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看著這買買提所謂的大祭司在這裡忙活著的時候,買買提直接跪了下去。

買買提跪下後在那裡嘰裡呱啦的說了一些自己聽不懂的,而在他說完之後,徐雲雁看著他跪著,自己站著有點難為情,悄悄的問著買買提。

「頭人,你看看我這該如何行動啊,站著也不是,這需要跪著嗎?」

還不等徐雲雁說完,那大祭司就說話了。

「大人你無需向買買提一般如此待我。」

「原來大祭司能夠說的漢話,實乃在下不懂禮節,若有衝撞之處,還請大祭司見諒。」

徐雲雁說著對他一抱拳,躬身一行禮,而大祭司這一下算是回過頭來看著他。

「想必徐將軍,不對李將軍應該知道我族中圖騰黑豹和兩位勇士的下落了吧?」

一下子被人點出了自己的身份,徐雲雁尷尬的摸了摸臉。

「這都被大祭司研究出來了?還要說一聲抱歉,大祭司族中圖騰黑豹已經被我等果腹,至於那兩個和黑豹一起的黑衣人,口口聲聲說要殺在下,在下冇有辦法。」

「果然如此。」

大祭司說了一聲之後看著他冇有在說什麼,而買買提就算再笨,也知道眼前這個老神仙是人偽裝的,而且這次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將軍,不然自己大祭司不會對他這麼尊敬的。

任何時候都害怕場麵突然之間寂靜下來,而帳篷當中徹底安靜下來之後,徐雲雁看著大祭司在這裡問了起來。

「不知大祭司為何要針對我等?剛纔又為何讓買買提頭人將我找到這裡來,要商量商量你們的去路?這是何故?」

大祭司看著徐雲雁發問了,總算是不在這裡裝神弄鬼,反而是從地麵上站了起來。

「我占卜所得,你會給我族帶來巨大的變故,所以才安排人外出,看看能否為了我族解決將軍,隻是他們都以為我所說的那徐雲雁是黑龍山的劫匪,並未想到是將軍。」

這大祭司如此一說,買買提在這裡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大祭司這可是將軍呢,咱們要是和他作對,唐軍發天兵至此,我等如何應對?」

大祭司笑著搖了搖頭擺擺手「無需擔心,我還冇有說完,不過就在我安排人出動之後再次占卜,隻是已經占不到將軍的因果,反而我族因果深重,需要將軍搭一把手拉一把救一救。」

這更是讓徐雲雁在這裡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這是何意?你這算個卦,我對你們有危險就要殺掉我,還說再次占卜之後又說我和你們冇有關係了,我是你們的恩人,還能夠救你們一番?有你們這麼做事的嗎?」

徐雲雁在這裡嘀咕一句,而大祭司看著徐雲雁臉色不善,不由得在這裡說了起來。

「徐將軍勿惱,不對,李將軍勿惱,李將軍改徐為李已經將自身因果全部消除。」

「還有這種說法,你居然能夠算到我改了姓?你這老傢夥這占卜之術真的靠譜嗎?還是說你也是後來者?」

徐雲雁目光灼灼的盯著他,大祭司笑了。

「我不是什麼後來者,隻是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的天意。我在算完卦之後,最後一個,當以死向李將軍謝罪啊。隻求李將軍救救我等。」

「怎麼又扯到死上了?我安排族中最精銳的人前去,行刺徐將軍,已經觸怒天威,若是在如此倒行逆失,我這部族可能會有滅頂之災。」

大祭祀說完之後,買買提可是在這裡不敢動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一時之間要去行李將軍,一時之間又說將軍是我們的救星,現在連大祭司你都要如此?」

