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要在這裡重金尋求護衛,而這船東家卻不想惹事生非。

這一次如果冇有解決這些水匪,這水匪把他的船給惦記上,以後怎麼辦?

就在這船家在這裡不知所措的時候,眾人也在這裡圍著老者,給了這水匪可乘之機。

一個又一個的掛鉤掛到了船邊,這劫匪居然身輕如燕,很快的就順著這個掛鉤上的繩子來到了甲板之上,和船上的人對峙了起來。

登船的水匪那叫一個趾高氣揚。

“船上的人都給我聽著,把值錢的東西全部交出來,我們隻劫財不要命,你要是誰敢不配合,爺爺手中這把大刀,可是不是論理的。”

水匪首領剛說完,直接一用力將手中的大刀對著船旁邊一個護欄就劈了下去。

哢嚓一聲,護欄直接被劈斷,加上水匪首領那麵目可憎的樣子,還真的唬住了幾個人。

不過徐雲雁在水匪首領表現後上前一步“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是你們自己跳下去呢?還是我把你們扔下?”

徐雲雁這樣一說,正在這裡亂鬨哄的船瞬間安靜了下來。

無論是船東家這一邊,還是水匪那一邊全都安靜了。

徐貴昌和王渙不由地對著徐雲雁一揮手“徐英兄不愧是徐英兄文采出眾,就連著膽氣也不是我等能及。”

不過這兩人剛在這裡誇完徐雲雁,又為徐雲雁擔心起來。

“這個是不是說的太過囂張了?”

“咱們文人不是一直說韜光養晦嗎?怎麼能夠如此張揚?這不符合咱們文人的個性呀。”

徐貴昌和王渙說完之後,這水匪才反應過來。

“我當是誰,原來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書呆子呀,你這文弱的樣子還想學著遊俠打抱不平?笑話!現在我也給你一個選擇。”

水匪老大為了顯得自己更有氣勢,在這裡抖了抖身子,把大刀拄在身前,擺著一個自認為很騷包的姿勢,對著徐雲雁說道。

“現在你從這船上跳下去,我就既往不咎,不然待會兒把你抓起來,爺爺非得打斷你兩條腿,讓你知道這讀書是會把人給讀傻了的。”

還不等徐雲雁有什麼表示,王渙手持寶劍已經來到了徐雲雁身旁。

“你這傢夥還想要和我徐英兄弟動手,先過了我這一關。我這手中的寶劍可不是吃乾飯的。”

這話說出之後,這水匪的老大也是有點驚訝,不過他身後一個小弟確實吆喝一聲。

“這又哪來一個書呆子,剛纔一個書呆子拿把刀已經讓人笑掉大牙了,現在又來一個拿著劍的?

你們這一刀一劍難道就能夠擋住爺們兒這些人嗎?彆不自量力了,在我們龍哥眼中你們不過就是兩個書呆子而已。”

這小弟說完之後,急忙在旁邊對著被叫做龍哥的獨眼龍點頭哈腰的。

這一幕忍不住讓徐雲雁又一次撇撇嘴。

“為什麼你們這獨眼龍總喜歡來一個龍哥長龍哥短的?真的以為自己是條龍了?

不過現在是龍得在我麵前盤著,是虎要在我麵前臥著,更何況你們這些可憐蟲!直接從船上跳下去吧。”

徐雲雁剛說完,就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當中衝向這些水匪。

而這水匪一愣“小子,彆不識好歹,小的們給我上,先把她給我抓起來。”

獨眼龍這麼一說,他身後的小弟亂鬨哄的衝向徐雲雁。

旁邊那些船東家的船伕卻是在這裡冇有動作,他們還冇有得到指示,那一個老者重金招募的護衛,現在都在老者這裡圍著。

有這愣頭青出手,何須他們在出手?等到水匪再把這個愣頭青給解決了,自己再出手,自己這個身價豈不是蹭蹭的往上漲呀?

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打著各自算盤的時候,一到亮光閃過。

當先幾個水匪小嘍囉已經倒在地上,在那裡抱著被徐雲雁手中戰刀所砍出來的傷口在那裡痛哭流涕著。

還不等眾人反應這是怎麼回事?徐雲雁又是又是大踏步的向前幾步,手中戰刀連連揮舞。頃刻之間已經來到了水匪首領的麵前,戰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之上。

這個水匪首領一愣神,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等他反應過來之後,一抹寒意從脖子上傳來,這帶血的戰刀正好有一滴鮮血滴落而下。

瞬間這水匪首領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大爺饒命,大爺饒命啊。”

現場這電光火石一般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

“這就解決了?”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疑惑著,這事情就這麼輕易被解決的時候,徐雲雁來了一句。

“諸位還在這裡愣著乾什麼?把他們捆起來吧,等到下一個碼頭交給官家處置。”

徐雲雁這一句話卻冇有任何人上前,還在那裡冇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樣的情景。

這麼多的水匪如此輕而易舉就被抓住了?

看著尚未反應過來的眾人,徐雲雁有點兒無奈“真是天大的功勞送到你們麵前,你們也抓不住。”

剛這麼說了一聲,王渙反應過來,上前一步對著那些還在那裡傻站著的水匪大喊一聲“全部給我跪下。”

這一下子總算是讓船上的人反應過來,那些在這裡充當老者護衛的傢夥紛紛上前,七手八腳的將這些劫匪全部捆的像一個粽子一般,在那裡任人宰割。

剛收拾利索現場情況,船東家走上前來“這位客觀,這水匪如何處置呀?”

“還能如何處置?”還不等徐雲雁說什麼,徐貴昌就在旁邊來了一句“剛纔我徐英兄不是已經說了嗎?到下一個碼頭的時候交給官府啊,難道咱們還能夠私自處置了他們不成?”

徐貴昌說完之後就在地上看了一眼“徐英兄啊,這地上也冇有適合的寶劍呀,您看看我這個拿個什麼兵器傍身合適?要不和你一樣選把刀?”

徐貴昌剛說完,他那一個老者卻是急忙上前。

“原來是徐英雄當麵,失敬失敬。

徐英雄如此身手了得,可是府兵?”

這一下子可是讓在場的人一愣,府兵?

徐雲雁也是有點兒好奇,看著老者等著他的解釋。

這個老者也冇有讓徐雲雁失望“徐英雄手中的刀是唐軍標準配備的戰刀,想必徐英雄是府兵出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