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買買提還是如此和自己客套著,無論如何也要招待招待自己。

如此盛情難卻,徐雲雁隻得對著他說道。

「我等有緣肯定還會再見的。」

像是世外高人一般,留下這麼一句高深的話語之後,買買提隻得點頭。

「老神仙說的對,我等有緣還是能夠再見的。」

隻是看著買買提剛和自己客套完了,臉色又有點兒陰沉,徐雲雁不由的問了一句。

「不知頭人是否碰上了什麼難事?要是真的有什麼難事,要是我等能夠幫一幫的話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徐雲雁剛說完之後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自己這是乾的什麼事,既然這個時候商隊能夠繼續難行,這古族的人也和自己冇有多少的牽扯了,自己還在這裡插句嘴乾什麼?

買買提看到徐雲雁如此好心,大為開心。

「老神仙,你們還是走吧,不要問了,這件事情可能會拖延老神仙的。」

聽到買買提如此一說,徐雲雁更是在這裡高興。

既然用不到我那最好,不過還是

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吞,誰叫自己誇下海口要幫幫他的呢?

「頭人有事還是說一下吧,就算是我幫不了你,能夠出謀劃策一番,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還要幫?這可是讓買買提在這裡感動的熱淚盈眶。

「老神仙,你可真是老神仙啊!」

買買提說了這麼一句之後看著徐雲雁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是這麼回事的老神仙,前一段時間有一隻漢人商隊不知從何處而來,騙了我們好幾個村落當中的勇士。

讓他們外出狩獵,希望能夠為月餘之後的我古族祭祀多打點兒獵物,他們好收購南方特有獵物的皮毛。

隻是這外出打獵的古族村落勇士進山之後,留守的老弱婦孺卻被其他的部落偷襲了。」

聽到了買買提如此一說,徐雲雁不由的兩眼放光,典型的引誘敵軍出場之後端了他的老窩,怎麼古族人這麼笨呢?

被那這些人輕而已的就騙了?

就在這買買提說完之後雖然徐雲雁很是懷疑他們的腦袋到底有冇有長全,任何防禦力量都不留下,就舉族精壯外出打獵丟了老窩,這麼笨的事情都能夠做的出來的時候,還是對著買買提說了一聲。

「頭人不要擔心,吉人自有天相,想必這進山打獵的勇士還是能夠挽回他們部落的榮譽,搶回他們的家人吧。」

隻是徐雲雁這樣一說,買買提搖了搖頭。

「不會這樣,要是真是如此,我等也不會在這裡和老神仙說了,這進山打獵的同樣是遭了埋伏,十人去一人歸,如此力量,怎能保護村落,更何談搶回他們的家人?」

「哦?這兵法用的的真是六啊,不過是他們為什麼要處心聚力的如此針對你們呢?而這又是怎麼回事?是誰又來找你們麻煩嗎?」

徐雲雁這麼一說買買機瞬間雙眼放光。

「對,我也懷疑這是兵法大家所為,而我們的祭祀直接確定了一個人物,漢人徐雲雁。」

徐雲雁瞬間目瞪口呆,原來是這麼回事兒?我就是這麼被你們給惦記上了?怪不得你們這大祭司處心積慮的要解決於我。

不過這和我真的冇有關係啊!我是冤枉的啊!

徐雲雁內心那個吐槽呀,張紅和劉強看著事情的起因居然是這麼回事兒,更是覺著有點兒驚訝。

不過就在買買提說完之後,徐雲雁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

「頭人剛纔臉色難看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這叫做徐雲雁的人準備攻擊部落不成?」

買買提一排大腿「是啊,剛纔在外狩獵歸來的勇士帶回了一封信,說就是徐雲雁寫的,他已經集合了好幾個部落的兵馬,讓我們投降,效忠於他。

如若不然,攻破村落之後老少不留,所以我等想要讓老神仙快走,我們留下應對一番,老神仙已經救了我的姑娘,可不能再讓老神仙在這裡受了任何的損失。」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徐雲雁聽到這裡鬆了一口氣。

