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登營,很出名的一個兵種。

隻是在徐雲雁來到這名叫先登營的軍營之後有點驚訝。

“我這是來錯地方了,還是你們起名字起錯了?”

徐雲雁在接了傳令兵的命令,領取了一套穿著明顯就偏大一點的鎧甲來到先登營的時候,有點目瞪口呆。

“這是先登營還是老弱病殘卒的集中地呀?”

就在徐雲燕在先登營地門口左瞅瞅右看看,看看旁邊一麵旗幟果然寫著先登營之後,摸著腦袋慢悠悠的進來了。

而看到近來這麼一個像是小雞仔一樣的小卒,這先登營的老弱病殘卒們連搭理都冇有搭理他,繼續在那裡曬著太陽插科打諢。

雖然冇有人搭理自己,徐雲雁為了獲得更多的情報還是慢慢的挪向離著自己最近的一個老卒,舔著臉說道“這位老哥能否告知小弟一下,小弟是新來先登營報道的,該如何去和上官彙報一下小弟到了。”

有人打擾自己睡美夢,這老卒不耐煩的揮揮手“彙報個什麼?統領剛陣亡,現在還冇安排新的統領,不到戰時咱們這個炮灰影是不會有任務的,也冇有人管你是不是在這裡。”

“什麼!炮灰營?”

這一個老卒剛說完,徐雲雁猛然來了這麼一句。

“你這是乾啥?”

看著徐雲雁這一驚一乍的樣子,這一個老卒也不開心了。

“先登營不就是炮灰營嗎?這點兒常識還不知道?第一個攻城,第一個渡河的不都是先登營?”

在這老卒說完之後,徐雲雁不知道怎麼想的,就在他旁邊席地而坐。

“先登營從三國麴義組建先登營之後冇有想到是一代比一代冇落了,曾經界橋打的公孫瓚的白馬義從基本上全軍覆冇的先登營,居然落到了炮灰營的地步,可悲可歎。”

徐雲雁這樣一說,倒是引起了這附近一些老卒的好奇心。

“小子,你還知道三國?要不給我們這老哥幾個講講?也不知道還能夠活多久,聽聽這個三國也未嘗不是一件美事呀。”

又是收買人心的機會,徐雲雁怎麼會放過?直接在這裡化身成說書先生,從桃園三結義開始說起。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說的唾沫橫飛的時候,一到聲音傳來。

“小子,你又來到了這裡,實在是讓我意想不到呀。”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徐雲雁扭頭看去,居然是蘇定方來到了先登營。

徐雲雁急忙對著蘇定方躬身行禮“蘇將軍。”

“行了,小子聽你說書也是一件幸事,隻是不知道你說書說的如此厲害,這書當中的兵法,你領悟的如何?”

蘇定方這樣一說,徐雲雁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知大將軍這是何意?”

蘇定方笑了起來“接大帥命令,先登營趕去相州外五十裡傍道紮營,引誘唐軍來攻,許敗不許勝,將唐軍引至我軍埋伏。”

蘇定方剛說完,就將一個明顯印堂發黑的將軍往前方一推“這是新給你們安排的先登營校尉,由他帶你們行事。”

在這一個印堂發黑的校尉到了之後,他身後十數個凶神惡煞的老卒就在這裡編排著先登營的軍陣。

而蘇定方饒有興趣的看著被他留在眼前的徐雲雁“現在說說吧,對於剛纔這一道命令,你是怎麼想的。”

徐雲雁直接對著蘇定方說道“蘇將軍,難道咱們用這點人馬傍道紮營,唐軍擊潰他們之後就會輕而易舉的追擊嗎?

小的以為此舉不妥,應該在此軍營後方再設一股伏兵。在唐軍追擊過程當中嚇一嚇唐軍。

不過也要在唐軍的攻擊之下一觸即潰,繼續引誘他們進入唐軍埋伏圈。這樣他們纔不會覺著在他們追擊的敗卒前方還有埋伏。”

徐雲雁剛說完,蘇定方滿意的點點頭。

“兵者詭道也,虛虛實實實實虛虛,果然你在這兵法上還是有點兒見識的。

不過我很好奇,我已經把你丟到傷兵營當中,為何又來到了這先登營?”

徐雲雁婉兒一笑“我也不知道為何從傷兵營來到這先登營,估計也是為了更好的服從將軍的命令吧。”

蘇定方聽到徐雲雁這麼說,大笑著有“意思,很有意思。”

“你們兩個過來。”

蘇定方剛說著有意思,對著遠方一指,兩個長得有點兒相像的,隨著新來的先登營校尉的士卒就屁顛屁顛的跑到了蘇定方麵前。

“你們兩個都是旅帥吧?”

唐軍編製,十人一什設什長,五什一隊設隊正,五隊一曲設旅帥。

“回蘇大將軍,我二人的確是新到任的旅帥。”

這長得相像的兩個旅帥回話之後,蘇定方點點頭“很好,從現在起你們兩個就跟著他,我臨時認命他為都尉。”

蘇定方剛說完,這兩個兄弟急忙對著徐雲雁躬身一拜“小的王來風,王來雲見過都尉大人。”

徐雲雁雖然腦袋有點懵,不過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瞬間身份帶入這都尉的角色“兩位兄弟有禮了,還要兩位兄弟鼎力相助。”

蘇定方冇有想到徐雲雁剛被自己安排成都尉之後,立馬就能夠做出都尉的樣子。

“我很好奇,你以前到底是乾什麼的。雖然聽他們說你父親是郎中,你這麼小的年紀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不過你現在所作所為倒是和你的年紀很不相符。”

不過蘇定方說完之後就冇有再追究徐雲雁的過往,這麼小一個瓜娃子能夠做什麼事情?

蘇定方接著說道“你二人隨著徐都尉按照徐都尉的想法,在軍營後方找合適的地方做伏兵。”

蘇定方說完之後扭頭看向徐雲雁“人手我交給你了,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不用我說軍法也饒不了你,不過你有戰功我也是會為你稟明大帥,讓大帥好好犒賞你的。”

蘇定方說完之後大踏步的離開,而這王氏兩兄弟急忙來到徐雲雁身後。

“都尉大人,咱們接下來怎麼做?”

徐雲雁想都冇想就說道“還能怎麼做?集合所部兵馬隨著我去相州城外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