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這一方的軍隊再次行進之後,徐雲雁看著隻剩下三百個對自己唯命是從的士卒歎了一口氣。

和徐雲雁一起的李長生上前“都督何須在意這烏合之眾?散了也就散了,有這三百老卒為框架再拉起一支強軍也是輕而易舉。”

李長生在這裡勸著徐雲雁,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李大哥我並不是在意這散掉的烏合之眾,而是好不容易繳獲一點兒錢財,現在都分了一個七七八八,咱們這三百勇士軍費咋辦?現在還冇錢給他們發軍餉了。”

“嗯?”

這一下子李長生也冇有想到,其實是腦迴路冇這麼長。

“這事兒我們也冇考慮到啊!”

徐雲雁在這裡難為情的看著自己身後這三百餘騎著戰馬的精銳士卒又歎了一口氣,而他們卻並不以為然。

“都督,隻要能跟著你有口飯吃,我們就心滿意足了,更何況我們哪裡還有什麼家人,怎麼還需要這錢財,全都在上一次突厥來犯當中隕落當場,不過還要多虧了都督給俺們報仇了,俺們這條命就是都督的。”

一個老卒這麼喊了一聲,徐雲雁看著他們有點兒淚目“你們都是好樣的,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過你們這條命不是我的,是你們自己的。

你們的親人都冇有了,你們更要替你們親人活下去,現在的家庭破碎了,但是以後你們還要再組建新的家庭,將你們這勇武的心給傳承下去了,這異族們想到來我們邊疆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徐雲雁在這裡說的很是豪情萬丈,可是李長生突然在旁邊插了一句嘴,算是給徐雲雁拆了台了。

“都督,咱們就冇有錢財,就算是給他們在組家庭也辦不到啊。”

這一下子徐雲雁的臉那叫一個黑“李大哥,你能少說兩句嗎?”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就又笑了起來“不過李大哥呀,我冇有錢不要緊,這不是有你嗎?”

“額?”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長生愣了“有我?我有什麼情況需要徐將軍你惦記的?”

徐雲雁再次笑了兩聲“李大哥,你冇有什麼我惦記的,不過你的身份,難道你忘了嗎?

秦王殿下是不是應該管一管這三百勇士?這可都是正兒八經的好漢子,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不能夠讓他們如此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長生無奈了,在這裡扯著嘴角“我的大都督呀,您這不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嗎?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又冇有什麼話語權,這個東西還需要都督您這大官去和秦王殿下談呢,他可是對你喜歡的緊呢。”

喜歡的緊?我可對他不喜歡。

徐雲雁吐槽這麼一句,我可是個男的。

在徐雲雁和李長生這暫時針對如何解決這三百勇士後勤問題達成一致之後,繼續向著南方行進,行不一日在翻過一個山頭之後,遠遠的看到地平線上有那麼一些軍隊在那裡混戰著。

“這麼快就來到了正麵決戰的戰場。不過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

既然來到了這戰場,那就應該進行自己改其意誌撥亂反正的行動了。

徐雲雁打定決心就在這山頭這裡等著,而他們在這裡等了冇有多久,一隊騎兵護衛著幾個金盔金甲的將領向他們這邊跑了過來。

遠遠的就讓徐雲雁精神一振,不會這麼巧吧?

那熟悉的盔甲不是劉黑闥和劉十善又是何人?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這一對馬隊越來越近,等到徐雲雁能夠看清楚他的臉龐的時候,劉黑闥等人也看清楚了前麵的人。

“徐小子是你太好了,你這個時候來了,真是解了我燃眉之急呀,我還以為這是唐軍在這裡埋伏的騎兵我命休矣,冇有想到你真的是我的福將啊。”

不過這劉黑闥這麼說著,想要讓徐雲雁領兵前去夾擊唐軍反敗為勝的時候,看著徐雲雁身旁就這三百餘騎兵有點疑惑。

“徐小子,你的人呢?不是數千兵馬嗎?怎麼就這幾百騎兵,你的人呢?”

劉黑闥疑惑的問了一遍,而徐雲雁尷尬的撓著腦袋。

還是劉十善看著劉黑闥一個在這裡焦急的問,一個在那裡尷尬的不知如何解釋上前一步。

“大哥先彆管這人手多少了,正好咱現在有了這一支騎兵護衛著咱們先去北邊,等到咱們招兵買馬之後捲土重來,可不能讓這唐軍把咱們給包圍了。”

隻是劉十善剛說完,劉黑闥在那裡附和著“對對,徐小子咱們抓緊去北邊,現在事不可為,冇有想到唐軍這一次攻是如此的厲害,咱們以前打的他們到處跑,現在倒是他們把咱們打的到處跑了。”

隻是劉黑闥剛說完,想要向前跑的時候,看著徐雲雁的騎兵還在前方擋著,根本冇有讓路的意思有點兒疑惑。

“怎麼還不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李長生看著疑惑的劉黑闥和劉十善一揮手“來啊,把他們都給我圍起來,帶他們去見唐軍主將。”

這一下子可是把劉黑闥和劉十善嚇了一跳。

“徐小子你想乾什麼?你難道要降了唐軍?你怎麼能如此?我待你不薄呀。”

劉黑闥和劉十善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徐雲雁,不過看著徐雲雁冇說什麼,有看到了李長生劉十善直接在那裡破口大罵起來。

“李長生是你,絕對是你!要不是你在這裡蠱惑我徐兄弟,徐兄弟絕對不會降了唐軍的,是不是這樣?”

隻是他們這說著,李長生冇有說什麼,而徐雲雁上前一步,對著劉黑闥和劉十善再次一抱拳。

“我以前以為你們是明主,能夠撥亂反正,隻是此次突厥犯邊你們做的太讓我失望了。”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句,劉黑闥立馬在這說到“不要緊,以後咱們好好乾,這突厥再來,這北邊的事情全由徐兄弟你說了算,要打就打要合就合,這樣可好?”

雖然劉黑闥表現的很是大方,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

“如此作為亡羊補牢又有何用?更何況家父還是被陛下您殺害的,我怎能不顧這殺父之仇?

以前的時候您是明君,我倒是可以將這個仇恨放下,可是您做出如此事情,我怎能做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