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越說蘇定方的臉色越難看,而徐雲雁更像是在這裡不嫌事情大就嫌事情小一般,在那裡不停的勸說著蘇定方。

“蘇將軍並不是我不識好歹,實在是陛下做的太過了。”

徐雲雁剛說完,蘇定方在這裡呢喃一句“可是一切的起因還是義王竇建德,我等興義兵也是為了為義王報仇,義王是何等賢明卻成瞭如此結果。”

蘇定方剛說完,徐雲雁接著就在這裡反駁起了蘇定方。

“就算是義王無端被殺,可是現在天下已定,何故要再次在啟起兵戈?

更何況義王在世之時,一切都是為了大局穩定,為了保境安民,而不是為了享福為了一己之私。”

徐雲雁剛說完,看著蘇定方在那裡沉默不語,一會兒看看自己,一會兒再搖搖頭,歎一口氣,心中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接著說了起來。

“要是蘇將軍說我看著陛下大勢已去,可是我在這先有李道玄後有薛萬徹,更有殺父之仇,並不是這不識好歹的小人呀。

我如此不顧殺父之仇還不是為了選定一個明君能夠讓這天下太平?可是陛下這所作所為當的明君二字嗎?”

這一下子像是徹底的擊垮了蘇定方心中的念頭一般,蘇定方歎了一口氣“你說的我都理解,你和陛下有著殺父之仇都能夠放下希望陛下是一個明君改朝換代,可是現在陛下所作所為的確是當不得明君,隻為一己之私了。”

徐雲雁看著蘇定方也認可了自己,心中鬆了一口氣,現在徐雲雁心還在那裡直打鼓,不知道我拉著蘇定方去投了唐軍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這眼前一位可是一人滅三國的超級大佬啊。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蘇定方直接越馬離開了行軍陣型來到路邊。

這一下子讓徐雲雁很是不清楚“蘇大將軍?”

徐雲雁疑惑的問了一聲之後,隻見蘇定方對著他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擔心,隨即氣沉丹田,大吼一句“全軍止步。”

這一生大喊可謂是氣勢十足,徐雲雁不由的在心中為蘇定方點了一百個讚。

隻見蘇定方一聲全軍止步之後再軍陣前方喊了起來。

“諸位是我招募的士卒,還有一大部分是跟著雲州徐都督的,我想知道你們來這裡所為何事?是為了升官發財,還是為了保境安民。”

在蘇定方說出這一句話之後,現場的這些士卒還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而徐雲雁像是想清楚了蘇定方要乾什麼一樣越眾而出,大聲喊著。

“我等自然是為了保境安民。”

蘇定方看著徐雲雁這麼一喊,再次歎了一口氣之後對著他們說道“升官發財的我帶著你們辦不到了,我也想要保境安民,隻是現在突厥來犯之敵已被解決,河北地界苦戰事久矣,需要修養生息了,我打算解散部卒,都讓你們回家去伺候妻兒老少家中長輩。”

蘇定方說完這一句話之後,整個隊伍突然嘩然了起來,而徐雲雁繼續在這裡說著“都回去吧,想要回去的都回去,不想要回去還想做行伍的就在這裡留下,想走的我們發放路費,不想走的以後會是什麼結果很難說,現在河北戰局如何,想必諸位已經清楚。”

徐雲雁這不知道是神助攻還是豬隊友,這麼一說,瞬間軍隊在那裡吵吵了起來。

“敢問這位大人,俺們回家真的發放路費?”

“我徐雲雁說什麼就是什麼,一口唾沫一個丁,說了發放路費絕對發放路費,不過你們也不要以為我會發放很多,足夠你們返鄉而已。”

這一下子整個隊伍更是嘩然了起來,而蘇定方也在徐雲雁說完之後大聲的喊著。

“現在你們可以做出選擇了,想走本將絕不為難,想留你們就跟著徐都督,我是打算卸甲歸田了,這天下需要安定,而不是戰亂。自隋至今戰亂已久,該休養生息了。”

蘇定方說完之後就在徐雲雁驚駭的目光當中直接打馬向著遠處奔行而去。

“蘇大將軍!”

徐雲燕在後方不停的喊著,卻是冇有什麼用。

徐雲雁唯獨考慮了很多情況,就是冇有想到蘇定方會如此放棄他的軍隊,徹底的在自眼前消失。

這一下子可是尷尬了。

眾多士卒看著蘇定方走了,蘇定方那一支軍隊瞬間翻了鍋了。

一些士卒將手中的兵器往地上一扔“我不乾了,我要回家。”

隨著他這麼表示著,更多的士卒不停的在這裡要求著回家,就連徐雲雁隊伍當中那些門閥大族安排過來的人同樣的在這裡喊著。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家中還有老母,還有幼子,他們都需要我照顧。”

“我也回家,我娘還病了,等著我帶錢回去買藥。”

這一下子近萬人的隊伍傾刻之間就分成了兩方,一方還有三百餘人,那是徐雲雁自雲州帶出來的鐵血勁旅,他們的命已經自覺的交到徐雲雁手上了,哪怕是徐雲雁讓他們現在自刎於當場,他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另一邊就是那些吆喝著要回鄉的。

那些門閥大族真正的掌權人看到這一幕恨得牙癢癢“你們都走了,回去就彆想再種我們地,我看看你們不種我們的地該如何過活?”

這一下子徐雲雁臉色一黑“你這是何意。威脅他們,我們就是保境安民你如果把他們往死路上逼,現在我就宰了你。”

他們從冇有想過徐雲雁會在這種時候翻臉,而這些世家大族更是冷哼一聲。

“我的徐大都督呀,不要以為你現在還是在雲州一呼百應,你離開了雲州後,雲州已經被我們掌控起來,你以為還能翻起什麼浪花不成?”

徐雲雁看著他們冷哼,同樣是冷哼一聲。

“我不管你們以前怎麼考慮的,現在既然他們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我希望你們尊重他們,要是不然,我也和你們明說,秦王殿下的大軍很快就到了,你可以試試到底是你們人多,還是秦王殿下的大軍多。”

徐雲雁這一下子算是嚇住了這些世家大族,這些管事的憤憤不平的一揮袖子“我們等著就等著,大不了我們現在就回去拿著我們掌控的郡縣降了秦王。

你這一個隻有三百餘士卒的都督,我看看到底是你的分量重,還是我們在秦王殿下的心中分量重。來呀都跟著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