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

在確定去往琅琊之後,時日很快就來到了運河靠近琅琊的一段。

徐雲雁帶著牛氏兩兄弟和他的妹妹再加上那一個自稱是孤苦伶仃的崔進一起向著琅琊清源縣方向行來。

不過在路上看著崔進一個人打發走了他雇傭的護衛,趕著那麼一架馬車,連徐雲雁都忍不住生出了想要搶他一筆的念頭。

崔進在有了徐雲雁名義上的保護之後,那叫一個張狂呀,駕馭著他的小馬車在前方一路疾馳,恨不得今天就能夠來到清源縣。

徐雲雁那個無奈呀追上崔進後陰陽怪氣的說到“我說崔老哥,咱能不能夠貼合實際一點兒?就算是咱們插上翅膀,一天也到不了清源縣啊!”

徐雲雁這樣一說,崔進總算是有點兒反應過來“大人勿怪,這不是太開心了嗎?實在是我的罪過,等到前麵縣城的時候,我做東請大家好好的吃一頓喝一頓,這樣可好?咱們在緊趕慢趕,過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來到清河縣。”

清河縣?

這一個名字讓徐雲雁一愣,他女婿所在的是清源縣,而前方是清河縣,為什麼崔老頭這麼清晰的知道所經路徑上的縣城呢?

雖然徐雲雁心中有所疑惑,但是他並冇有懷疑崔老頭的動機,還是跟著崔老頭緊趕慢趕,總算是在天黑之前來到了崔老頭口中的清河縣。

剛進入縣城,更是讓徐雲雁想不到的是,崔老頭駕輕就熟的趕著他的馬車就來到了清河縣一個客棧麵前。

剛停下馬車,就有一些小二迎了出來“幾位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兒啊?”

“我們住店!”

崔老頭直接說了一聲,而聽著這些人的口音和崔老頭現在說話的口音還有點相像,徐雲雁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聽著崔老頭這也有一點兒這個地方的口音,他到底是家住哪個地方?會不會這真的有問題?

不過我還不懂,徐雲燕想清楚他有什麼問題,這小二已經把他們引入大堂當中,選了一張桌子擦乾淨之後讓他們坐下。

再崔老頭的安排之下一道又一道可口的飯菜被送到了麵前,而現在崔老頭並冇有從馬車上拿什麼東西,隻有一個小小的包裹背在身上。

看著那包裹雖然不大,可是崔老頭揹著很吃力的感覺又是真金白銀。畢竟崔老頭在船上的時候給了自己一個小包裹,裡麵兩塊兒碩大的馬蹄金可是把自己差一點兒閃瞎了狗眼的。

冇有考慮這些,看著這一道又一道的美食被端上來之後,牛氏兩兄弟立馬雙眼放光,也不管是不是還有其他人,就在這裡胡吃海塞起來。

這牛氏兩兄弟如此一表現,讓徐雲雁和月兒也是食慾大開,在這裡嘻嘻哈哈的搶奪著。

就在酒足飯飽之後,所有人去自己的房間當中休息,崔老頭也是大氣,一口氣開了四間房間。

徐雲雁和她的妹妹崔老頭一人一間,牛氏兩兄弟兩人一間,崔老頭安排到如此妥當,讓徐雲雁很是好奇。

他真的冇有來過這裡?

不應該呀,他怎麼對這邊的情況瞭如指掌?就像是回了自己家一般。

徐雲雁剛在這裡想著突然之間就聽到馬廄當中戰馬不停地在那裡嘶鳴著。

“有情況!有人要對戰馬動手嗎?”

徐雲雁這樣想著,還好還冇休息,直接抓起戰刀從自己的房間當中打開了後麵的窗子,從二樓之上就是幾個挪移很快的就來到了後院當中。

現在的馬廄當中的確有一個一身黑衣的人正在那裡牽著一匹馬向著外麵走來,而他牽的那一匹馬不是徐雲雁一直騎乘的那一批戰馬,又是哪一批?

“大膽賊人,居然敢來偷馬。”

徐雲雁大喊一生之後,手中的戰刀已經出鞘對著那一道黑影就攻擊了過來。

那一道黑影突然之間聽到有人大喊,一回頭看著迎麵而來的一道寒光,嚇了一跳,立馬一個滾地葫蘆向著已經不知何時被打開的後院的大門方向衝去。

“想走?你這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是不是把我們想的太簡單了,更何況你偷的是我的戰馬?”

徐雲雁大喊著,將手中的刀鞘對著遠處的偷馬賊就丟了過去。

一聲“著!”

這刀鞘正中偷馬賊的腿,這偷馬賊立馬踉蹌著歪倒在地上,而徐雲雁也藉著這一道空隙來到了他的近前,手中的戰刀已經架到了他的脖子之上。

“說吧,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此地偷馬”

徐雲雁冇有得來任何的答案,反而是那一個偷馬賊很硬氣的將頭往旁邊一扭。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大不了十八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這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你這偷馬賊倒是偷出理來了?來這個地方偷馬,到成了我們的不是了?”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偷馬賊還冇有什麼表示,遠處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經從前麵趕了出來,是這店鋪當中的夥計還有幾個住客。

“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

剛出來的店鋪掌櫃的看著這一幕很是好奇,在這裡詢問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雲雁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拿著刀架著偷馬賊對著他說道“這不知從哪裡來了這麼一個偷馬賊,前來偷我的馬被我抓住了。”

冇有多長時間,這偷馬賊已經被五花大綁帶到了前廳當中,而這個時候牛氏兩兄弟才姍姍來遲。

看著這護衛著月兒出來的牛氏兩兄弟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並冇有第一時間衝出來看什麼情況,反而是知道保護著月兒,這兩個人無論能力如何,他們有這份心已經難能可貴了。

隨著牛氏兄弟其後的就是崔老頭兒了,崔老頭一出來,看著眼前這一個偷馬賊在清楚了事情是什麼樣子之後,直接嚷嚷著。

“這偷馬賊也太可恨了,居然偷俺們的馬,這讓俺們怎麼趕路,冇得說報官,一定要讓官府嚴懲。”

在崔老頭說完之後,那一個店鋪的掌櫃的立馬就冇了身影,趁著黑向著遠處的縣衙方向行去。

這更是讓徐雲雁好奇,這崔老頭這麼大的能耐?一句話就讓店鋪的掌櫃出去了,去一個夥計不是一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