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現在很糾結,更是無奈。

自從來到李建成和李元吉的中軍大營之後,就像是被軟禁了一般,慶功宴都冇有叫他,就被關在指定的區域當中不得隨意活動。

這讓徐雲雁更是萬般的糾結。

自己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還要被他們秋後算賬?李道玄可真不是我殺的,而是他和劉黑闥一樣自刎於我的麵前呀,難道這都算到我的頭上來了啊?

心情不爽外出散散心。

隻是徐雲雁向外走幾步,一個隊正急忙為難的迎接了過來。

“徐都督,您就饒了小的吧,這殿下不讓您出去。”

看到這,徐雲雁歎了一口氣“行,我回去待著,不為難你。”

徐雲雁在這裡糾結的時候,李建成和李元吉所在的中軍大帳當中,一些女子正在這裡翩翩起舞。

本地的一些門閥大族管事人在這裡不停的奉承著兩人。

“太子殿下和齊王殿下真是功德無量,如此輕而易舉的平定劉黑闥實在是可喜可賀。”

在這些人恭維了一番李建成和李元吉之後,很快的話題就轉移到了他們各自的利益之上。

李建成和李元吉在吃飽喝足之後也並冇有搭理他們的無理要求,反而是在這裡打起了太極,不愧是帝王家的孩子玩弄權術一等一。

這些門閥大族想要獲得超越眼前的利益看來辦不到,隻得退而求其次,讓那些可能會被留在這裡給他們使絆子的將領不停的添油加醋。

一個人上前一步“兩位殿下,這徐雲雁不要以為他在雲州打退了突厥,就能夠如此的趾高氣昂,實在不把我等放在眼中,我等可是心向太子殿下的。

他們不把我等放在眼中,這不是看不起太子殿下和齊王殿下嗎?

此次齊王殿下和太子殿下領軍來此耗費眾多,我們願意聯合拿出一部分物資靠賞大軍,不知兩位殿下意下如何?”

這一個不知道是哪一個大家族的管事人說出這句話之後,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相互對視一眼。

兩人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把徐雲雁趕的遠遠的,不要讓他再在這個地方出現,防止他人氣太高,在雲州這些人獲得不了利益。

如此他們這些大家族就會拿出錢財來補給大軍,不然的話他們不會拿出錢財來的。

兩人對視一眼,現在戰爭已經打完了,對於這些原本劉黑闥的將領,他們也冇有什麼好感。

李建成隨即說到“這個好辦,這傢夥父皇如何處置還不一定呢,我們李道玄王叔可就是死在他的手中,想要安然無恙,這個不好辦。”

在李建成等人說完之後,這些門閥大族瞬間在這裡再次恭維起了李建成,並且許下了大量的錢財。

在李建成這邊一些陳述戰功讓李淵來確定如何封賞的信使,前往長安的時候,一些攤馬來到了李世民的麵前。

這李世民現在也是神清氣爽,打退突厥真正的老大頡利可汗之後,收複北地多個郡縣,也是快樂的不行。

在看到探馬送來的訊息之後,李世民嚇了一跳。

“什麼,居然想要處決徐雲雁?

這等名將怎能因為戰時失手殺了咱們這邊的人就直接處死,怎能如此?

不行!我要給父皇上書一封,還有這到底怎麼回事兒?這傢夥不是效忠了我嗎?怎麼還跑到李元吉的營帳當中去了?

這真是自尋死路,要是他來到我這一邊,我怎麼會讓他出現這樣的情況?”

就在李世民上書一封陳述了徐雲雁的戰功,想讓他被李淵放一馬交給他們天策符使用的時候,長孫無忌來到了李世民這一邊,又給李世民說了一個了不得的訊息。

“秦王殿下,有地方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本來心情就不好的李世民看一下長孫無忌“出了什麼事情嗎?”

“是這麼回事兒,徐雲雁那邊兒的信使在戰場的上和劉黑闥的弟弟劉十善交戰的時候陣亡了,這個徐雲雁那邊兒冇有人和咱們聯絡了,您看看是不是在安排一個人過去,或者是我親自過去一趟?”

聽到長孫無忌這樣說,李世民恍然大悟。

“怪不得如此,這一個小子居然陰差陽錯的去到了李元吉那邊。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不過算了,現在他的生死還冇有確定,等父皇安排了再說吧。

不過我可不希望如此良將因為過失而被父皇處決啊!”

李世民說了這麼一聲之後,長孫無忌也不再考慮徐雲雁了。

這隨時都有可能被李淵因為以前對唐軍作戰太厲害而處決,還有什麼好去拉攏的?可千萬不能夠引火燒身燒到秦王身上。

又像是軟禁一般的在營地當中過了幾日,徐雲雁也通過一些小道訊息知道了自己被薛萬徹安排的那些士卒都得到了重用,忍不住心中一喜。

還好,還好他們冇有出什麼事情,隻是這李元吉和李建成都不來見一見我,真的對我這一個以弱勝強,大破十萬突厥的將領不關心嗎?

徐雲雁在這裡想著會不會他們在這裡想著該如何來見一見我,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我徹底效忠他們?

不過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北地的頡利可汗可是相當的開心,哪怕是他打了敗仗。

“冇有想到和我一直做對的突利小兒這一次也是損兵折將,如此我就是名正言順的突厥首領了,任何人都得聽我的。”

徐雲雁冇有想到他這無心之事居然加速了突厥一體化的進程,而突利更是恨的牙癢癢。

“可恨!實在是太可恨了,有冇有查清楚雲州的那一個傢夥到底是誰?現在怎麼樣了?我要讓他死,他居然讓我如此顏麵掃地,我怎麼可能讓他活著。”

就在有人對徐雲雁的所作所為歡喜,有人對徐雲雁的所作所為恨不得能夠親手把徐雲雁給殺了一次又一次的時候,長安那一邊,李淵總算是拍板定下了此次大戰的封賞和懲處名單。

在這封賞名單最後一個名字就是徐雲雁,再將這個名單定好之後,徐雲雁的名字又在李淵的嘴中過了一遍之後問一下身旁的裴寂“你覺著我如此處置是否妥當?”

裴寂在旁邊直接恭維李淵一句。

“陛下此舉甚妥,太子殿下雖然說要殺他為了李道玄報仇,可是如此名將在戰時並無過錯,更何況還有保北地安寧大破十萬突厥的戰功。

還是把他雪藏了,既不重用他也不懲處他,需要的時候再把他拿出來,也會讓他感恩戴德,甚好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