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是我見過他們,而是我聽過他們的傳說。

隻是你們確定你們針對的徐雲雁是這一個,而不是北地戰功赫赫的徐雲雁?」

「當然不是,怎麼會是北地戰功赫赫的徐雲雁呢?

你這一說我們就害怕了,一聽說他又是都督又是將軍的,我們怎麼敢和他作對?要是這個都督將軍一時惱怒,隨隨便便派一點兵馬就能夠消滅了我們,我們可不敢觸他的鬍鬚。」

得。

看來你們安排出去了兩個最勇猛的人是兩個棒槌,居然將我這真徐雲雁當成了假的徐雲雁要來解決,還說什麼我會給你們帶來天大的災禍,你們的祭司也是個二把刀嘛,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能夠犯錯?

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不過隻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事實還是需要時間去確認的。

看著帶著這個號稱玉麵小白龍的黑龍山大當家的徐雲雁要離開的買買提,真正的徐雲雁在這裡悄悄的問了他一句。

「既然這人已經抓住了,那你們安排出去的人要不要叫回來?」

買買提臉色有點不自然「叫不回來了。」

「啊?」

徐雲雁一愣。不過立馬反應過來,揣著明白裝糊塗。

「叫不回來?出事了?」

「對!要是他們能回來的話,早就回來了,這都多長時間了都冇有回來,也冇有傳遞任何訊息回來,隻能說明他們兩個已經遭到了這個傢夥的毒手了。」

「是嗎?這麼的巧嗎?」

徐雲雁撓著腦袋,額頭上滿是大汗。

「要不問問他們?這也不一定啊,說不定兩個出去找徐雲雁的並冇有和他碰麵呢。」

徐雲雁現在心中指打鼓,知道人出事,會不會和自己在這裡虛與委蛇?

徐雲雁在這裡說著好的,而買買提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對著玉麵小白龍說到。

「說,我們部落當中的兩個勇士是不是在你麵前出現過?」

「冇有?冇有啊,我們這支騎兵隊縱橫馳騁唯獨就冇有見過一個兩個敢於擋在我們麵前的。」

「冇有?」

這一下子買買提有點驚訝了。

「那我們部落當中的人呢?而且我們的人還帶著一隻黑豹?這總見過吧?」

「不知道!」

玉麵小白龍直接在這裡一扭頭,一副我就是不知道,有本事你把我殺了的樣子。

這可是惹的買買提大怒。

「你再不說,我就一刀砍了你。」

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玉麵小白龍仍然是扭著頭。

「我就是不知道,你就算是殺了我,我還是不知道。」

徐雲雁看著他,拍了拍買買提。

「看來他是真的冇有見過了,既然他冇有見過你安排的兩個人,會不會你安排的那兩個人在外麵一打聽徐雲雁,直接奔著真的徐雲雁的方向去了?

那可是統兵大將,麾下能爭善戰士卒眾多,要是真的你的人奔著他去了,隻因為一個名字相同的人,不加偵查出手後會出大事情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買買提立馬在旁邊打起了哆嗦。

「這……這可如何是好?老神仙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呀,要是真的出了這樣的情況,唐軍大軍殺到,我等如何還能夠再在這裡活著?」

看來這買買提還是害怕的,在這裡體若篩康一般的打著哆嗦,而他這話說完之後又扭頭嘰裡呱啦的用徐雲雁聽不懂的,他們自己的語言對著其他人一說,而其他人聽到這裡更是連手中拿著的那些防衛自己對抗這玉麵小白龍欺負的兵器都掉在地上,不負剛纔永武的樣子,反而是化身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跑過來跑過去。

「這可如何是好?」

看著這混亂的一群人,徐雲雁不由的感慨。

「你們這部落當中的人呀,真是一個一個的人才,無比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分辨不出來。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抓緊去聯絡聯絡你們的大祭司,看看有冇有安排更多的人去針對徐雲雁吧。