「既然外麵有一個自稱是徐雲雁的,要不我出去會會他?我和他還是有點淵源的,要是他能夠聽我的勸,說不定還能夠洗心革麵,要是不聽我的勸,說不得就讓他隨風而去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買買提有點不明所以。

「這還能扯上關係?難道這徐雲雁是老神仙的晚輩?」

徐雲雁搖了搖頭「不是我的晚輩,我不可能有這樣的晚輩,我認識的徐雲雁那可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雲州破突利,雁門再破突利,北地破頡利,保境安民可當的是當世英雄,怎會如此胡作非為,肯定是有人講藉著他的名號胡作非為罷了。」

徐雲雁在這裡吹起自己的名聲那是臉不紅氣不喘,脖子也不粗,可是讓離他不遠處的張洪和劉強麵麵相覷。

知道自家將軍口齒伶俐,冇有想到吹起自己來的時候,那更叫一個得心應手,這說過來說過去的就是如此的英明神武。

以前的時候怎麼冇有發現自家將軍這麼好的口才,要是以前就知道自家將軍這麼好的口才,一定要讓他講上幾段書給自己聽聽。

那個時候自己和外人說的時候,也有的東西說,不至於天天聽著他們說自己的將軍,將軍如何強,而自己插不上任何話。

買買提對於徐雲雁還是很是相信的。

「老神仙,既然如此,那就請老神仙隨我到村落外一觀徐雲雁可好?他馬上就到。」

聽到這裡徐雲雁準備答應了,可是心中還在吐槽。

「頭人這不和我客氣了,乾嘛不再讓我走了?」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無語吐槽的時候,還是應了一句。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隻是徐雲雁在路過張洪,劉強的時候,隱晦的給他們打了一個手勢,一旦情況不對,抓緊駕照馬車向著南方疾馳而去,隻要去了漢人城池就能夠保證安全,而自己也會抽空和他們彙合的。

隻是徐雲雁這極速打了一遍手勢,張洪在這裡點著頭,又回了幾個簡單的首勢之後,劉強確實有點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兩個。

「你們剛纔說什麼呢?」

張洪得意洋洋的看著劉強「就不告訴你。」

這一下子,可是把劉強差點兒氣死了。

「這種時候了,你還和我開玩笑,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強雖然很生氣,不過還是強忍心中的怒火,低聲下氣的在這裡問著張洪。

張洪看著劉強如此一幕後也對他耳語了一番,劉強瞬間目瞪口呆。

「剛纔一個照麵兒將軍就給你安排了這麼多的任務,你瞎扯的吧?」

看著劉強在這裡不信了,張洪扯著嗓子在這裡說了起來。

「你以為你是乾什麼的,將軍是乾什麼的?你能和將軍比嗎?將軍做的要是你明白,你不也是將軍了嗎?」

張洪這一說可是把劉強懟的啞口無言。

是啊!將軍能做的,他要是也能做出來,不就真的成了將軍嗎?

隻是劉強懊惱了,剛纔自己說的有錯誤,又看向張洪。

「你也不是將軍啊,你怎麼知道這東西?」

「這還用說,將軍教給我們的,我們要好好學,不學怎麼能明白呢?」

得!又是暴擊,徹底的把劉強打破心理防線,在那裡無語哽嚥著。想要說什麼也找不到藉口。

不過雖然劉強在這裡情緒低落,還是對著張洪說的。

「好,我知道了,一切待會兒為你馬首是瞻,一旦情況不妙,你第一個走,我緊隨其後。」

「這還差不多。」張洪看著劉強總算是服軟了,得意的說了一聲之後盯著徐雲雁的方向,一旦情況不對,立馬執行徐雲雁的安排。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九十章麻煩來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