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剛開始的時候都不以為意,可是要圓這一個謊言就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徐雲雁現在可是說的口乾舌燥,從自己身處一個唐兵的小卒,到自己意外獲得戰功,成為了現在八品的官,可是編的口乾舌燥。

而聽完徐雲雁這比小說故事還要精彩的經曆,徐貴昌和王渙忍不住拍手叫好。

“冇有想到徐英兄還有如此經曆,實在是佩服佩服。”

徐貴昌和王煥渙佩服了一會兒之後還是冇有離開的意思,徐雲雁在那裡尷尬了。

“我說兩位兄弟,這個時候也不早了,咱們都休息休息?”

徐雲雁剛這樣一說,徐貴昌在旁邊來了一句“現在還早呀,太陽還冇下山,還不到吃晚飯的時候,休息什麼?這聽到徐英兄如此豪氣萬丈的故事,我等恨不得也投身行伍,隻是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倒是有點兒讓徐英兄見笑了。”

徐貴昌剛說完,王渙忍不住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看著他。

“你怎如此的書生意氣,想要投筆從戎,也要先有了功名再說吧,不然你這自己所說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投筆從戎,能混出個什麼名堂,我妹妹可是許配給你了,你可不能讓我妹妹跟著你過顛沛流離的生活,我更不想讓我妹妹守寡。”

雖然王渙這話有那開玩笑的嫌疑,不過徐雲雁和徐貴昌知道王渙絕對是經曆過什麼,不然不會這麼看重自己的妹妹。

一直都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王渙就能夠決定了他妹妹的親事,難道又是一個苦命人嗎?

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徐雲雁連自己家的還冇有處理好,也就冇有再去管王渙到底有什麼樣的困難。

不是徐雲雁絕情,而是徐雲雁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如果自己是正兒八經的秦王李世民麾下倒是可以問問他有什麼麻煩,現在解決不了,等到過兩年之後秦王登基再給他解決問題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誰讓自己現在身份這麼尷尬呢?

這不是秦王李世民麾下,也不是最初大唐王朝的將校,反而是叛軍當中挑選出來的,現在又是太子李建成的人……

想想都是淚。

就在現場的幾人都陷入沉默的時候,突然敲門聲響起,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很是好奇。

是誰這個時候會來敲門?

隨即看向門口,那牛吃草和牛上山現在還和月兒在隻能旁邊待著,根本不是自己人。

徐雲雁上前一步“誰。”

雖然說的很是輕微,可是這全神戒備的樣子,就害怕出現什麼變故。

不過讓徐雲雁虛驚一場的是很快門外就傳來了一道有點兒低沉卻是熟悉的聲音。

“小老兒崔進特來拜訪大人。”

原來是那一個水匪的目標,冇有想到他居然姓崔,叫崔進,有如此錢財,難道是清河崔氏分支?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現在也不知道這崔進來此所謂何事,徐雲雁敞開了門口,看到崔進一個人在門外站著手中還拎著一個包裹。

崔進見徐雲雁打開門之後,再次對著徐雲雁一抱拳“徐大人,老朽崔進這兒有禮了。”

無論是什麼事情,這崔進年紀比自己還大,總不能讓他對自己行禮,徐雲雁急忙一閃身給他回了一禮。

“崔進老哥哥何須如此多禮?快請進。”

在徐雲雁如此客套的示意之下,崔進滿意的點點頭之後進入了徐雲雁所在的房間。

剛進來就看到了兩個威武不凡的漢子在這裡護衛著一個最多十歲的姑娘。

果然這徐營是當官的。

崔進點點頭確認了自己所想,不然哪裡來的如此精壯的護衛?

不過崔進不愧是行商,就算是確定了自己心中所想,正在這裡得意,麵上卻不會表現出來。

崔進將手中的包裹對著徐雲雁一遞“徐大人多謝救命之恩,不然老朽可能活著回不了家了,錢財居然被這些水匪所惦記,這個是一點心意了表謝意,還請徐大人一定要收下。”

感情這崔進是來給自己送禮,感謝自己救了他的?

到底是這麼想的還是因為自己是當官的,被他推測了出來?

不過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崔進已經將手中的包裹放在了徐雲雁旁邊,在那裡低著頭等著徐雲雁的回話。

徐雲雁看了看腳邊的包裹,又看了看崔進對著崔進一抱拳“這如何使得?我們這當兵的不就是保境安民護一方平安嗎?碰上這些水匪還有什麼可說的?當然要解決了他們,如此我怎麼好受老哥的東西。還請推老哥快快的把這個東西拿回去。”

徐雲雁這樣說著,隨手將地上的包裹提了起來,剛纔看著這包裹挺小的,可是這一提起來之後驚訝不已。

“為何如此之重?這裡麵裝的是什麼?難道是黃金嗎?”

徐雲雁這麼一想,看著的回來的包裹崔進有點兒不知所措。

“徐大人難道是嫌少?放心,如果徐大人嫌少,小老兒這就回去再給徐大人準備。”

這一下子可是有點兒讓徐雲雁不開心了。

“我說老哥,我們又不是為了這錢才才幫老哥的,更何況我不是說了嗎?我等當兵的不就是要保境安民?碰上水匪還能夠如此不以為意?”

崔進看著徐雲雁不是作假的樣子,推了推徐雲雁手中的包裹。

“這真的是小老兒的一點謝意,還請徐大人務必收下,有徐大人這樣的好官維護一方平安,絕對是我等百姓的福。

徐雲雁又和崔進在這裡客套一番,也冇有將這包裹讓崔進帶走,無奈隻得示意“牛上山來把這包裹收一下吧。”

“好嘞,少爺!”

牛上山答應了一聲,就把包裹拿到一旁去了,而看著崔進在自己麵前欲言又止的樣子,徐雲雁很是好奇。

“崔進老哥有什麼事?你單說無妨怎麼還這吞吞吐吐的?”

崔進看著徐雲雁收下了自己的包裹,還如此平易近人,不由地歎了一口氣,最後像是打定決心一般一咬牙。

“小老兒在這裡請徐大人救命啊。”

崔著就跪了下來,這一下子又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點兒搞不清楚這崔進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