大祭司笑了一下,揮揮手讓買買提出去。

「一切事情我和徐將軍說,說完李將軍清楚之後,李將軍自會為我等安排好後路的。」

「你就這麼確定?」

徐雲雁好笑的看著他,而這大祭司冇有說什麼,任由買買提在這裡乾瞪眼,焦急著。

場景有一次沉靜了。

幾分鐘之後大祭司還是發話了。

「你還是出去吧,我要和李將軍好好的談一談。」

等到買買提不情不願的從房間當中出去之後,徐雲雁看著大祭司。

「說吧,你有什麼不能讓彆人知道的和我說一聲?我要是能夠做到的。對大唐無害的,我可以幫你們去做。」

看著徐雲雁這麼直白的說話了,這大祭司在這裡說了起來。

「其實我們不是什麼古族人,也是漢人啊。」

「也是漢人?」

「對!隻是我等遷移十日良久和當地通婚語言也混雜了,所以才成了這樣的模樣。」

「哦?」

看著徐雲雁還是冇有多少表示,大祭司尷尬的在這裡笑了一笑。

「我呢也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前朝餘孽。」

對此徐雲雁還是冇有多少表示,這大祭司看著徐雲雁如此模樣,不由得繼續在這裡說了起來。

「隻是我等不是前朝,也不是梁。更不是陳。」

不是隨,不是梁,不是陳?

「南朝宋齊梁陳當中的一個?」

「對。我們是齊。」

大祭司說出自己的身份之後,徐雲雁看著他。「你們是想要暗中積蓄力量在掌控天下?」

大祭司點點頭「現在知道我們自己身份的人很少,每個大祭司都知道自己的職責,隻是我們的情報係統顯示將軍憂國憂民,是李唐一大助力,有如此能爭善戰不世出將軍,我等可能永無出頭之日。」

「所以你們才針對於我發動了刺殺,隻是我很好奇,這大唐有十六衛大將軍,還有衛國公李大將軍,哪一個不是國之名將,為何隻針對於我?」

「簡單!將軍一人在長安城外大破八位大將軍。」

「還是自己的戰績太耀眼了?」

徐雲雁在這裡摸著鼻子,感慨著自己太厲害的時候,這大祭司接著在這說道。

「雲州破突利,我等以為隻是巧合,北地破頡利也是將士用命,再破突利覺得也是運氣不錯,隻是我等連貫起來看一看,將軍用兵之道無人能及。」

這大祭祀是在這裡誇獎自己,倒是讓自己臉上倍兒有麵子。

徐雲雁開心了,看著他「不知道大祭司你既然不想要在掌控天下了,安安穩穩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不就好了嗎?為何還要如此?」

「隻能如此啦,我們已經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剛纔我也已經說了,他們隻知道自己是異族,不是漢族,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有人為他們撐腰。」

「所以你找了我?但是我能夠相信你嗎?萬一我找到了辦法幫助你們,而你們在舉事,我不就間接的被你們拖累了嗎?或者說直接被你們拉上賊船?」

「對呀李將軍,你說的很對,所以我纔要以死謝罪。讓所有人都聽你的信奉與你。」

大祭司這一個名號很有號召力的。

「隻要是我說的,他們冇有任何膽量敢於反駁,更巧合的是,天下已經再無徐雲雁,隻有一個曾經的漢王李英,還有就是將軍解決到黑龍山的那一位也叫徐雲雁,實在是巧合了。」

「看來你做瞭如此多的安排,像是一切都把我吃定了一般。你們這情報機構無孔不入倒是真是偵查的好情報呀,連我走的路線都能夠找到,我很難不相信這是你們所做的陷阱故意引誘我來。看著這村莊很多房屋都是新建的,就讓我不得不懷疑你們真的彆有用心。」

大祭司對於徐雲雁的話語不覺得害怕,反而是讚賞了起來。

「李將軍真是觀察的細緻,我們隨獸群出冇安置新家,所以才讓李將軍看到如此一幕,不過李將軍放心,我們真的不打算浪天下再次戰亂。

不知許將軍能否接納我等?我等隻求能夠出海,李將軍為我們指明一塊兒閒地讓我們能有一點立足之地可否?」

這一下子徐雲雁反應過來了。

「原來這就是你們所求,對此我還是能夠辦到的。」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九十三章圖窮匕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