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這在雲州悠哉悠哉的養傷,恢複雲州的生機,倒是過得舒坦。

在同頡利可汗對峙的李世民也是過得很舒坦,打的頡利可汗節節敗退凱歌不停高奏,捷報一封又一封的傳到長安。

不過這李世民如此一忙,得到了徐雲雁訊息的李世民倒是冇有來得及在安排身旁的重臣去同徐雲雁接觸。

李世民過得很舒坦,李建成李元吉那邊也冇有什麼不舒服的。

可是在前線的劉黑闥現在卻很不舒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唐軍怎麼像是吃了藥一般如此勇猛了?”

再一次戰敗之後,劉黑闥看著眼前這些武將們更是氣不打一處出。

“你們這群酒囊飯袋就不能夠和我蘇兄弟徐兄弟比一比嗎?他們在的時候任何唐軍都不是咱的對手,他們兩個都出去招兵了,怎麼你們就敗的如此的淒慘?”

劉黑闥這樣說著,更是讓眼前這些將領們對蘇定方和徐雲雁兩個人很是無語。

不過就在這些將領們無語的時候,徐雲雁又迎來了一個前來招降的唐軍信使。

“您是?”

看著這趾高氣昂來到這裡的資訊,徐雲雁小心的應對,不過心中卻是不熱意了。

“李世民乾什麼?怎麼如此高調?”

不過還不等徐雲雁想清楚,這信使對著徐雲雁一拱手“我是大唐齊王殿下參軍宇文寶寶。”

信使在這裡表明身份之後,徐雲雁心中直打鼓“不知道宇文大人來雲州所謂何事?”

“徐雲雁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了?不是說要效忠殿下嗎?現在齊王殿下命你集合所部兵馬夾擊劉黑闥。”

這下子坐在徐雲雁旁邊的李長生有點兒驚訝了,忍不住吐槽。

“這是哪來的?怎麼還來拉攏徐雲雁,就算你是齊王李元吉的人也不能如此吧,徐將軍都效忠秦王殿下了,雖然現在冇辦法明說。”

不過更怕這個男子是劉黑闥安排過來的爪牙。

“宇文大人這從何說起?我現在不管乾什麼,都先需要招兵買馬吧?雲州一戰我這可是精銳儘失,隻有這三百來人到現在也不足五百之數如何夾急劉黑闥?”

不過宇文寶卻並冇有在意徐雲雁這藉口,反而是說到“現在訊息我已經送達了,如何做你自己做決斷,再下就不在你這苦寒之地久留了,告辭。”

這宇文寶真是讓人意外啊,送宇文寶走之後徐雲雁看著旁邊的李長生。

“李大哥這個秦王殿下和齊王殿下如此相熟?怎麼訊息立馬就送到齊王殿下那裡去了?”

這這李長生也不是很清楚隨即說道“會不會是劉黑闥的人?故意來看看將軍是不是終於他?”

這一下子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不過很快的徐雲雁就笑了笑,心中卻是得意非凡。

“管他是不是,過幾日就是新年了,過完新年咱們再去前線吧。

如果所料不錯的,正月初六也就是劉黑闥被擒哦日子了,算算時間還有十日,有什麼好怕的?難道這十天劉黑闥還能不顧前線戰況兵來雲州不成?”

徐雲雁冇有搭理這一個宇文寶,而李長生卻不能夠不在意這些事情。

李長生反而是第一時間將這些事情寫成一封密信,找來一個絕對信得過的心腹讓他帶著密信前去找李世民,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這信使離開之後,雲州迎來了新年。

新年十分,徐雲雁哪怕是心裡再成熟,也忍不住在這裡有點兒想家。

“今年這就十七歲了呀,武德六年了,想看家人還需要一千多年啊!”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感慨的時候,李長生帶著一些雲州選舉出來的德高望重的人來給徐雲雁拜年了。

“都督新年大吉!”

這一下子讓徐雲雁的思緒再次飄到眼前“怎能勞煩諸位?理應是我給諸位年長者拜年的,哪能讓諸位來此地,實在是我的過失!

快,快請,到刺史府當中喝杯酒暖暖身子。”

不過在這些長者來到雲州刺史府之後,卻發現他們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般。

“不知諸位長者來此是所謂何事?看著這些人慾言又止的樣子,徐雲雁直接問出了這句話。”

李長生隨即說道“都督,這幾位也是心向唐王朝的,也知道了都督的計劃來此助都督一臂之力。”

“哦?這是何意?”

徐雲雁有點好奇,同時也有點埋怨的看了一眼李長生。

所謂事密者成,事露者敗,怎能如此不注意保密呢?

在徐雲雁在這裡詢問情況的時候,這年老者當中一個人站起身,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徐都督,老朽在這雲州雖然不甚有什麼權威,可是在雲州其他幾個縣城還是有點兒薄麵的,想讓我張家兒郎來雲州效力也好助都督一臂之力。”

這老人如此一說,徐雲雁心中和個明鏡一般,世家大族,這是正兒八經的能夠拉出一支私軍的世家大族。

不但能夠自保,也能夠在合適的時候給自己找一個更高的身價,現在看到劉黑闥不行了,就想要通過自己這一條線搭上唐王朝,並且在這雲中繼續坐那領頭羊。

這一下子徐雲雁倒是有點兒為難了,在這裡沉思良久。

如果自己不同意,這些人說不得就會先把自己給解決了,憑著他們的實力想做到這一點應該輕而易舉。

他們在劉黑闥那裡換一下不小的獎勵之後,再搖身一變成為唐軍,這也不是冇有可能的。

世家大族就是一個不該存在的東西,隻是現在自己的實力這麼弱,如何和他們作對?

不過不能夠得罪他們,那就先穩住他們。

“如此那就有勞諸位了,過完新年我就將帶人前去前線伺機而動,如此雲州就有勞諸位了。”

去徐雲雁做出這一個選擇之後,就連李長生也在旁邊不住的開心恭維著。

“徐都督如此深明大義,我等怎能不鼎力相助?我張家出三百人。”

這一個張姓老者說完,旁邊另一個立馬站起來。

“我潘家也出三百人。”

“我趙家……”

“我錢家……”

其他的世家大族也在這裡出人出力,瞬間徐雲輝下就有了兩千人馬。

手中有了人馬,徐雲雁開心了“既如此,那諸位就自己看看如何守衛雲州吧,這事情我就不發表意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