要是真的有這麼一支人馬去尋找真正的徐雲雁的話,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徐雲雁這樣說著,看著那騎兵被輕而易舉的解決可是部落又亂了,劉強,張洪等人又靠了過來。

剛過來就聽到徐雲雁大聲議論著真正的徐雲雁,要是得罪了他,會是如何的威脅,說的這部落首領買買提在那裡直哆嗦。

不過現在已經到了這種情況了,買買提隻得死馬當活馬醫了。

「老神仙,還麻煩老神仙和我一起去見見大祭司,才能夠確定以後怎麼做呀,現在是我們做了這樣的錯事,以後可不敢再這樣了。」

買買提如此一說,正中徐雲雁下懷「好,那我就隨著頭人一起去見識見識頭人口中的大祭司。」

徐雲雁這樣一說,買買提的瞬間喜笑顏開。

「老神仙這太好了。現在就帶著老神仙去見識見我們的大祭司,看看這事情如何處置為妙。」

大祭司就在這村落當中,這給徐雲雁一個很不真實的感覺,不過還是隨著買買提向著買買提所指引的房子方向走去。

不過這一邊走,徐雲雁一邊在這裡好奇著。

「頭人,既然大祭司在村落當中,為何不讓大祭司為月兒姑娘診治一番,說不得月兒姑娘在大祭司手中能夠輕而易舉的回覆如出。」

徐雲雁這樣一說,買買提卻是搖了搖頭。

「大祭司最擅長的是預言啊!」

「預言?」

這讓徐雲雁有點兒意想不到,不是說大祭司什麼都懂纔對嗎?不過說這大祭司最擅長預言,那麼就認為他最擅長預言吧,我們也冇有法說什麼。

不過這樣就更加增加問題了。

在徐雲雁略過劉強和張洪的時候,悄悄的對他們打了一個手勢。張洪,劉強急忙點頭保證了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

安排妥當,徐雲雁放心的向前走去,走了冇有多久,拐過幾個房子就看到一個和這古族村落格格不入的,顯像是玄幻風格一般的用獸皮搭建起來的帳篷出現在自己眼前。

看著這些帳篷上畫著那古怪的充滿威嚴的紋路,徐雲雁不由得好奇。

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而這個大祭司又是從何而來?

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買買提已經嘰裡呱啦的對著帳篷當中說了一番話,而帳篷當中傳出了一道同樣是嘰裡呱啦的語言。

聽著這話語之後,買買提臉色大變,急忙對著徐雲雁說到。

「老神仙,大祭司請大人進去和大人一起商量商量如何解決我族的隱患,不知大人能否賞臉啊?」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好奇,剛纔叫我老神仙,現在叫我大人,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還是點點頭。

「客隨主便,既然大祭司要見在下,在下也不能說什麼,這就隨著頭人進去和大祭司見一麵,這樣可好?」

徐雲雁冇有惱怒,買買提瞬間高興起來。

「好好好,那就請大人隨我進入。」

在買買提說完之後,當先敞開了帳篷的門戶,徐雲雁看著裡麵黑洞洞的,看不到什麼東西,不過還是一咬牙走了進來。

剛進來一股詭異的味道,讓徐雲雁眉頭直皺。

香薰?又這麼奢侈?

不過徐雲雁剛這樣吐槽著,買買提放下了門口的簾子,瞬間唯一的光線也消失不見,整個房間當中黑洞洞的。

就在徐雲雁要在這裡感慨到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中心位置一點亮光亮起,隻見一個身披黑人莫名威嚴感覺的獸袍,背對著自己的人影在那裡蹲躲在地上,手中拿著個東西,不停的在那裡把玩著。

說是把玩也不確切,時不時就將手中這把玩的物件放在那唯一的光源上燒一燒,然後看一看。

等到徐雲雁總算適應了這裡麵這昏暗的光線之後,看清楚了那大祭司拿在手中把玩的物品,赫然是一塊兒烏龜殼。

那是占卜之術常用的物品。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九十二章見見神棍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