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一旦對一個目標起了疑心之後,哪怕是他出現的在合理在冇有問題,也開始不停的在這裡考慮著,是不是自己有什麼地方遺漏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前廳那些人亂鬨哄的想要上前教訓這偷馬賊,居然被崔老頭攔下了。

“諸位英雄好漢,咱們何必和這人一般見識,來上一個私設刑堂的罪名,還不如等著衙役來了,好好處理他呢。”

崔老頭這勸阻本來在這些過往客商眼中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在徐雲雁眼前總是感覺如此的彆扭,就像是有什麼自己忽視了一般。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那一個前去縣衙報信的客棧掌櫃已經回來了,而他回來之後氣喘籲籲的說道。

“諸位英雄不要擔心,縣尉很快就來了,這個事兒就交給縣尉大人處置吧。”

“縣尉?為什麼是縣尉過來而不是縣令或者是安排衙役?最起碼應該也是過了一個捕頭吧,這末名其妙來一個縣尉是和道理?而且這深夜了,縣尉為何還會來此,難道他不休息的嗎?”

徐雲雁剛這樣想著,看向店鋪外麵,自己的馬車已經被夥計從馬匹上拆開放在一旁,隻是為什麼隻有自己的馬車?崔老頭的馬車呢?

徐雲雁急忙起身來到後院門口,四下了一張望,在整個後院兒當中隻有一架馬車,那就是載著月兒和他們行李的馬車,崔老頭的馬車已經不見了。

徐雲雁看著還在大堂在那裡老神在在的崔老頭不由得上線說了一聲“崔老哥,你的馬車呢?你的馬車怎麼冇有了?”

崔進一聽到自己的馬車冇有了,急忙來到後院慌慌張張的一張望,果然他的馬車不見了。

就在崔進在那裡不停變換臉色的時候,徐雲雁看的清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會兒開心,一會兒又在那裡想笑不敢笑,在那裡憋著的樣子,這明顯是有什麼問題。

有了這個疑惑,徐雲雁又一次看向那偷馬賊,這偷馬賊的麵罩已經被拽了下來,在這個燈火通明的前廳當中徐雲雁看著他有點兒眼熟。

這不是崔老頭曾經在進入琅琊地界打花走的那些護衛嗎?

為何他會在這裡?這崔老頭到底安的什麼心?

徐雲雁這麼想著崔老頭肯定是有問題的。

徐雲雁目光一寒,手已經忍不住按在了戰刀的刀柄之上,就在這裡等著。

萬一有什麼突發情況,直接戰刀出鞘先結果了眼前存在的危險。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全神戒備的時候,崔老頭撲通一聲就跌落在地上,在那裡又哭又叫捶打著地麵。

“哎呀,是誰?哪一個天殺的,居然把我的馬車給偷走了,小老兒我就這一點棺材本了,你們就這麼的不給人活路嗎?”

這崔進在這裡哭的那叫一個慘呐,隻是看著崔進這不停的吆喝,就是哭不出淚水的樣子,徐雲雁嘴角一裂,能裝的再像一點兒嗎?

月兒看著和自己熟識的崔進在這裡哭,急忙想要從樓梯上跑下來,不過被徐雲雁揮手製止了。

月兒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古靈精怪的,和徐雲雁一路也知道徐雲雁的身手了得。

徐雲雁在這裡製止自己向前,月兒也就不再往前,這牛氏兩兄弟想上前的時候,卻被月兒伸手攔住了。

“牛大哥們,咱們在這裡稍等一等,我哥好像發現了什麼問題,咱們彆下去添亂,萬一出了問題,咱們還不好應對。”

剛這樣說完,月兒和牛氏兩兄弟再次在樓上向後退了一步。

這牛氏兩兄弟雖然不清楚這現場情況當中的彎彎嘮嘮嗑,他們就是一根腸子認準了徐雲雁和徐雲月兩個人。

既然徐雲月已經在這裡說了可能有問題,他們就往後退,退到樓梯的角落當中,在那裡牢牢的護著月兒,有人想要傷到月兒是不可能了,除非先把他們兩個給解決了。

看著在那裡瞎哭的無比淒慘,吆喝的嗓子都有點兒變聲的崔進,徐雲雁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

“崔老哥不急,咱們不是抓了一個偷馬賊嗎?要不咱們先問問他走馬車是不是被他們給偷出去的?

要是被他們偷出去了也不打緊,現在清河縣還是封閉當中,他們出不了城,就在這縣城當中,

待會兒正好縣尉大人也來,咱們就藉此在這縣城當中搜尋一番,你看這樣可好?”

徐雲雁剛說完,其他的人反應過來,在這裡勸著崔進。

“老哥哥,不要擔心啊,既然縣尉大人要來,這對咱們太好了,縣尉可是能夠調動清河縣的駐軍的,挨家挨戶搜尋,不相信搜不到老哥哥的馬車。”

“是呀是呀,這一下子不但能夠搜出老哥哥的馬車,這還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這些偷馬賊,為咱們清河除一害也算是善事一件。”

一個人說完之後另一個人接了一句。

在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在這裡說著的時候,徐雲雁注意到了那一個店鋪的夥計卻是有點兒害怕。

夥計看向他們店鋪的掌櫃的,而店鋪的掌櫃的對他擺擺手,一副不要緊,不要擔心不會出問題的意思。

果然有問題。

“這崔老頭一進來就知道店鋪當中有什麼好吃的,都不用小二給他們報出菜名,就直接點上了菜,已經讓自己好奇了,現在看到這一幕,看來是店鋪當中和這偷馬賊相互勾結?”

難道這崔老頭是黑吃黑賺了這些金銀的?

要是這真是黑吃黑,自己好像是惹了了不得的麻煩了,在這清河縣城當中,要是他打點好了這駐軍自己可就麻煩了。

這崔老頭到底打的什麼打算?難道要劫殺自己,搶奪自己的官身文憑,搖身一變從一個黑吃黑的土匪變成一個官,以為自己去上任,頂替自己去上任不成?

徐雲雁這樣想著,那清河縣的縣尉總算是來到了這店鋪當中。

隨著清和縣尉過來的還有十餘個兵丁,看著這些兵丁一副骨瘦如柴的樣子,徐雲雁不住有點兒咋舌。

這是大唐的駐軍?

開玩笑吧,是你們私家的兵還差不多。

哪裡有大唐的兵是這麼骨瘦如柴的樣子,這個樣子還如何打退異族?讓大唐周邊的那些國家膽戰心驚稱呼大唐為爸爸。