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辭了諸多世家大族,或者說是雲州本地的地頭蛇之後,徐雲雁一個人在這雲州城當中閒逛了起來。

雖然雲州城當中家家戶戶都有人死在上一次雲州守衛當中,不過在這新春倒也是有點過年的氣象。

那些僥倖活下來的孩童和婦孺在這街道上燒著竹子驅散一年的不順心,祈求來年過得更好,隻是他們這一次在這裡祈禱說的話讓徐雲雁有點意想不到。

“老天爺多謝您了,您把徐都督送來我們雲州保一地平安,這卒都督肯定是天上下凡的星宿吧,一定要讓他長命百歲呀,我們雲州有都督在此,以後的日子將更加的好過了。”

一家兩家的這樣說,徐雲雁還不在意,可是轉了很多街角,聽到或多或少都是如此差不多的話語,徐雲雁臉色就有點兒紅了,眼眶也隨著臉害羞的紅了有點兒濕潤。

“都是我的錯,冇有讓這雲州減少損失,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陣亡,怎麼他們還如此的誇讚於我。”

在這雲州城,家家戶戶過著新年祈求來年更好的時候,徐雲雁頂著這北地的風雪來到了雲州城頭,眺望著雲州南麵的大好河山。

雖然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什麼,不過在這一片大地上卻有眾多的人比雲州的居民差遠了,一直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等著吧,很快我就將出兵讓這個河北徹底的從這水深火熱當中解脫出來。

劉黑闥不是我不助你,而是天命所歸併不在你,你這倒行逆施助紂為虐,縱容突厥種種罪惡也該是時候獲得審判了。”

徐雲雁立下如此誌向之後攥緊拳頭,像是能夠將整個河北抓在手中一般。

“等著吧,我這一具身體的父親徐老郎中,還有劉叔,你們這些死於劉黑闥倒行逆施這件事情當中的所有人,我會給你們報仇的。”

打定決心之後,徐雲雁在這風雪的雲州城當中轉了一圈又一圈,本來應該闔家歡樂的時候,對於這經曆了雲州大戰死傷慘重的雲州人來說,能有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已經不錯了。

他們隻是想在這亂世當中活下去,這個念頭很簡單,而徐雲雁在這裡轉著圈。

“你們這想法我會守護下去的,不會讓你們出現任何意外的。”

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在徐雲雁打定決心之後,很快就返回刺史府當中,在這裡想著自己接下來該如何做。

徐雲雁在這裡研究的時候,劉黑闥的軍營當中卻是哀鴻遍野。

“我們怎麼又戰敗了?這一次死傷的兄弟格外多啊。”

一些老卒悄悄的在那裡議論著,而那些新加入的鬥誌更是不高在那裡議論著。

“要不咱們找個機會逃跑吧?再這樣的將軍手底下,咱們可就都要被唐軍消滅了。”

而相比較於劉黑闥軍營的哀鴻遍野,在北地的李世民軍營確實正兒八經的像是打了勝仗來慶賀一般。

李世民和諸多將校一起在這裡有說有笑。

“咱們總算是擊退了頡利可汗,這一次咱們就能夠調集兵馬去往河北將劉黑闥再一次抓住解決河北亂局了。”

一個李世民麾下的將領在這裡說著,李世民點點頭。

“這李建成和李元吉兩個人也太無能了,多長時間了還冇有剿滅劉黑闥,看來還是天命在我,要我去解決劉黑闥。”

李世民這樣一說,其他的人直接開始恭維。

“秦王殿下聖明,有殿下出馬何愁不能夠立馬評定劉黑闥。”

在秦王的營地當中徹底的不將劉黑闥當做一回事兒之後,李建成和李元吉還在那裡研究者如何給劉黑闥最後一擊。

“四弟,劉黑闥已經在我們麵前吃了虧了,這一下就是咱們的主場了,在這裡集合所有的騎兵給他來一個狠的,絕對能夠打退劉黑闥。”

李建成說出這個計劃之後,李元吉無所謂的說了一聲“大哥安排就行了,大哥說什麼就是什麼。”

隻是李元吉對於李建成的計劃不那麼在意,李建成旁邊一個文人模樣卻是對著李建成一拜,

“太子殿下此處還有一個弱點,應當在這裡再安排一對人馬埋伏,或者是安排人去說降此地的劉黑闥守軍,讓劉黑闥無處可去。”

這文士一發話,李建成直接看向他“魏先生不知道你說的這一個地方是哪裡?”

李建成說完,被叫做魏先生的人上前一步“太子殿下就是這個地方。”說著直了一下地圖上點了一個地方。

“饒州?”

這讓李建成冇有注意到,不過還是問到“那不知道此地何人去勸降饒州的守軍或者是帶隊前去此地駐防?”

李建成剛說完這句話,在帳篷外麵就有一道聲音響起。

“末將薛萬徹參見太子殿下。”

聽到這一道聲音,李建成大吃一驚“什麼?薛萬徹他居然回來了,快快有請。”

隨著李建成這一句話,薛萬徹大步流星的走路了帳篷當中,而李建成看著薛萬徹急忙上前。

“薛將軍冇有想到你居然能從劉黑闥的軍營當中逃出來可喜可賀。”

薛萬徹聽到李建成這樣一說,急忙上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太子殿下末將無能,居然被劉黑闥的人給生擒活捉,實在是丟了太子殿下的臉,請求太子殿下責罰。”

這李建成怎麼會得責罰的麾下大將薛萬徹?李建成直接上線拉起他“薛大將軍,勝敗乃兵家常事,我怎麼會為難薛將軍呢?正好現在有一個天大的功勞需要薛將軍前去。”

在李建成吩咐完之後,薛萬徹更是感動的無以複加。

“太子殿下如此信任末將,末將絕對將此事做的漂漂亮亮的,不會給太子殿下丟人的。”

在薛萬徹離開之後,魏征看著眼前的人,像是腦海當中有什麼被他忽略了一般。不過魏征也冇有去考慮這些,反而是在那裡考慮起了此戰過後到底能不能夠平定河北的事情。

而在各方都在這裡準備的時候,劉黑闥的軍營當中劉黑闥也在那裡著急上火的研究著方案。

一個又一個的傳令兵被他打發出去“快點兒去把我的蘇兄弟徐兄弟抓緊招回來,現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了。”

劉黑闥這樣安排著,而徐雲雁所在的雲中在過完新春,的確是集合了兵馬開始向著前線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