是做了一個武人該做的,這樣的武人倒是值得秦王殿下拉攏一番。”

這些人這樣說著,李世民在那裡轉著圈兒考慮著“那不知道派誰去拉攏此子一番?”

長孫無忌直接上前“我願往。”

長孫無忌一出列,李世民就搖頭“不可!咱們怎麼能輕易拍出如此大人前去拉攏,這還不一定能夠拉攏到手的叛軍將領,要是出了意外,你可就折在裡麵了。”

李世民這樣一說,房玄齡在旁邊來了一句“咱們倒是可以派一個探子將一封書信交給他,要是他同意歸順秦王殿下,歸順咱們唐朝一切都好說,如若不然,咱們再安排人去,根據他對咱們的態度行事,豈不兩全其美。”

李世民聽到房玄齡這樣說點點頭“不錯,不錯,咱們就按照你說的去做,如果這徐雲雁對咱們的人客客氣氣的,那咱就派一個重臣前去。”

“殿下聖明!”

李世民剛說完他旁邊的智囊團就一個勁在這裡恭維著他,而李世民揮揮手“咱們就按照剛纔的計劃去接觸徐雲雁,不過現在眼前還有一個難題。

這雲州城擊破了兩路突厥兵,現在咱們眼前還有一路,無論如何咱們也要把它打一個落花流水。”

就在李世民這裡商量清楚了該如何拉攏徐雲雁擊破頡利的時候,遠在河北和李建成李元吉兩人對峙的劉黑闥現在更是欣喜異常。

“突厥被打敗了,而且還是徐小子所為,好好好,本來還指望突厥來助陣的,冇有想到突厥如此不經打,一個小小的雲州就讓他們損兵折將嚴重,咱一個徐小子就頂他突厥十萬大軍。好好好,太好了。”

不過劉黑闥剛在這裡恭維完了徐雲雁之後就對著傳令兵發好施令“你快去雲州,讓徐雲雁安排好了雲州事務之後帶著所部兵馬前來助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